電視台可以說是典型的社會縮影,人情冷暖、世態炎涼,在這裡面看得比任何地方都透徹,所謂「人生如戲,戲如人生」,人間的形形色色都在這邊上演。美國好萊塢是個造夢的地方;在咱們這,電視台就是夢工場,而工場的主人,就是電視製作人。

在電視台想幹個製作人已經不簡單,要幹個成功的製作人更不容易,要看你的手腕、要看你的經濟能力,還要看你後天的造化,最重要的,背後還要有人撐腰。

從前台視有個節目「天天開心」,一做十幾年,石松、司馬玉嬌、高群、長青、卓勝利….都是這節目捧出來的,「沒有鳳凰樹招不來鳳凰棲」,製作人曹景德就憑此節目在台視橫著走,為自己也為電視台賺進大把銀子,之後的「金舞台」、「開心舞台」、「開心周末」也讓他吃香喝辣了好幾年。

當年「夜來香」到台視遞案,有人質問製作人,憑什麼外行能領導內行?空降來的汪姓製作人氣定神閒、慢條斯理地回答一句:「我有錢。」全場啞雀無聲,最後主席拍板定案。

的確,有錢、有廣告能力的說起話來都大聲,「五燈獎」一播33年,背後最大的金主就是田邊製藥;六O年代,陳蘭麗、王孟麗、秀蘭、王曉晴….背後都有廣告主撐腰,王曉晴還有個「馬桶歌后」的封號呢。林志玲美妹,論資排輩妳還是後輩喔!

演而優則製的也所在多有,周遊、阮虔芷、邱秀英….目前都仍在線上,憑著多年演戲經驗,也打下了一片江山,不過周遊已經有兒子繼承衣缽了。

在圈子裡老老實實、本本分分的製作人也能做得長久,洪理夫「我愛紅娘」是交友節目的鼻祖,也捧紅了沈春華、田文仲、張月麗和董至成。

只要你有點子,若還能有點廣告實力,不妨向電視公司提案,不要只是做夢,拿出行動做個「造夢者」!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難打的地方找不到人,好打的地方參選爆炸,現在藍綠立委初選都碰到上述的難題,因此為了找「難打J地方的人選都想破了頭。

綠營祭出名人牌,繼名嘴之後,又把念頭動到棒球明星和牛糞博士頭上,無奈趙士強忸忸怩怩、欲語還休,綠營便又找上了于美人,于美人倒是十分爽快,在鏡頭前大拉拉地說:「我正式宣布,我不會選立委,今年不會選、明年不會選,後年也不會選!」你以為絕望了?才不,重點是最後一句話:「兩黨現在都缺副總統,ok,這我就可以幫忙,好嗎?藍綠不分,副總統是所有職位裡的爽缺。」

哈哈,露餡兒了吧,原來于美人心裡念的是副總統,難怪這陣子她老是上新聞,在鏡頭前面哭得唏哩花啦。

天天看電視也看出了一些門道,政治人物千萬不能把話說死,謝長廷說了句要退出政壇,便像套上了緊箍咒,一輩子翻不了身;蘇貞昌說不想搭配當副手,也不願當不分區立委,將了蔡小英的軍,也將了自己的軍,現在反過頭去問蔡主席給甚麼工作,是你自己把路給堵死了怪誰?

于美人是聰明,她斬釘截鐵不選立委,可沒說不選市長、總統,所以,于美人前途無量!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「東風吹,戰鼓擂,各憑本事誰怕誰!」

今年的大選特別熱鬧,但怎麼看都像是只有民進黨一黨在唱獨角戲,國民黨那廂卻像吃了秤錘似的,肯定由馬英九披掛戰袍。然而,天底下的事絕沒有一定的,不到最後關頭絕對還會有變數。

藍營內部初選,廝殺慘烈不輸綠營,除羅淑蕾打贏蔣孝嚴之外,大多數原菊營人馬紛紛中箭,叫橘營人士情何以堪?勸宋楚瑜出山的聲音愈來愈大。

再者,近日的「蔡王會」,蔡英文又耍「一斧兩砍」策略,當眾恭維和祝賀王金平續任龍頭寶座,擺明是斷蘇貞昌不分區立委之路;再者也是策動王金平揭竿起義,別肖想小馬哥會給你什麼好處。

