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天終於到了,這屬於所有電視圈、電視人的大日子,俊傑沒有陪我來,他不喜歡應酬,尤其這種屬於娛樂圈的事,他更不喜歡拋頭露面。

方偉當然更不適宜出現,他算什麼?我的跟班?面首….?那新聞可鬧大了,我可禁不住這個風險,那天他最好離得愈遠愈好,千萬不能出現。

 

由我帶頭,我這齣戲的男女主角、編劇、導演一齊共走紅毯。

當晚,星光大道兩旁萬人空巷,滿滿人潮將諾大的會場擠個水洩不通….

鎂光燈不斷在我眼前閃動,小王說得不錯,記者追逐的是羶色腥,穿得少、露得多的女星自然是記者的焦點,然而我這組人馬堪稱卡斯最強、話題最多、又是獲獎希望最濃的團體,自然也被他們團團包圍….

「 白 小姐,為什麼老公沒有陪妳一起來…..

「 白 小姐,你認為妳得獎的機會大不大…..

「 白 小姐,一共入圍了六項,妳有什麼感想….?」

「 白 小姐, 白 小姐….……

  …………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

我臉上始終維持著淺淺的微笑,儘管內心十分喜悅,卻不能展露出自滿的表情。

 

頒獎典按部就班地進行著,小的獎項、個人的部份先頒,我的部分屬於大項,自然排在後面。我的心七上八下跳著,說不緊張那是假的,但又要故作鎮定,不把勝敗看得太嚴重,其實才怪,我當然希望那座獎等會兒會頒給我。以前我是個觀眾,心裡不覺得,現在身為當事者之ㄧ,我終於體會到坐在觀眾席等放榜的那種煎熬……

 

「現在頒發『最佳連續劇節目獎』,入圍的有………..。」

我的心在跳,跳得好猛…..跳得好烈….

耶穌基督真主阿拉釋迦摩尼……誰能保佑我?!

我是個無神論者,現在誰保佑我,我馬上皈依祂…..

 

「得獎者是『愛情青紅燈』!」

 

我的心從胸口跳出,是我!是我!就是我…….

是我的就是我的,沒人搶得走…..

 

我緩緩的穿過走道,我聽到觀眾席上發出的讚嘆聲:

「好高雅的旗袍,不知哪做的,一定是上海師傅…..

「瞧!她身材多好,好有氣質,這座獎她得的實至名歸…..。」

我的心無比的滿足,這一切的榮耀這一剎那都是屬於我的….

 

「感謝所有製作班底的努力,沒有你們辛苦的付出,不會有這齣戲的誕生,我是個新人,在大家的協助下才能夠有今天,也希望大家繼續給我鼓勵和支持,讓我在這條路上走得更加順遂…..最後我還要感謝我的丈夫高俊傑,是他對我的支持和放任,才能夠讓我在這舞臺上盡情的發揮…..。」

 

我對著麥克風,緩緩說出早已背得滾瓜爛熟的台詞,我不得不提提高俊傑,也故意提到他對我的放任,才使我對自己的罪惡感,有一點點的推卸責任….

 

被外界所預料到的,我這齣戲是今年金鐘獎的大贏家,入圍六項,中了五項,其中也包括小王的「最佳劇本」。

 

小王的高興自不在話下,這也是他第一次獲獎,雖然他在這圈子待的時間比我久,在唸書的時候他就在電視台打工,不過那時候他只是個被人呼來喚去的小劇務,是我來了之後給了他一片天空,任由他發揮,在很多地方,小王跟我的情形很相似。

 

果然,小王在致感謝詞的時候特別提到我,說我是提拔他的恩人,說一切的殊榮都是白姐給他的…..嗐,這個傻小子,就是純稚得那麼可愛,事實上我倚重他的地方才多哩!

 

人怕出名豬怕肥,有了金鐘獎光環的加持,我的身價變得炙手可熱,不但在T視的地位水漲船高,當然也獲得其他台的覬覦,向我拉關係的有之、向我利誘的有之,有的甚至開出T視三四倍的價錢要我過去,換做別人,我想早就變節了,事實就是這樣,誰禁得住金錢的誘惑?像現在各台的主播,哪一個不是T台出去的,高薪挖角,誰都會心動?

因此不管怎麼說,我都不會離開T視的,我的理由冠冕堂皇,說什麼T視是我的啟蒙之地,我不能忘本,其實,我是真離不開我那個死冤家方偉….

 

咦?奇怪,方偉這陣子到底在忙什麼,我忙我的金鐘獎,他呢?有什麼重要事非得讓他親自出馬?好些天也沒來接我吃飯了,每次打電話都說忙,要不就是出差,出你個大頭鬼,不要讓老娘抓到你的把柄,若想偷吃什麼的,我可會拿剪刀把你的寶貝Cut….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老天爺忌妒我的成就嗎?承所謂「天底下沒有萬年天子的」,就在我一切順心如意、意興風發的時候,我認為最堅實的堡壘我的家、我的老公,不,嚴格來說,是俊傑的家族高氏企業發生財務危機,俊傑的老爸高佑增,掏空銀行的資產,帶著四老婆潛逃出境了,留下一堆爛攤子給他幾個子女。

  

俊傑的老爸一共娶了四房,俊傑是二房生的,吸收了幾家電視公司、有限頻道、飯店、以及其他一些子公司,但大部分高氏家族資產都被四媽以偷天換日、暗渡陳倉等手法給掏空了。

 

新聞鬧得很大,高氏旗下的某家銀行還因此發生金融危機,幸賴政府資金挹注,才將風暴暫時壓制下來。

高老頭是何許人物?他可是當今政府的紅人,不過他為人海派,不僅黑白兩道買他帳,就連執政和在野兩黨他都吃的開,只是經過這一鬧,高氏企業等於整個崩盤。

 

俊傑是聰明的,多年來的商場歷練,讓他練就一番見風轉舵的投機心理,他馬上跟他老爸做了切割,高氏歸高氏的,他自己歸他自己的,一切按照法律程序來,至少台面上做得合情合理,才沒有使事件繼續擴大,到他這裡完全做了防火線…..

