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105 (60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謝謝大家長久來的支持與愛護,本格已轉到UDN布洛格,喜歡史屁伯的網友歡迎到那去找史屁伯聊聊天。

感謝大家!

  新網址: http://blog.udn.com/romeolee

 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史屁伯,你也是才子啦! 

 

我啊,謝謝,我是瓜子..... 

 

三十年前如果有人不認識崔台菁,就跟現代人不認識蔡依林一樣,會被認為怪胎。

 

或許崔台菁可以比擬為60年代的蔡依林,但身材似乎要大幾號,當時雖然也有不少歌星,如楊燕、孔蘭薰、美黛、包娜娜、蕭孋珠、楊小萍、尤雅、甄妮、王芷蕾、陳蘭麗、鳳飛飛、翁倩玉、鄧麗君、黃鶯鶯….等,各擅勝場,但只有一個「一代妖姬」,一個風情萬種的「崔姬」。

 

崔姬是在中泰賓館唱西洋歌曲起家的,後來被老晏(前面提過的名製作人晏光前)相中引進台視,主持「歡樂周末」,倪敏然那時還在裡面跑龍套呢。

 

當時白嘉莉的「喜相逢」和「銀河璇宮」主持得正紅,崔苔菁以更年輕、更美豔、更動感而吸引不少年輕人的目光,但老一輩的叔叔伯伯則多半喜歡穩重大方型的白嘉莉;年輕一輩的當然就比較偏袒崔苔菁了,一家人為搶電視機而吵翻天的事經常發生。後來台視推出第一齣電視小說「風蕭蕭」,崔苔菁初試啼聲,跟白姐同台演出,各擁其主的兩幫人馬才握手言歡。

 

崔苔菁的成名作是「翠笛銀箏」,製作人晏光前、導播黃海星三人號稱鐵三角,是台視,不!是三台收視最高的綜藝節目,史屁弟弟(那時我還年輕)剛進去,替崔苔菁拎化妝箱都不夠格。

 

崔苔菁在在台視可以說是呼風喚雨,沒人敢觸其逆鱗,當然,她也沒那麼跋扈,我從沒看崔苔菁發過脾氣,也沒聽她說過一句重話,對人永遠是客客氣氣、輕聲細語,她如果讚美你一句,可能連骨頭都會酥掉。

 

崔苔菁跟張俐敏也有過節,張俐敏從中視發跡,演「小迷糊」走紅後跳槽過來的,她倆是大學同學,名氣也在伯仲之間,偏巧兩人的節目經常打對台,所以「后不見后」的傳聞時有所聞。但一個唱歌,一個演戲,井水不犯河水,有什麼好鬥的?女人就是這樣(對不起女性看倌)!

 

後來崔姬也客串演過幾部連續劇,名字記不得了,這張照片就是劇照ㄓㄧ,史屁弟弟有幸還跟她演同一場戲哩!

 崔苔菁  

崔姬如日中天之際突然息影了,嫁給了賣眼鏡的大亨須偉群,當時很多人為她惋惜,也有很多人認為崔姬是看上對方的錢,不過據崔姬自己的自述,她喜歡有才有權的男人,須偉群有才嗎?我不知道,只曉得他們的婚姻不到一年就散夥,後來崔姬跟「廣告才子」范可欽名子連在一起,最後又跟施明德的名子扯在一塊兒。

 

范可欽是才子嗎?至少別人都這麼稱呼;施明德呢?搞了個紅衫軍,前後兩任男友在同一戰場並肩作戰。崔姬啊,崔姬,妳是何等的魅力啊!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沈春華  

若說楊貴媚是電影圈得獎最多的,在電視圈,沈春華可是當仁不讓,她拿金鐘可說是探囊取物,屈指算算:光是兒童節目就拿了六座;新聞節目拿了三座;綜藝節目兩座;連社教節目也拿了一座。她是新聞院校最受學生欣賞與景仰的主播,也是最具知名度、口齒最清晰、最具專業形象,當然,也是年薪最高的新聞主播,目前還沒有哪一台主播能出其右者。 

 