所以今年的選情,各個山頭蠢動,像活火山似的隨時可以爆發,史屁伯的大夢是:如果宋楚瑜拉王金平當副手,開了第一槍,或是蘇光光憋不住心中那口怨氣,做出生命中最後的一搏,這場面就更加壯觀了,分裂的藍軍對上分裂的綠軍,誰也不會澇埋怨,被冠上分裂團結的罪名。再擴大一點想,施明德、許信良、王文洋、李敖、黃岳綏也趁亂突起,來個張飛打岳飛,打得滿天飛,猗歟盛哉!屆時史屁伯也登記個「狐群狗黨」,還盼大家跟我一起打天下,封你個「不及閣大學士」或「殿前行走」可好?(想當什麼官可在下面留言,不涉及期約賄選)。

但這中間有一個關鍵點,就是藍綠二方面軍必須同時出手,一方分裂都不行,這就要靠兩方的策士如何運籌帷幄了。

 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談白色恐怖談上了癮,再說一個:

也是在台視副控室,這次是個TD-技術指導。

那天正逢老蔣87歲誕辰,普天同慶的日子,比雙十節還偉大。

TD負責上字幕,按照cue表,他把「恭祝 蔣公八十七歲華誕」推了出去,四平八穩,端地是馬屁十足。隨著上段節目將要結束,下段節目「楊麗花歌仔戲」即將推出之際,這時他老兄不知哪根筋不對勁,把戲中第一句台詞「大哥不好,番兵來了!」給按了出去。

這下真的不好了,大批憲警人員在第一時間就衝了進來,那位TD(估隱其名)嚇得臉色發白,沒等他開口,立刻就被帶去警總。

當天,副控室像是被抄了家,每個人都被抓去盤問,平時節目終了都會打上工作者的姓名,有位同事當下就被規定,以後在十月慶典期間名字不准出現在螢光幕上,為什麼?因為他叫「毛志揚」--國家慶典,怎可讓老毛子趾高氣揚?

之後的台視副控室,人人像驚弓之鳥,有關對岸的圖騰、意象一律不准出現,諸如五角星、向日葵….等等。

號稱「光輝十月」,包括雙十國慶、台灣光復、蔣公華誕,讓台視人過得戰戰兢兢……

 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陰天裡打孩子,閑著也是閑著,史屁伯就把過去在台視的點點滴滴記述下來,跟網友們一塊兒分享:

台視過去有一位「楊老師」,他什麼樂器都會奏,專攻鋼琴,演藝圈很多都是他學生、徒弟,包括我在內。

「楊老師」本名楊元豐,進台視甚早,白嘉莉、鳳飛飛、崔苔菁….上台都得聽他的,不管是「台視五大」或「五小」;是「12金釵」或「五燈獎歌手」,少了他就不對味兒,你說他是不是滿夯的?其實在白色恐怖時期,他是第一個蹲過苦牢的。

那時他在副控室裡負責配音效,雙十節,他挑了張世界國歌的唱片應景,唱針點到「中國國歌」,他老先生便推開門,好整以暇地抽他的大煙去了。孰料還沒抽上兩口,一陣刺耳的警笛聲從四面八方傳來,大家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,十幾名荷槍實彈的憲警便衝將上來。

「音樂誰放的?」帶頭的官員大聲喝道。

副控室裡所有的人嚇得直打哆嗦,手指頭全指向楊元豐。

「走!跟我們走!」槍兵一擁而上,楊元豐就這樣腳不沾地的被架走。

最後才弄清楚,楊老師當時播放的是「東方紅」,楊老師是福佬人,精通樂曲,只感覺曲調雄壯威武,就這樣播了出去,誰知因此倒了大楣。

那是什麼年頭!犯了這種滔天大罪不殺頭也會扒了兩層皮,楊老師失蹤了半年,還好最後被放了出來,因為警總查遍他祖宗八代也查不出他跟共產黨有什麼關係,這才放了他。

楊元豐沉寂了好長一段時間,後來擔任台視大樂隊伴奏,當然張惠妹也受過他洗禮,他也不招學生了,只收了我,只因我每天在他隔壁練琴,練得他頭皮發麻,最後實在受不了了,才收我做徒弟,教我爵士樂,他對我說:「我用腳都彈得比你好」。我也頂回去:「可是我沒坐過牢。」

他追著打我........。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一個黃毛小子連堂堂大總統都被騙,你說厲不厲害?後來看新聞,我才知道跟他還有過一面之緣呢!