 

「人家說,富不過三代,沒想到高家連第二代都沒拖過。」我沒好氣的挖苦道。

「妳什麼意思?」俊傑也是一張臭臉,這陣子也夠令他煩心的了,然而碰到這種事,誰又開心的起來?

 

「妳是嫌我們高家落魄了?妳後悔了是不是?」

 

「俊傑!」我也厲聲回道:「你憑良心說,嫁給你以後,我爭取過什麼嗎?我有要過你們高家什麼職務嗎?我可以舒舒服服當我的富家少奶奶,也可以像你四媽兄弟似的,要求做個大公司董事長、總經理…..我有過嗎?我有要求過你們高家任何家產嗎…..

 

俊傑被我問得啞口無言,的確,結婚兩年來,我未曾開口向高家要過任何東西,任何資產、任何職務,甚至一張股票…..,俊傑知道得很清楚,儘管他曾經主動要給我,也被我拒絕了。

 

「不是嗎?我只要求你帶我進電視公司,這只是我一點小小的要求,之後,我有在煩過你什麼嗎….?」

「好啦,好啦,鳳吟,最近大家心情都不好,妳就少說兩句….。」

「我當然了解你的心情,所以高氏企業的事我從來就不過問,就是讓你少煩些心,我這樣為你著想,想不到你還不領情….還要怪我….。」

一哭、二鬧、三上吊….這幾招我太會了,我這麼做,一方面也是為了掩飾我的心虛。

俊傑是好先生,一看我受了委屈,自然是百般安慰,不再與我爭辯。

 

像骨牌效應似的,高氏連鎖企業一個個遭檢方約談、査緝,T視自然也是人心惶惶,大家都知道我跟高家的關係,於是都抱著看熱鬧的心理,看我怎麼應付這場風暴…..

 

「什麼?要停我的節目….?為什麼?我哪裡做得不好?我才為你們爭取過五項金鐘獎?」跨部門聯席會議上,我對主席的裁決頗感意外。

「 白 小姐不要誤會,我們不是針對 白 小姐個人,而是就整體規劃而言,您的節目實在是超過預算太多,對我們下半年的經營策略影響會很大,所以董事會才會做這樣的決議。」

「我不管,決策是人訂的,我節目預算太高可以再商量啊,怎麼可以說停就停,何況我已經跟男女主角都簽了合約…..。」

「這也是沒辦法的事,」總經理面無表情地說:「節目是非停不可,這是董事會的決議,我們也只能配合行事….。」

 

會議草草結束,我氣了個半死,這個時候沒有人能幫我說話,俊傑也不能,這個蔡董事長還不是看準了高氏企業目前的情況才落井下石….?這是何等殘酷的世界,我應該早料到才是….

 

「白姐,上面怎麼說?」

一回到辦公室小王就關心地湊過來問。

「沒辦法,他們說是董事會決定的,一定要停我們的節目。」

「這怎麼可以?」小王急道:「我們跟大陸那方面的經紀人合約都已經簽了,如果違約的話,我們的損失會很大。」

「我知道啊,這也是我煩惱的原因啊,我們的訂金已付,公司的經費又不肯撥,我們這齣戲根本沒辦法玩了,明明是出我洋相,讓我走路麼……。」我洩氣地靠在沙發上。

 

「那….白姐,我們是不是可以考慮跳槽?H視不是想挖白姐過去嗎?」

「那是兩個月以前,那時你白姐正在鋒頭上,現在白姐的家裡垮了,而且鬧成那麼大的風暴,現在誰還敢要白姐啊,躲都來不及了!」

「不管怎麼說,我們都支持白姐,白姐要我們怎麼做就怎麼做,我們不排除走上街頭。」

 

我聽了實在很感動,什麼時候了,現在也只有這些子弟兵肯幫我了。

「還沒到絕望關頭,白姐挺得住。」我安慰他們說,畢竟一大瓜子人還得靠我吃飯。上面對我不仁,我不能對我自己的夥伴不義。

 

事情真的會有轉機,這是我一向的定論。

下午,經理事的黃主秘突然約我到地下室喝咖啡。

「 白 小姐,事情不是那麼硬得無法轉彎….。」他開門見山的說。

「總經理不是在會議上宣佈了嗎?我的節目下禮拜就停。」

「唉,開會歸開會,妳不了解電視台的運作,其實總經理那邊走不通,妳還可以去找董事長啊。」

 

老黃一向是董事長的心腹,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,他還是下屆董事會秘書的熱門人選呢。

 

「那….您說,我的案子是不是還有挽回的機會?」

「我盡量試試看好不好?妳也知道我只是個小經理,沒辦法干涉董事會的決議….。」

 

「唉喲!別客氣了,范經理,」我故意挖苦道:「誰不知道您是董座面前的紅人,您說的話算,董事長都聽您的。」

 

「別別別….別這麼說」,老黃還裝客氣呢:「我去試試看、我去試試看….。」

 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下午,將近傍晚時分,董事會黃主秘的電話打過來了:

「 白 小姐,您今晚有空嗎?」

「怎麼樣?您是說….?」

「我跟董事長提過您的事了,他也說事情好商量,這樣吧,今晚我們一起吃個飯,再一起聊聊 白 小姐的事,」黃主秘曖昧地笑笑:「您也知道,什麼事在飯桌上也比較好談….。」

這些老腳魚、老滑頭,想約我吃飯就明說麼,繞那麼大圈子。

「好啊?幾點鐘?在哪裡….?」

黃主秘電話裡告訴了我時間、地點。

把我當小孩子,來這一套…..