30年前,若不是陪學姐到光啟社錄影,若不是學姊好心提攜,找她代班,可能就沒有今天的沈春華了。 

 

沈大妹子當初在光啟社發跡,然後到台視主持節目,「快樂小天使」、「我愛紅娘」、「大家樂」、「強棒出擊」….一個個叫好又叫座的綜藝節目、社教節目,跟著田文仲、盛竹如、傅達仁練就了一身本事。 

 

燕雀焉知鴻鵠之志?畢竟她是新聞科班出身,媚俗的綜藝環境滿足不了她熊熊的上進心,就在螢幕當紅之際,她毅然地放下主持棒,赴美留學去了。跟當初彭文正離開台視說的話一樣:「當主播可能一輩子是主播,但學問可是一輩子的學問啊」。 

 

沈春華在南加大攻讀碩士,還兼作台視加州特派員,此時,台視犯了個致命的錯誤,正當沈春華學成歸國,想進入台視新聞部,偏偏當時的副總不買帳,說什麼台視連記者都是考試進來的,沈春華怎可破例?喂,人家可是幫你拿下多座金鐘獎,幫你在美國跑新聞的強棒耶! 

 

沈春華也火了,立刻答允中視新聞部的禮聘,原來中視早就看好這塊璞玉,當時熊旅揚剛退休,沒等沈春華歸國,已經準備好位置等她了,是沈春華念舊,先向台視探口風,這下可好,此處不留娘,自有留娘處,從此,沈春華全力為中視效命,半年不到就把台視「新聞王國」的招牌給摘了下來。 

 

台視有個楊麗花,中視有個沈春華,分庭抗禮。不過,沈春華的琵琶別抱,台視高官嘴巴上不說,但對台視員工而言,是心裡永遠的痛。 

 

沈春華老家在高雄,老爸是建築界名人,家境好得不得了,但你看沈春華何曾有過驕氣?連開的車都不招搖,是最普通的小喜美,但被她整理的漂漂亮亮、乾乾淨淨,那時史屁伯愛死她那部車,最後沒有成交,遺憾了好一陣子。 

 

沈春華報新聞時經常會真情流露,報導悲慘新聞時,她也會不自禁地流下淚來。有次她又在螢幕前面掉眼淚了,她戴的隱形眼鏡不知怎地突然掉下來,這下可好,近在咫尺的讀稿機都看不到,只好睜一眼、閉一眼把新聞報完。 

 

這就是她受人喜歡的個性,真誠而不作假,難怪有榮民杯杯拿著一生的退休金要請她轉交,因為他們相信沈春華。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劉文正  

口裡的零食,手裡的漫畫,心裡初戀的童年....

 

張艾嘉是圈內公認的才女,追她的人不知凡,但都只敢遠觀不敢褻玩,我們都喊她「小妹」。

張艾嘉是軍人世家,外公是國之大老魏景蒙,當過新聞局長和國策顧問,她那時讀的是美國學校,年輕、漂亮、有氣質、有才華,當時在影視圈不知迷死多少人,那時蔣孝武也哈她哈得要死,圈內很多人都知道,許多愛慕小妹的人也只是愛在心頭,誰也不敢採取行動,有幾個腦袋敢惹蔣家二公子?

張艾嘉雖紅,但卻沒啥驕氣,大家都喜歡跟她合作,她跟劉文正合唱的那首「惜別」,唱得纏綿悱惻,情意綿綿,令人動容。劉文正當時也是當紅小生,但沒多久就息影了。拍這首歌時,導播是用了心了,又燒乾冰又灑乾冰的,製造矇矓的效果,拍完這首歌後,兩人似乎就沒再合作過。

張艾嘉會作詞、作曲、會演戲、唱歌,還當過導演、製作人,在台視製作過「11個女人」,史屁伯也在其中一個單元「葉子」裡演第二男主角,演個大壞蛋,導演說,我不用化妝就是個痞子樣。戲裡要強暴女主角葉歡,我大樂,心想卯死了!結果從頭到尾連葉歡的小手都沒碰著,導演只要我露出原始的猙獰面貌,鏡頭推進推出就完成了。結果葉歡紅了,我還是個瘪三,所以說千萬不要演壞人,否則就會像孫越一樣,60幾歲才成名。

張艾嘉沒變,仍是那樣可人,可見心地善良的人不容易蒼老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楊麗花_nEO_IMG  

二個開戒的是誰知道嗎?楊麗花! 