被公司「逼退」後,四處去找工作,找到一家位於新店的類似廣告公司的小公司,他們徵的是記者和行銷人員,說穿了就是找一些寫手去拉廣告。

筆試完了口試,主其事的來頭還不小,是「獨家報導」前主編。不大的教室裡擠了黑鴉鴉七八十個人,其中一位唇紅齒白的年輕人十分亮眼,個頭高、穿著時髦,全身上下都是名牌;這還不說,他的學歷,據他自己說是留英碩士,講話當中偶爾還撂兩句倫敦腔英語,還說他老子是甚麼甚麼大企業老闆….把主考官唬得一愣一愣的,我心想,你有這麼好條件,幹嘛委屈到這來找工作?

主考官對那小子極為欣賞,當下就錄用了;問到我,他看了看我的履歷表,不好意思的說:「您的經歷我還真不曉得該派你甚麼工作,這樣吧,您也不必當甚麼記者了,就幫我管管這些業務員吧。」

搞業務不是我本行,對這工作內容也不是很了解,有點猶豫,這小子在旁邊一個勁兒敲邊鼓:「李大哥,你放心,這很有前途的,我相信你一定能勝任。」喝!這把年紀了還要這黃毛小子來幫我打氣。

最後,我沒再跟他們聯絡,再一次見到他,就是在電視新聞裏,把阿扁騙得一愣一愣的黃姓少年。聽說他在那家公司幹了三個月,最後挪用公款被開除。

好家在!那次我沒答應,否則當了黃毛小兒的上司,說不定被他拖累,跟阿扁一樣去吃牢飯了。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台北市政府花了四百多萬買了45台iPAD給首長使用,立意是不錯啦,為的是讓首長們可以快速掌握資訊、及時處理公務,但卻被議員踢爆,很多首長壓根不會使用這種尖端玩意兒,買了等於白買,都拿去給兒孫們玩去了。

真大方啊,一台iPAD少說也要一萬多兩萬,再灌上一些有的沒的軟體,加起來不是小數目,一般小老百姓只有流口水的份,市政府卻眉毛也不皺一下就花下去了。

無獨有偶,馬總統到台東主持南太麻里鐵公路橋開工典禮,縣政府竟然砸下30萬元鋪設一個臨時水泥廣場,「臨時廣場」還真是臨時,馬總統僅僅在此停留不到一個小時,用後不到一個禮拜就拆除了,而馬總統從頭到尾還不知道怎麼回事!

這種馬屁文化普遍存在政府各單位之間,自以為是上體天意、自以為能討大老板歡心,其實完全搞錯對象,那麼久了還不清楚馬總統的習性嗎?現在事情被抖出來,還不是陷總統於不義。

飽漢不知餓漢飢,這樣子亂花錢看在老百姓眼裡簡直欲哭無淚,這些都是咱們的血汗錢哪,怎麼官員們花起來毫不手軟?你們還有個18趴,我都快趴到地上了。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最近電視上出現一則廣告,滿吸睛的,至少把史屁伯都吸住了--被那個甜美長相的美眉。

廣告是民進黨在馬總統就職三週年的時候推出來的,大意是說,再等一年,幸福就會來臨,老百姓就有好日子過了。

很明顯這是針對年輕人和首投族所做的訴求,因為他們不知道前八年的日子是怎麼過來的。

他們不知道,我知道,咱們這幫子「老賊」都知道,我們還沒老到得那個….那個….什麼阿茲海墨(嗐,真的老了,就是老人癡呆症啦!)。想到過去那八年我就會做噩夢,阿扁上台,電視公司也換了老闆,我們被踢了出來,中年失業是多可怕的一件事,找工作處處碰壁,不只是我啦,社會上普遍都是,西門町店面一家家關門;餐廳裡看不到半個人影;我最喜歡的聖誕節也失去往日的光采;路上的行人臉上沒有一絲笑容;每年的跨年節目也不見了,有頭有臉的台星全跑到對岸「春晚」去了,螢幕上露面最多的江霞;而最多的新聞就是哪裏又有人燒炭了,百業蕭條,只有賣碳業一支獨秀。