 

我刻意修飾、打扮了一番,在影視圈,跟那些一線的影歌星比起來,我不僅是有些姿色,除了年齡以外,我相信比起她們任何一個都有過之而無不及,在這些老男人面前,我自信應付得過來。

 

「 白 小姐真準時,哈哈哈…..

到了約會地點,黃主秘迎上來打著哈哈。

「董事長呢?」我問。

「已經恭候多時、恭候多時了….。」

 

果然,在VIP ROOM 我發現董事長蔡振豪端坐在位子上,嘴裡還叼著根雪茄。

「董事長, 白 小姐來了。」黃主秘介紹道。

 

「喔…., 白 小姐,歡迎歡迎,真是八人大轎都難請得來….來來來,請坐、請坐。」蔡董起身歡迎。

「唉呦,蔡董,您幹麻那麼客氣?」我也忙不迭地應付著:「早知道蔡董有事,我找俊傑安排個時間聚聚,到我們家吃個飯,幹麻還跑到外邊來….?」

「哪話哪話….?我是聽黃主秘說, 白 小姐受了委屈,所以想進一步了解一下狀況,其實我內心也替 白 小姐打抱不平,但又礙於公司規定,我這個董事長又做不了主,所以約 白 小姐出來談談,看有什麼兩全其美的辦法沒有….?」

這老狐狸,到現在還在繞圈子玩。

「誰不知道蔡董在董事會是龍頭,您說的算,有誰敢不聽您的?」

「不不不….,現在一切講究法規,會議中大家決定好的,我一個人也改變不了,否則大家都悶著頭幹,早晚公司會被搞垮…..。」他欲言又止。

 

這個老賊,難道我聽不出他話中有話….

 

「其實,高家的事,我這做晚輩的也跟您一樣,跟本插不上手,所以才會搞成這樣,不過,事情總會解決,現在俊傑這方面不是已經把局面穩住了嗎?員工的薪水,包括T視在內,不是也都安全無虞、照常發放嗎?我相信很多事情不是想像中那麼困難,一起想想辦法總會解決…..。」

「當然,當然,這也是我最佩服 白 小姐的地方,做什麼事情都那麼阿沙利,不拖泥帶水,你說是不是?黃主秘?」

「當然,當然, 白 小姐是女中豪傑,也很識大體,所以在這圈子相當吃得開。」

這句話是推崇還是暗示….

「哪裡?很多地方我們女人不能像你們男人那樣,說話來有份量,女人再能幹還是得聽命男人,執政黨大老辜寬敏不是說,穿裙子的不適合當總統嗎….

「哈哈哈哈………..

三人一陣朗笑。

 

都快上最後一道菜了,還沒談到正題,這兩個老狐狸葫蘆裡到底賣得什麼藥?

 

「做節目的事三言兩語講不完,我看我們另外找個地方詳細談談好不?」

蔡振豪終於說到重點,擺明的今晚還有續攤。

「嗯……好吧,我也想趕緊解決這個問題,老拖在那裡也不是辦法….。」我說。

「行,黃主秘,你去安排一下我那個招待所,叫他們準備準備,今晚我要招待貴客。」

「報告老闆,早就安排好了…..,喔,我是說,剛才我已經交代下去了….。」黃主秘用眼角偷瞄了我一眼。

 

這些個老鬼,當真以為我不清楚他們玩什麼把戲?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,當然也沒有白吃的晚餐,更沒有白吃的宵夜…..

 

天下的烏鴉一般黑,天下的男人也都一個樣,現在當大老闆的,誰沒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私密空間,連電視公司的大老闆也有一個自己的招待所。

早就耳聞蔡振豪利用職權,經常邀約一些旗下的女藝人到他的招待所亂來,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,以前胡莉晶就透露說也曾經來過這裡,不過由於地點隱密,狗仔隊不易持察覺,所以也始終是屬於傳聞,沒人真正抓到證據。

如今,我就身處蔡振豪的神祕招待所內部,我沒有一絲訝異、沒有一絲好奇,男人這套我見多了,不是嗎?他還能玩出什麼把戲?我只要達成我的目的就好了,你要搞神秘,大家就來搞。

 

「董事長, 白 小姐的事我不便參予,您單獨跟她談就好了,我還有事,先告退了,您有什麼吩咐再電話連絡。」

黃主秘找了個理由,表演了招金蟬脫殼之計。

「 白 小姐您不介意吧,黃主秘明早還要開會,就讓他先回去,節目的事,我倆商量就行了,我相信一定會有個好結果出來。」蔡振豪暗示道。

「黃主秘請,謝謝黃主秘的費心,以後在節目預算方面,還得麻煩黃主秘高抬貴手。」

「沒問題,沒問題,只要老董交辦,財務部一定全力配合、全力配合。」

黃主秘向蔡振豪遞了個眼色,就拉開房間門走了。

 

這是間日式格局,餐飲、休息兩用的套房,可見當初設計時就沒按好心眼,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,看它的裝潢、設備,這根本是間淫窟….

 

「這是上屆董事長留下來的,我也懶得再重新裝修,就照單全收下來,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還請 白 小姐原諒。」

蔡老賊似乎看出我的疑惑,率先解釋說。

 

「很好呀,我看得出蔡董您的心思……。」

「喔,妳看懂我的心思?妳怎麼知道我心裡想些什麼….

「我當然知道呀,」我故意裝著有點酒醉,剛才用餐時我故意在他們面前多喝了點紅酒。

「蔡董現在正在幫我琢磨,怎樣才能說動董事會讓我的節目繼續做下去,是不是呀?董事長!」

「對對對對對….. 白 小姐真是冰雪聰明,一眼就能看穿對方的心事….,說真的,妳的事還真不好搞,我得要去說服那麼多的董事…..。」

「所以我才來拜託董事長您呀!」

「是是是,我盡力,我盡力…..。」

 

蔡老賊一對色瞇瞇的眼珠子不斷在我胸口打轉,我想他應該早已按耐不住了。

「當初胡莉晶節目做不下去,還是多虧了董座您才讓她起死回生,所以我說,董座您一定會有辦法。」

「喔,妳說狐狸精…..不不不,妳說胡莉晶啊,那情形不一樣,不一樣…..。」

&a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「來來,我們先喝酒,我先敬妳…..。」

還喝呀?他還真能挺的。

我舉起酒杯,搖搖晃晃地碰向他的杯子….