 

那時台視靠兩個節目打下江山,一個讓農夫中午不下田;令一個使主婦晚上不做飯,那就是黃俊雄布袋戲跟楊麗花歌仔戲。

 

當時楊麗花在台視的地位怎麼說呢?跺跺腳台視都會震動好幾下,所以又有「地下總經理」的稱號。曾經有個沒長眼的經理,開會時說了句「楊麗花不行了。」沒等會開完,楊麗花已經到了總經理辦公室,問老總說,是他走還是我走?各位猜怎麼的?那位經理調了差。

 

那時楊麗花每天在第四攝影棚錄歌仔戲,老公洪文棟每天晚上都來探班,肯定少不了半打紹興和雞家莊(楊麗花開的)滷味,吃不完的當然都便宜我們啦~~~~。

 

那時洪文棟在榮總擔任骨科主治醫師,我去看病都特別優待,不必掛號,洪文棟身邊有兩位護士小姐,一個比一個漂亮、標緻,洪文棟稱她倆是阿珠與阿花,我不敢跟阿樂(楊麗花小名)講,怕洪文棟知道後會把我分筋錯骨......。

 

楊麗花_nEO_IMG  

楊麗花幫夫婿洪文棟選立委,所到之處萬人空巷,歐巴桑丟上台的金戒子、金鐲子可以堆成一座山,投票日因為找不到楊麗花的名子,不少婦人急得哇哇大哭--不騙你,小弟當時幫洪大醫生助選,當場看傻了眼。

 

楊麗花就有這個天王氣勢,有一位學生領袖,十分仰慕楊麗花,託我幫忙介紹,我把她帶進楊麗花辦公室,在群眾面前神氣活現的這位青年領袖,見了楊天王像中了邪似的全身打哆嗦,半天說不出話,我也第一次領悟到楊麗花真有一股懾人的氣勢,以後也不敢沒大沒小直呼她的小名「阿樂」了。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鄧麗君.jpg  

看到這個女兵,老共這個仗怎麼打啊? 

 

沒想鄧麗君香消玉殞多年之後,不僅台灣老百姓懷念她,大陸觀光客也嚷嚷著要去筠園看她。

 

我跟鄧麗君有革命情感,每次帶團去金山看她都會下雨,我問其他的導遊,他們說不會啊,天氣好得很,奇怪!

 

那時我在電視台負責宣傳,鄧麗君上節目、開演唱會、拍「君在前哨」….我都在旁邊陪著打點,我親眼目睹她喝酒的豪情,親眼目睹她與官兵們的互動,她不像其他大牌只跟長官同桌,而是硬與阿兵哥參ㄧ卡,她之博得「軍中情人」的稱號ㄧ點不是浪得虛名。 

 

鄧麗君心思也很縝密,她在台視開演唱會,帶來日本的班底,日本樂團當時的氣焰很盛,頤指氣使叫我們幫忙整理套譜,我告訴底下的小弟,不要動。她看出來我不喜歡日本人,人少的時候,她悄悄走過來、在我耳邊輕輕地說:「李大哥,為了我,好麼?」 

 

你說,我還能說什麼? 

 

當時通宵錄影,大夥累得人仰馬翻,過了午夜12點,她叫了宵夜到攝影棚來,小籠包、水餃、酸辣湯,還有啤酒。我提醒她,攝影棚是不能吃東西的喔,她說:「沒關係,我去把你們總經理請來!」
  台視攝影棚第一次為鄧麗君開了誡。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--細說電視台官場文化