現在的年輕人當然都不知道,那時他們還在念書,拿的是爸媽撿拾資源回收賺回來的血汗錢。

你要我回過頭去再過那種日子嗎?教育部長告訴大家地圖要倒著看、說「三隻小豬」是成語;他底下的愛將還罵馬英九亡父「白天乾女兒,晚上幹女兒」….我們的子女受的就是這種教育。不過教育部長總算說對了一句,阿扁的作為算得上是「罄竹難書」。

年輕人現在的日子儘管不是很好,但比起八年前,我不敢想像過去那八年是怎麼過來的;國民黨當家也沒給過我什麼好處,但至少老百姓的日子還過的去,沒聽過有人去買過碳。

我親愛的廣告美眉,你們實在太幸福了妳知道嗎?

 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許多人喜歡附庸風雅,在客廳掛上一幅「難得糊塗」的匾額,真草隸篆各具特色,也饒富趣味,誰寫的呢?這有個典故:

鄭燮,字克柔,號板橋,乃清代書畫家、文學家。他會做詩,會寫字,又會畫畫,方圓幾十里,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,人們稱他是「詩、書、畫三絕。」

59歲那年,鄭燮到山東萊州雲峰山觀摩鄭公碑,天色已晚,就借宿山下一位老儒家中,那老者自稱「糊塗老人」,但言談舉止卻高雅不俗、異於凡人,鄭與其交談,十分投契。

老者家中有一塊特大的硯台,石質非常細膩,鏤刻精美,鄭板橋看了大為讚賞。

老人家當然也知道鄭板橋是位名人,便央求他留下片語支字當成墨寶,鄭板橋只覺此人必有來歷,既然人家有求,便落筆寫下「難得糊塗」四字,並蓋上了自己的私章,上刻「康熙秀才、雍正舉人、乾隆進士」。

寫完,還留有很大一塊空白,鄭便請老者也提一個跋,老人也不客氣,提筆就寫:「得美石難,得頑石尤難,由美石轉入頑石更難;美於中,頑於外,藏野人之廬,不入富貴之門也。」寫罷,也蓋上方章,印文是:「院試第一,鄉試第二,殿試第三」。鄭板橋一看,知是一位情操高雅的退隱仕宦,更加不敢低視,便又提筆補上一段:「聰明難,糊塗尤難,由聰明轉入糊塗更難;放一著,退一步,當下安心,非圖後來福報也。」

因為鄭板橋太有名了,又感於其中蘊含的哲理,後人便將「難得糊塗」的橫幅,掛在中堂,直到現在,以勉人毋汲汲營營,偶爾吃虧一二可也。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大家都看得出來,民進黨這次黨內初選,沒有同志之愛,只有仇讎之爭,蘇貞昌是吃了悶虧了,到現在這口氣還沒消,瞧他那咄咄逼人的模樣,簡直像要把小英吃掉一樣。

當然,做虧心事的人心裡一定有鬼,蔡小英欠蘇貞昌一個道歉,這輩子心裡都不踏實。蘇貞昌其實也不必耿耿於懷,小英會還你的,早晚的事,等著瞧吧!

其實國民黨實際怕的是蘇光頭,蘇的爆發力很強,面臨真正的大戰,國民黨不一定是對手;小英的罩門太多,又沒實際行政經驗,真正遇到國民黨大軍,只會捉襟見肘、左支右絀。

所以,國民黨要怕的是「蔡蘇」聯軍,如果給蘇光頭一個好位置,那才是國民黨夢魘的開始。

給蘇光頭一首詩:

手把秧苗插滿田,低頭便見水中天,

六根清淨方為道,退後原來是向前。

這不是我作的,是彌勒佛化身布袋和尚的一首偈語,布袋和尚(對不起,我沒影射的意思)在插秧時所悟出來的,很有道理是不是?表面你是吃虧了、後退了、彎邀了,可是,民進黨員很多是向著你的,菜主席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,她不會輕估你這股力量,所以,免驚!水到渠自然成,你等著吧!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