「唉喲!」

我故意一個沒抓穩,酒杯順勢掉了下來,滿滿一杯酒,就這樣洒了他一褲襠,也波及到我的衣服上。

「對不起、對不起…..」我倆同聲說著抱歉。

「糟糕,衣服被酒沾到了,回去怎麼跟老公交代?他叫我不要在外邊喝酒的….董事長您呢?您瞧,這西裝褲都被酒弄髒了,太座回去會不會生氣啊…..?」

不論男女,誰碰到這事都沒輒。

我拿起桌上的濕毛巾作勢要往他的褲襠上擦….

「我自己來,我自己來……。」他矜持著。

「董事長,我看您還是把褲子脫下來,我幫您到浴室去清一下,否則回去跟老婆怎麼交代,我自己的衣服也要順便洗一下,看樣子今晚是回不去了,衣服一半會兒乾不了。」

「怎麼好麻煩妳,那…..我們一塊兒進去清好了…..。」

這老腳魚還故意裝聖人,要女方主動,自己卻半推半就的,真是有色無膽。

 

進得浴室,當然也就不必遮遮掩掩了,要玩什麼把戲更不必再裝了,你要老娘主動,老娘今晚就讓你爽死。

 

我幫他脫去西裝外套,領帶、襯衫……,幫他脫去外褲…..

 

「我先來放水。」我邊說邊打開水龍頭。

在放水的空檔,我也緩緩脫去身上衣物,我那美麗誘人的身體,再一次赤裸裸地展現在陌生男人的面前。

老傢伙的眼睛睜的好大,好大,眼珠子盯著我的身體,像是要噴出火來。

 

我慢慢蹲下身去,用手撩開他身上最後的一塊遮物,男人的身體僵硬,兩條腿不斷地顫抖著……喉嚨裡不斷發出「咯」、「咯」的聲音….

 

老頭子大概這輩子也沒這麼舒坦過,我看他馬上就快決堤,這可不行,這只是前菜,我要讓老小子先嘗點甜頭,老娘還沒玩夠,今天碰到我算你倒楣…..不,算你幸運,老娘可是好久沒這樣服伺過男人了。

 

我讓老頭趴下來,然後在身上塗滿了肥皂,

「老董,我幫你洗泰國浴好不好呀?」我挑逗著。

「隨..便...……

老傢伙已經魂遊太虛,虛脫得說不出話來了。

 

我用身體不斷在他背上來回地摩蹭著,這一招是我從A片上看來的,想不到第一次用在這糟老頭身上。

 

「怎麼樣?老董,比起胡莉晶,誰比較好啊…..?」

「胡莉晶怎比得上妳…..她的….她的….又鬆又垂,哪像妳….

「哪像我什麼啊?」

「唉呀……我說不上來啦….,總是…..總是…..妳是尤物,天生的尤物….

「我還魷魚咧!!」我看他已經差不多了,開始語無倫次,我手上更加了把勁兒:

「我可是第一次這樣伺候男人喔,連我老公我都沒這樣對他。」

「我知道…..我知道……,喔,用力一點…..,好舒服…..。」

 

兩個身體放進浴缸裡是嫌小了點,如果是方偉,再小我都無所謂,可以抱得更緊一點,可是眼前的這頭大肥豬,我看了就噁心,更別說水面上飄著的肥油了。

 

我匆匆地幫老傢伙洗完澡,把他按伏在床上,現在換他來服伺我了,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啥本事。

 

跟所有的男人一樣,他沒命地攀越著山峰……

「老董…..很痛ㄝ!輕點行不行………?」

 

拉鋸戰不斷地上演著,我怎能輕易讓他得逞,整人,我ㄧ流。

 

「不要動,不要動麼嘛…..」他像小孩子似的用手亂抓,眼鏡拿掉,他簡直就是霧裡看花。

「那我的事,到底怎麼辦?」我是打蛇順棍。

「我答應妳,我答應妳…..明天就去辦….。」

「真的喔,不准黃牛!」

「怎會….?」嘴裡塞著東西,他講不出話來…..

「而且條件要比上次好,一集起碼兩百萬。」

「兩百萬?怎麼可能?」這次他嘴張的好大好大。

老傢伙似乎還很清醒,平常一集戲大概在一百二十萬左右,他比誰都清楚。

「要不要,一句話。」我又掙脫他的掌握。

「好好好……兩百萬….兩百萬…..

「說定嘍,謝謝董事長,我會好好服伺你的…..。」

為了讓他更加安心,我就加碼讓他更快活快活,讓他覺得是物超所值。

 

唉喲,我這是怎麼了?這麼的作踐自己,把自己當商品一樣?