網友在版面上吵得不亦樂呼,有一點他們說得沒錯,過去三台幕後的大老闆都是官派,這麼說好了,台視屬於省府、中視屬於國民黨、華視屬於軍方和教育部。

系統搞清楚了,人事脈洛自然再簡單不過,蔣經國辭世,大內高手宋楚瑜立刻將王家驊外放至台視,王家驊是誰?他是蔣的祕書,蔣經國用十行紙寫的遺書就是出自他的手稿。

後來連戰當家,總經理換成莊正彥,他是連戰人馬,當過省府副秘書長,形勢比人強,王家驊也不禁仰天長歎:「他才不如我,我運不如他」。

王家驊嚴重了,在台視當官需要什麼才?有背景就行,真正對台視有功的是石永貴,從新生報過來,把台視整頓得有聲有色,當時一年可以領28個月薪水,是三台之冠,他才是真正的「經營之神」。王家驊過來,起初還有心經營,推動CIS,現在台視的Logo原始圖檔就是那時候搞出來的,當然,也花了不少銀子;莊正彥上台也是雄心萬丈,無奈台視沉痾已久,主管級收賄情況嚴重,遭董事長簡明景當面訓示,但簡明景的人馬又好到哪去?把台視當凱子吃乾抹盡,台視就像王小二過年似的,一年不如一年。

台視總經理就跟跑馬燈一樣,誰主政就跟誰跑,後來宋楚瑜當省長,換李祖源當總經理;連戰當副總統,詹春柏又上台,一朝天子一朝臣,政策也跟著風向轉,因此有所謂「每日一宋」及「連三條」的說法,也就是說,宋楚瑜當家,每天固定第一條新聞絕對是宋楚瑜的;連戰當家就更大方了,肯定是連著三條奉送,瞭了嗎?台視內部也是暗潮洶湧,人人跟防賊似的同事都成了仇人。

細心的觀眾看螢幕也能看出一些門道:新聞部處理選戰新聞,凡宋楚瑜出現的畫面,永遠是大遠景,連腦袋瓜子都看不見,更別說聽到宋在講甚麼了。那時八點檔正在播「包公出巡」,螢幕上一出現「大宋王朝」,「宋」字就被消音,宋家旗幟也被打上馬賽克,你說這是什麼狗屁文化,置觀眾的權益於何地?當總經理的都是過客,誰真正關心台視的死活?觀眾的利益?

鄭優上台,終於有了轉機,他知人善任,賞罰分明,做了不少興革,為了裁掉不適任的一級主管,不惜槓上董事會;為了公理與正義,更不惜跟大董事江霞翻臉,打死不做對不起良心的節目,那時【非常光碟】要拿到台視播ㄝ!還有沒有天理?這是個什麼世界?還好被鄭優給擋住了

不過,好人畢竟鬥不過「強人」,人家董事長可是前國王的女婿啊,鄭優最後也只好摸摸鼻子走人,台視再圖興旺,可能是下輩子的事嘍....。

什麼政黨都有好人壞人;能人廢人,酬傭來的官僚體系一再操弄著媒體,台視總經理的更迭替換,活脫是場現代版官場現形記,螢幕後的光怪陸離,比幕前刀光劍影精彩多了,我們下次再聊!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0000141055_b.jpg  

視剛開播那幾年,白嘉莉獨領風騷,主持「銀河璇宮」,台上台下風情萬種,迷煞不少達官顯貴,都想把她娶回去「擺家裏」。

白嘉莉不僅是台視之寶,政府要員宴請外賓,也都第一個找上她,因此白嘉莉又有「地下大使」的封號,那幾年國際間鬧石油危機,唯獨台灣安然度過,全拜白佳莉餐桌上觥籌交錯所致。

白嘉莉台上金光閃閃,雍容華貴;台下卻溫柔婉約、平易近人,毫無大牌之尊,一次深夜趕工,身上旗袍被佈景片刮壞,服裝間早已打烊休息,導播催、製作人罵,小劇務嚇得滿臉發白,不知如何是好,好容易在道具間找到針線,想替白嘉莉縫補,白嘉莉巧笑倩兮,滿面和藹地安慰道:

「來來來,哪有大男生拿針線的,白姐自己來。」

小劇務感動的磕頭如倒蒜,自此跟定白嘉莉,做她私人跟班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0000144170_b.jpg  

    由崔苔菁主持的「翠笛銀箏」是當年最紅的綜藝節目之一,除非你是大牌歌星,否則要想上該節目簡直比登天還難。

 

那時經常上節目的不外是余天、李亞萍、劉福助、鄧麗君、李佩菁、秀蘭、王孟麗、吳秀珠、鳳飛飛、萬沙浪、楊小萍、楊燕….其他的說了你也不認識。一個人唱兩首,時間也就差不多了,其他小歌星是不是就沒機會登台了呢?也未必!