或許我也已經好久沒快活過了,俊傑家裡發生那麼大事,他現在根本無心於此,一天到晚忙著調頭寸,解決財務危機,目前他是不能幫我什麼了,我必須自立救濟。

方偉呢,這小沒良心的,這陣子也不曉得跑到哪去了,即使跟我在一起,辦起事來也不像以前那麼帶勁兒,三下兩成五就清潔溜溜,是什麼原因?外頭另外還有女人?但是外表看不出啊…..,最近好像什麼都不對勁兒,我除了要找金主,還得自己找樂子,嗐…..鳳吟啊,鳳吟,妳是怎麼了……

 

「老董,換你了….人家等你半天了…..。」

這個糟老頭,似乎陶醉在我對他的全套服務裡,該做的我都做完了,可是還不見他有更進一步動作。

「我…..…..」他扭捏地懾嚅道:「妳快活就好…..妳快活就好…..我已經很滿足了。」

「天哪,不會吧,什麼世界?!」

我撇過頭去,看到他剛才還青筋爆露的部位,現在居然像條爛蠶………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小白臉沒什麼好心眼,他可以玩妳,當然也可以玩別的女人

蔡老頭沒有食言,我的節目又在董事會裡翻案,公司不但恢復我的製作權,經費更比上齣戲高出很多,我又勝利了,用身體換來的勝利,我沒有一點喜悅感,只是感到噁心,原來影視圈就是這樣,現在我相信女明星被包養、會賠吃飯的傳聞都是真的。

 

節目復活,當然製作部的同仁都很高興,只有小王悶悶不樂,是不是他看出了什麼端倪?那天黃主秘邀我吃飯的事他約略知道一些,不過我並沒告訴他我跟董事長見面的事,管他的,就算他知道了又怎麼樣?老闆娘出去跟什麼人應酬,還要向夥計報告?他是我什麼人?我也是為了他們的飯碗啊,老闆娘做這麼大的犧牲,他們應該感恩才是。

不過,由於我在他們心目中的形象太完美了,尤其是小王,他完全把我當聖女一樣,別說為了節目的事跟董事長上床,如果被他知道我跟方偉的關係,那不是更不得了啦?

 

高家的金融風暴鬧得不可開交,俊傑的父親帶著四姨太遠走大陸,高家在上海、深圳等地也有置產,不過俊傑的老爸是國內知名企業家,大陸方面也不願收容,怕引起非議,有縱容經濟犯罪之嫌,因此又把他撵到美國去,固然高家在美國也有豪宅,但高老頭短期間內是不可能回來了,高家的資產被政府凍結,俊傑最近也是一個頭兩個大,他三媽和四媽生的幾個兄弟姐妹,甚至親家,都攀親帶故擁有不少產業,現在都被政府看管,我慶幸自己當初沒有拿高家一毛錢,也沒拿過任何股票,因此這次風暴能夠全身而退,沒有被捲進去。

有人說,「錢不是萬能,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」,當初我並不服膺這句話,現在證明,我是對的,是不是?

 

然而,為什麼我的心還是無法平息?還是這麼的起伏不定…….?預料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嗎?什麼事?我現在還欠缺什麼?

 

該來的,總是要來,想躲也躲不掉。

 

「我要離開妳一陣子……。」

那天,跟方偉才燕好過後,他坐在床沿,大口大口的抽著菸。

「這次又去哪裡….多久?最近你老是出遠門。」我摸著他厚實的胸膛。

 

「我要結婚了…..。」良久,他仰頭吐出一個煙圈。

猶如晴天霹靂,我整個人愣住了。

「不要嚇我,你是說著玩的?」

「我是說真的。」方偉頭也不轉地說。

是的,該來的總是要來,我的預料往往成真,只是沒料到會這麼快。

「對方是誰?我認識嗎?」

「郭部長的千金,她很低調,不喜歡拋頭露面。」

「為什麼?她很漂亮?比我年輕….

「漂亮談不上,跟妳無法比,不過比妳年輕一點倒是真的。」

「你是嫌我老?」

「不會,我說過不會。」

「那究竟為什麼?我們這樣不是很好?」

「我不願做一輩子地下情人……。」

「我可以讓俊傑給你錢啊,你走了,高俊傑是不會再支助你的。」

「他自己都自顧不暇了…..。」

「喔,我知道了,你是看俊傑的事業垮了,在他那討不到好處,才想把我給甩了,當初你跟我在一起的目的,根本就是為了錢,對不對?」

「隨妳怎麼說,反正妳也沒吃虧。」

 

天哪,這就是我養的小白臉?這就是吃我、喝我、用我、玩我的面首?我把他當心肝寶貝疼的愛奴……?如今他翻臉不認人。

 

一開始我就覺得,方偉跟我有很多地方相似,最大的相同點就是,我們都是投機主義者,我們很會找機會,什麼人對我們好、對我們有用,我們就會投資下去…..,方偉不折不扣就是這樣一個人,只是當初被愛情、慾望沖昏了頭,一頭栽了下去,現在高家的事業王國垮了,他當然要再去找個更牢固的靠山。而院會首長的女兒,不正是他目前最佳的棲身之所?我—我的利用價值沒了!

 

「我….我可以跟高俊傑離婚。」

「傻瓜,這樣妳什麼都沒有了。」

「我不在乎,我什麼都可以不要….,我只要你,方偉,我只要你…..,這輩子我從來沒有愛過一個真正的男人,我只愛你…..,真的,求求你,不要這樣子離開我….,求求你,方偉….」我歇斯底里地喊著。

「每個人都有自己追求的目標,是不?」他自顧吞吐著煙圈,慢條斯理地說:

「就像妳,不也是努力爭取妳想要的東西嗎?你打擊同學、打擊同事,也從來沒有手軟過,不是嗎?」

 

的確,一生當中,我一直在爭取,在掠奪,強烈的活在自我意識裡,從來也沒替別人想過,就像結婚後,為了想在事業上作番衝刺,一直不肯為高家生個孩子….,而現在….現在….,我幾乎崩潰……。

 

「你不能拋棄我…..。」我還在做最後的掙扎。

「我已經說過了,我一定得走,如果以後還想當朋友的話….。」

「方偉,」我打斷他的話:「我有了你的孩子…..。」

他愣了一下,馬上回過神來:

「不要拿這個當藉口。」

「真的,我懷孕了,醫生檢驗出來的。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」

 

 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肚裡的孩子找個秘密一點的醫院拿掉,我們高家丟不起這個人

他默不作聲。半晌才說:

 

「妳怎麼知道是我的,不是高俊傑的?妳想栽贓給我?」

 

「高俊傑好久沒跟我做了,除了你,我還跟過誰?」

 

「我哪知道,這些天我不在的時候…..