 

那時有所謂「淨化歌曲」,是新聞局的規定,但大歌星沒人要唱,於是小歌星出頭的機會就來了,最後的三分鐘就留給他們墊檔,別瞧這短短三分鐘,每週還是搶破頭。

 

有天來了個新人,唱的是「躍馬中原」,製作人晏光前特地給她弄了匹馬來,因為新人不會騎馬,小劇務得趴在地上牽著,鏡頭只拍歌星上半身。

 

「什麼大牌啊?這麼伺候她!」小劇務嘴裡嘟囔著。

 

那新人不是別人,正是後來金馬、亞太雙料影后陸小芬,製作人是她乾爹,那劇務後來成為導播,也就是在下兄弟敝人我史屁伯。

 

陸小芬紅了,衣錦還鄉錄製專輯,她在眾人簇擁下走進攝影棚,我興奮地向她招手,喊了聲:「小芬」,她用斜眼瞄了我一眼,好像看到空氣。我高舉的手不知怎麼放下來,只好摸了摸腦袋,識趣地走開……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空軍作戰司令部女童遭姦殺案終於偵查終結,士兵許榮洲判20年有期徒刑;檢方另認定江國慶遭錯殺,當年的反情報隊成員涉及刑求,前國防部長陳肇敏等人獲不起訴處分。

新聞說,沉冤15年的冤案終於得以昭雪,江國慶可以死而暝目了。史屁伯覺得,江國慶真的能暝目嗎?江國慶的老爸真的能冥目嗎?沉冤是昭雪了,證明不是他犯的案,但江國慶年輕輕的生命誰來補償他呢?

檢方說,被告許榮洲為一典型之固著型戀童症者,並已形成穩固之犯案模式及路徑,須較長刑期進行矯治以防再犯,依舊兒童福利法第43 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加重後,具體求處有期徒刑最重之刑即20年有期徒刑,以示懲儆。

OK啦,我不懂法律,但我尊重法律,但是,其他一干人等呢?當年那些非法逼供的軍方人員呢?他們又是什麼判法?檢方說:前國防部長陳肇敏以及軍官柯仲慶、鄧震環等人因已過追訴時效,獲不起訴之處分。

小民不懂,同個案情兩個判法,官員們說是過了追訴期可以不罰,同一時間犯案的許榮洲就得坐牢?這要如何杜悠悠之口?

我沒有幫許榮洲說話的意思,犯了罪就應該得到適當的處罰;但造成一個無辜生命的冤死,官員們竟然可以因為過了追訴期就可以逍遙法外,這要給冤死的江國慶、為他奔波洗冤的老父以及江的家屬,這算平反了嗎?他們能夠瞑目與安心嗎?

總覺得冥冥之中必有個主宰,做錯事的人或許逃得了法律的審判,卻逃不了良心的譴責,希望他們晚上能睡得安穩。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電視台可以說是典型的社會縮影,人情冷暖、世態炎涼,在這裡面看得比任何地方都透徹,所謂「人生如戲,戲如人生」,人間的形形色色都在這邊上演。美國好萊塢是個造夢的地方;在咱們這,電視台就是夢工場,而工場的主人,就是電視製作人。

在電視台想幹個製作人已經不簡單,要幹個成功的製作人更不容易,要看你的手腕、要看你的經濟能力,還要看你後天的造化,最重要的,背後還要有人撐腰。

從前台視有個節目「天天開心」,一做十幾年,石松、司馬玉嬌、高群、長青、卓勝利….都是這節目捧出來的,「沒有鳳凰樹招不來鳳凰棲」,製作人曹景德就憑此節目在台視橫著走,為自己也為電視台賺進大把銀子,之後的「金舞台」、「開心舞台」、「開心周末」也讓他吃香喝辣了好幾年。