 

「啪!」我伸手給了他一巴掌。

 

「白鳳吟!」,他撫著臉,惡狠狠地瞪著我說:

 

「妳再動手試試看!」

 

天哪,他的臉色好可怕,眼睛像是會噴出火來。這就是我朝思夢縈的男人嗎?跟我一起將近兩年的小白臉?

 

人家說小白臉沒什麼好心眼,果然不錯,何況他還做過牛郎,服伺過多少女人,難道我都沒一點省悟嗎?

 

 

 

「把孩子打掉,別找麻煩,我想高俊傑也丟不起這個人吧!」他一副絕情的嘴臉。

 

「你這是什麼話?他可是你的骨肉啊!」

 

「骨肉….?哈哈哈,如果我跟每個搞過的女人都有骨肉,現在不是已經兒女成群,開托兒所了?你們女人自己不會防,還是故意想設計我?」

 

我又舉起手,

 

「妳敢!」他怒視著。

 

 

 

我心碎了,碎成片片……………。

 

 

 

我不知道是如何離開賓館的,我盲目地走在大馬路上,沒有方向,沒有目的地,來來往往的車輛我一部都看不到,紅綠燈在我面前交互閃爍,我也完全沒有感覺…..

 

 

 

「想死啊!走路不長眼睛!」

 

 

 

計程車急促的煞車聲在耳際響起,壓過來吧!為什麼不壓過來呢?壓死了也好,一了百了,也沒那麼多煩惱了…..

 



我現在才曉得,我生命中最不可或缺的其實是靈慾,我不在乎金錢,當初最希冀達成的目標—得金鐘獎,也已經如願了,而我的心靈仍是那樣的飢渴,方偉不在,我甚至飲鴆止渴,被遭老頭子蹧蹋,我是那樣的心甘情願,難道真的是我欲求不滿,當方偉離開我的時候才會使我崩潰,我要的難道只是靈肉….

 

方偉再一次給我重重的打擊,居然把請帖寄到家裡來,收件人是「高俊傑董事長伉儷」,這不是明擺著給我難堪麼?為什麼他要一再刺激我呢?這兩年來我像他的一個玩具,招之即來,揮之則去,玩膩了再一腳踹開,幹牛郎的都是這樣無情?把女人當衛生紙,用完了就丟?

 

鳳吟啊,鳳吟,妳聰明一世,糊塗一時,被這樣一個男人玩弄,妳甘心嗎?

沒有什麼不甘心的,當初妳搶小瑛男朋友,小瑛的下場不是也很悽慘嗎?這是報應,現世報,終於輪到我頭上。

 

「方偉的婚禮我們一塊兒去。J

俊傑拿著請帖進來。

「你不是最討厭參加這種紅白帖子?」

「方偉這小子挺有辦法,追上部會首長的女兒,無論如何也得去看看,搞不好可以順便拉上點關係。」

「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世儈?這不像你的作風。」

「人是會變的啊。」

「我不想去!」

「為什麼?他不是妳的廣告承包商嗎?怎麼,拆夥啦?」

「沒有,只是好久沒來往了……。」

我怕俊傑再問下去會起疑,索性還是去吧,免得惹出麻煩。

 

政治世家的囍宴又不一樣,到的賓客當然多半是政治圈內的人,冠蓋雲集不在話下,方偉跟女方的照片高高掛在喜宴門口,方偉笑得那般燦爛、笑得那般得意,女方則像小鳥依人般偎在他的懷裡,突然,一陣酸意湧了上來,不,是真的酸液,這陣子我老是喜歡反胃,動不動就想吐。

 

「讓我們歡迎新郎新娘出場!」司儀高聲朗道。

 

音樂響起,熟悉的結婚進行曲,熟悉的婚禮場面,新郎新娘跟隨著伴郎伴娘從走道盡頭緩緩步入,我看到那冤家的身影,他臉上堆滿著笑,是勝利,是得意,還是炫耀….

我憶起兩年前我跟俊傑的婚禮,走著相同的步伐,露著相同的笑容,但心情迥異,我從來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….

我又憶起了小瑛,是她干擾了俊傑跟我婚禮的進行,她當時哪來的勇氣?一個不甘權利被搶走的女人,她用最激烈的手段護衛她應有的,而我,現在的心情不正跟她一樣嗎?難道我就這樣默默忍受自己所受的屈辱…..

我何嘗不想衝上去,賞方偉兩個耳光,我多想告訴眾人,方偉其實是個愛情騙子、是個午夜牛郎,我甚至想告訴新娘,妳的丈夫其實只是想藉機攀龍附鳳,飛黃騰達。

 

畢竟我還是沒有做出,我必須顧及俊傑的面子,以及自己的面子……。我還要做人,愛情倒了,起碼還有個家,還有個事業。

 

看著婚禮進行,我內心在淌血…..

 

 

 

 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小王突然將頭埋在我的小腹:「白姐,您知道嗎?我….我好愛妳….好愛妳…..

回到家,我全身疲憊,心理上的疲憊…….

 

 

 

「噁…..」我趴在洗手台上,肚裡一陣反胃,剛才婚宴上吃的東西全吐了出來,雖然只吃了一點點東西。

 

 

 

我奇怪,為什麼俊傑不過來問候我一下,關心我一下?以前只要我打個噴嚏,他都會緊張半天,趕緊過來噓寒問暖,現在我身體不舒服,他連看都不看一眼。

 

我發覺俊傑最近的舉止相當怪異,對我也十分的冷漠,就像剛才參加方偉的婚禮,他從頭到我也沒跟我講過幾句話,只是用眼睛冷冷的注視著台上,偶爾眼神才飄向我這裡一眼,或許是公司的事讓他煩心吧,高氏集團事情鬧得這麼大,今天難得他有心情參加方偉的婚禮,莫非真如他所說的,看能不能在方偉的親家那裡撈到一點好處…..