當年「夜來香」到台視遞案,有人質問製作人,憑什麼外行能領導內行?空降來的汪姓製作人氣定神閒、慢條斯理地回答一句:「我有錢。」全場啞雀無聲,最後主席拍板定案。

的確,有錢、有廣告能力的說起話來都大聲,「五燈獎」一播33年,背後最大的金主就是田邊製藥;六O年代,陳蘭麗、王孟麗、秀蘭、王曉晴….背後都有廣告主撐腰,王曉晴還有個「馬桶歌后」的封號呢。林志玲美妹,論資排輩妳還是後輩喔!

演而優則製的也所在多有,周遊、阮虔芷、邱秀英….目前都仍在線上,憑著多年演戲經驗,也打下了一片江山,不過周遊已經有兒子繼承衣缽了。

在圈子裡老老實實、本本分分的製作人也能做得長久,洪理夫「我愛紅娘」是交友節目的鼻祖,也捧紅了沈春華、田文仲、張月麗和董至成。

只要你有點子,若還能有點廣告實力,不妨向電視公司提案,不要只是做夢,拿出行動做個「造夢者」!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難打的地方找不到人,好打的地方參選爆炸,現在藍綠立委初選都碰到上述的難題,因此為了找「難打J地方的人選都想破了頭。

綠營祭出名人牌,繼名嘴之後,又把念頭動到棒球明星和牛糞博士頭上,無奈趙士強忸忸怩怩、欲語還休,綠營便又找上了于美人,于美人倒是十分爽快,在鏡頭前大拉拉地說:「我正式宣布,我不會選立委,今年不會選、明年不會選,後年也不會選!」你以為絕望了?才不,重點是最後一句話:「兩黨現在都缺副總統,ok,這我就可以幫忙,好嗎?藍綠不分,副總統是所有職位裡的爽缺。」

哈哈,露餡兒了吧,原來于美人心裡念的是副總統,難怪這陣子她老是上新聞,在鏡頭前面哭得唏哩花啦。

天天看電視也看出了一些門道,政治人物千萬不能把話說死,謝長廷說了句要退出政壇,便像套上了緊箍咒,一輩子翻不了身;蘇貞昌說不想搭配當副手,也不願當不分區立委,將了蔡小英的軍,也將了自己的軍,現在反過頭去問蔡主席給甚麼工作,是你自己把路給堵死了怪誰?

于美人是聰明,她斬釘截鐵不選立委,可沒說不選市長、總統,所以,于美人前途無量!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「東風吹,戰鼓擂,各憑本事誰怕誰!」

今年的大選特別熱鬧,但怎麼看都像是只有民進黨一黨在唱獨角戲,國民黨那廂卻像吃了秤錘似的,肯定由馬英九披掛戰袍。然而,天底下的事絕沒有一定的,不到最後關頭絕對還會有變數。

藍營內部初選,廝殺慘烈不輸綠營,除羅淑蕾打贏蔣孝嚴之外,大多數原菊營人馬紛紛中箭,叫橘營人士情何以堪?勸宋楚瑜出山的聲音愈來愈大。

再者,近日的「蔡王會」,蔡英文又耍「一斧兩砍」策略,當眾恭維和祝賀王金平續任龍頭寶座,擺明是斷蘇貞昌不分區立委之路;再者也是策動王金平揭竿起義,別肖想小馬哥會給你什麼好處。

所以今年的選情,各個山頭蠢動,像活火山似的隨時可以爆發,史屁伯的大夢是:如果宋楚瑜拉王金平當副手,開了第一槍,或是蘇光光憋不住心中那口怨氣,做出生命中最後的一搏,這場面就更加壯觀了,分裂的藍軍對上分裂的綠軍,誰也不會澇埋怨,被冠上分裂團結的罪名。再擴大一點想,施明德、許信良、王文洋、李敖、黃岳綏也趁亂突起,來個張飛打岳飛,打得滿天飛,猗歟盛哉!屆時史屁伯也登記個「狐群狗黨」,還盼大家跟我一起打天下,封你個「不及閣大學士」或「殿前行走」可好?(想當什麼官可在下面留言,不涉及期約賄選)。