 

管他的,我現在已經自顧不暇了,哪有功夫和心情管別人的事?

 

 

 

我躺在沙發上,手中的轉台器無目的的撥著,幾乎每一台都在報導方偉和邱家婚禮的消息,跟我上次婚禮的盛況不相上下。

 

 

 

俊傑從屋裡走出來,手中拿著一個牛皮紙袋,也不講話,逕自走過來,往茶几上一丟。

 

「什麼東西啊?亂丟….?」我沒好氣地說。

 

「妳自己打開看看!」俊傑的聲音帶著冷漠。

 

我打開牛皮紙袋,從裡面掏出一疊照片。

 

血液霎時間凝結住了…….

 

天哪,照片中的女主角不是我麼….?而那男主角…..不正是方偉麼?這些照片是誰拍的?又為什麼會在俊傑的手上……..

 

 

 

「你們的事我早就知道了,妳現在還有什麼話說?」俊傑一個字一個字的說。

 

 

 

照片上是我和方偉幽會時的畫面,有的在一起用餐,有的在賓館門口,有的甚至在床上親熱的鏡頭,全身赤裸,一覽無疑……。」

 

「俊傑,你聽我解釋,有人陷害我….。」

 

「陷害妳?有誰會陷害妳?活生生的畫面難道還不夠證明?」

 

「我…..那是以前……」我還想搶白。

 

「以前?照片後面都有日期,妳自己看!」

 

果然不假,照片後面真的記載了拍照的時間和地點。

 

 

 

「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,你們的事我早就聽說了,所以我雇了徵信公司調查,妳跟方偉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掌握之內。」

 

「所以你最近都不碰我…..?」我嗚咽道。

 

「我嫌髒!!」

 

 

 

「哇~~~~~~~~~~~」我猛地哭出聲來,這句話對我是何等的羞辱。

 

 

 

我不曉得該如何面對這個局面,不曉得該跟俊傑講些什麼,現在講什麼都沒有用了,我只有一個念頭—想去死…..

 

 

 

「高家已禁不起任何打擊了,所以暫時我也不會採取行動,表面上妳還是高家的人,妳也可以繼續住在這裡,不過妳已經不能跟我談任何條件了。」俊傑惡狠狠地說。

 

意思就是說,我和高俊傑現在只是名存實亡的夫妻,我在高家已經毫無地位,如果不是這次的金融事件,恐怕我早已碎屍萬段了…..

 

 

 

我不在乎高家的財產,以前不,當然現在也不,只是我愧對良心,我愧對小瑛、愧對俊傑、愧對高家、更愧對自己…..

 

 

 

「噁……」又一股酸水湧出,我用手捂住。

 

 

 

「還有,」俊傑用冰冷的語調說:

 

「肚裡的孩子找個秘密一點的醫院打掉,我們高家丟不起這個人!」

 

說完,推開大門,大踏步走了出去。

 

 

 

我愣在沙發上,不知該哭、該笑、還是該做些什麼………………….

 


    完了,一切都完了,我的家….我的丈夫….我的情夫……..

我什麼都沒有了,我活在這個世界幹什麼?我肚裡的孩子,我可憐的孩子,沒有一個人要你,連你親生的爸爸也不要你,他們異口同聲的都說不要你,孩子啊,是媽媽做的孽,是媽媽對不起你…..

 

我現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先把肚裡的孩子拿掉,天性使然,我是多麼的愛肚裡的這塊肉,和方偉激情下懷的骨肉…..無奈他爸爸不要他,狠心地要拿掉他,那他即使出生,活在這世界上還有什麼意義…..

 

我也不想活了,經歷了這麼多,我也得到過我想要的東西了,我想這輩子也夠了,我做了太多缺德事,是上帝要處罰我,來吧!我自願接受處罰,我這不乾淨的身體…..我這邪惡的靈魂…..上帝,祢要收回,就拿去吧….

拿可憐的孩子,媽媽和你來世再相見吧…....

 

我回到公司,我要去整理整理東西,該丟的丟,該燒的燒,該處理的處理掉,我公司下面還有一大瓜子人靠我來養呢,我這樣一走了之,他們該怎麼辦….

 

沒想到這麼晚了,小王還在辦公室裡。

「疑?怎麼還沒走?小王?」

「節目的事還沒弄完,明天還得開會呢。」

「別管這些了,來,幫白姐一下忙,把這些資料整理整理。」

「是!」

小王就是這麼聽話。

 

「白姐,怎麼,這些東西都不要了?」

「這些不要了,你把那些工作單,薪水條填一填,下個月發薪水,你把每個人都多加三個月,這陣子大家都忙壞了,這些是你們應得的;還有,這是我銀行的帳戶和私章,你把錢領出來,看看有多少,全部分發給同仁,你的部分我會另外加給你……。」

「白姐?怎麼啦?您要結束公司,不幹啦…..?」

我紅著眼眶,不曉得該說什麼……。

 

「我….我要出遠門….暫時不會回來…..。」我讘嚅地說。

「那節目的事怎麼辦?」

「明天我會跟上面講,提昇你為製作人,這個Team以後由你來帶。」

「這怎麼可以?不行,白姐,我沒那麼大能耐,我們這個團隊得靠妳!」

「小王,聽白姐的話,」我阻斷他的話:「妳跟白姐也這麼久了,早該獨當一面當製作人了,白姐在,你一天都沒出頭的日子…..。」

 

「不要,我要永遠跟著白姐!」

小王突然像發了瘋似的朝我跪了下來: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舞台永遠存在,是星、是沙?但看舞台上的人如何去演。

老天爺,怎麼又蹦出來一個瘋子,我的事情已經夠大條的了。

我將他推開:「你說什麼?你沒有喝酒吧?」

「白姐,不管妳相不相信,從第一天跟著妳開始,我就愛上您了….

他抬起頭,兩個眼睛直盯著我:「可是您那時候旁 邊有高 先生….,後來又有 方 先生…..

「夠了!」我大聲喝斥:「不要再說了…..。」

原來我這些秘密,小王全看在眼裡。

 

小王說他愛我…..哈哈哈哈,這年輕小鬼哪懂得什麼是愛?大概是工作久了,朝夕相處的時間比較長,難免會產生幻覺,可是也不至於….

 

我又憶起,小王的確是為我犧牲很大,幫我買早點、幫我買便當、幫我跑腿買這個、買那個,從沒聽他發過一句怨言;見我被別人欺侮,他頂著頭去跟對方幹….每天,我還沒到公司,他已經在辦公室裡等候;我走了,去跟別人約會,他還待在辦公室裡….,這麼久了,也沒見他交過一個女朋友,我知道有一些小歌星、小演員很喜歡他,就拿陳蘋來說吧,不知纏了他多久,還跑到我這來求我幫忙,小王對他們就是不理不睬,難道他真的喜歡我…..

 

「小王,」我安慰他:「我知道你一向很照顧白姐,可是,這並不代表愛,白姐比你大,社會歷練比你多,你就以為白姐是好人,其實白姐並不好,白姐在外面有很多男朋友…..

「我知道,他們都不是好東西,他們只會佔白姐便宜,他們沒有一個配得上白姐!」

 

何嘗不是?這些人哪一個是好東西?用完了,把我當皮球一樣踢掉,那一個是真心實意對我?還是小王對我是真正的好,從沒要求過我什麼,每次要多給他一些加班費他還不要呢….

「小王……..,我對不起你…..」我抱起他的頭。

 

「白姐,我知道妳要去做傻事….,千萬不要,方偉不要你肚裡的孩子, 高 先生也不要,不要緊,他們不要,我要!我要這個孩子…..,方姐,跟我結婚,我要這個孩子…..。」

「你瘋了?小王!」我有點惱怒,這小鬼是吃了什麼糊塗藥:「我說過這不叫愛,你懂嗎?或許這應該叫戀母情結,你從小沒有母親,又缺少兄弟姐妹,所以你認為你愛我…..。」

「我是真的愛妳,白姐!」

「你再這樣講我就生氣了……..。」

「白姐,我真的愛妳…..求妳嫁給我…..!」

 

我真的想翻臉了,小王怎麼講不聽呢?他只是迷惑我,盲目的仰慕我,這不是真正的愛,愛是雙方的,我才從迷亂的愛情當中被踢出來,心情還沒平定下來,怎麼又跳出一個無俚頭…..

「小王,乖,聽話,幫白姐整理東西,我就當你在說夢話,我不會怪你….。」

「我不是在說夢話,我愛~妳,白姐!」他把字拖得好長。

 

我不想再跟他耗下去,站起來要走。

「白姐~~」他衝過來,突然一把將我抱起,把我按在沙發椅上。

我嚇得大聲驚呼:「你要幹什麼?」

小王像瘋了一樣,不管三七二十一,就將嘴湊過來,要吻我。

我躲過他的嘴唇,彎身摸向桌上,剛好有一把裁紙刀。

「你…..你再過來,我就….

我將裁紙刀頂向自己腹部。

「白姐,不要……

他再度衝過來,我沒地方躲,手臂被他撞個正著,我慘叫一聲:

「啊~~~~」

我感到下腹一陣劇痛,眼前一陣黑白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

從無到有,從有到無,往往只是一瞬間的事,從小到大,我享受著太多的優寵,我強取、我豪奪,只要是我喜歡,有什麼不可以…..

 

只是,我忽略了人世間對價的關係,你要吃午餐,就得付出代價。

 

美貌有罪嗎?當然沒有;財富有罪麼?當然也沒有,但美貌和財富背後所隱藏的風險,你卻得自己去承擔,就好比….就好比高俊傑為了我,失去小瑛那麼好的幫手;我為了貪圖靈慾上的享受,被一個午夜牛郎玩弄;而小王,為了單相思以及壓抑自己的情感,換來一年牢獄之災….

 

我肚裡的孩子呢?自然也沒了,一個還來不及成形的小生命,這個爹不疼,媽不愛的小東西走了也好,何苦來世上一遭,遭受無休無止的煎熬呢….

 

寶貝,媽媽本來要陪你一塊兒走的,可是鬼使神差被醫生救了回來。媽媽不是自私,媽媽也不願意苟活,懷了你卻沒好好保護你,是媽媽的錯,媽媽也相當的自責,可能是老天爺認為媽媽的責任未了,讓我暫時活了下來,以後我不會這麼自私了,媽媽不願意害人,當然也不願意被人所害,寶貝,在天上保佑媽媽,好嗎……

 

這是我對未出世孩子的告白。

 

我將何去何從?我不曉得,我不敢奢望史屁伯會把我安排一個好的結局,畢竟自己作孽自己擔,為了一己貪歡,為了一己之私,我迷失在影視圈這大染缸裡。

 

我忽略了一點,電視圈是個典型的社會,一切的爾虞我詐、縱橫捭闔,天天在裡面上演,更可怕的是,影視圈是俊男美女的大集合,一旦你身陷其中便無法自拔。

 

我對自己太過自信,我御用了別人,別人也玩弄了我,套句史屁伯的話:「簡直是韭菜炒大蔥,亂七八糟」……. (喂,我可沒說過!)

 

還有很多的內幕,感謝史屁伯幫我兜著點,或許是尺度的關係吧,謝謝你,史屁伯,謝謝你手下留情,小妹子在這給您磕頭了,下一步我該怎麼走,看你的了。

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