但這中間有一個關鍵點,就是藍綠二方面軍必須同時出手,一方分裂都不行,這就要靠兩方的策士如何運籌帷幄了。

 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談白色恐怖談上了癮,再說一個:

也是在台視副控室,這次是個TD-技術指導。

那天正逢老蔣87歲誕辰,普天同慶的日子,比雙十節還偉大。

TD負責上字幕,按照cue表,他把「恭祝 蔣公八十七歲華誕」推了出去,四平八穩,端地是馬屁十足。隨著上段節目將要結束,下段節目「楊麗花歌仔戲」即將推出之際,這時他老兄不知哪根筋不對勁,把戲中第一句台詞「大哥不好,番兵來了!」給按了出去。

這下真的不好了,大批憲警人員在第一時間就衝了進來,那位TD(估隱其名)嚇得臉色發白,沒等他開口,立刻就被帶去警總。

當天,副控室像是被抄了家,每個人都被抓去盤問,平時節目終了都會打上工作者的姓名,有位同事當下就被規定,以後在十月慶典期間名字不准出現在螢光幕上,為什麼?因為他叫「毛志揚」--國家慶典,怎可讓老毛子趾高氣揚?

之後的台視副控室,人人像驚弓之鳥,有關對岸的圖騰、意象一律不准出現,諸如五角星、向日葵….等等。

號稱「光輝十月」,包括雙十國慶、台灣光復、蔣公華誕,讓台視人過得戰戰兢兢……

 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陰天裡打孩子,閑著也是閑著,史屁伯就把過去在台視的點點滴滴記述下來,跟網友們一塊兒分享:

台視過去有一位「楊老師」,他什麼樂器都會奏,專攻鋼琴,演藝圈很多都是他學生、徒弟,包括我在內。

「楊老師」本名楊元豐,進台視甚早,白嘉莉、鳳飛飛、崔苔菁….上台都得聽他的,不管是「台視五大」或「五小」;是「12金釵」或「五燈獎歌手」,少了他就不對味兒,你說他是不是滿夯的?其實在白色恐怖時期,他是第一個蹲過苦牢的。

那時他在副控室裡負責配音效,雙十節,他挑了張世界國歌的唱片應景,唱針點到「中國國歌」,他老先生便推開門,好整以暇地抽他的大煙去了。孰料還沒抽上兩口,一陣刺耳的警笛聲從四面八方傳來,大家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,十幾名荷槍實彈的憲警便衝將上來。

「音樂誰放的?」帶頭的官員大聲喝道。

副控室裡所有的人嚇得直打哆嗦,手指頭全指向楊元豐。

「走!跟我們走!」槍兵一擁而上,楊元豐就這樣腳不沾地的被架走。

最後才弄清楚,楊老師當時播放的是「東方紅」,楊老師是福佬人,精通樂曲,只感覺曲調雄壯威武,就這樣播了出去,誰知因此倒了大楣。

那是什麼年頭!犯了這種滔天大罪不殺頭也會扒了兩層皮,楊老師失蹤了半年,還好最後被放了出來,因為警總查遍他祖宗八代也查不出他跟共產黨有什麼關係,這才放了他。

楊元豐沉寂了好長一段時間,後來擔任台視大樂隊伴奏,當然張惠妹也受過他洗禮,他也不招學生了,只收了我,只因我每天在他隔壁練琴,練得他頭皮發麻,最後實在受不了了,才收我做徒弟,教我爵士樂,他對我說:「我用腳都彈得比你好」。我也頂回去:「可是我沒坐過牢。」

他追著打我........。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一個黃毛小子連堂堂大總統都被騙,你說厲不厲害?後來看新聞,我才知道跟他還有過一面之緣呢!

被公司「逼退」後,四處去找工作,找到一家位於新店的類似廣告公司的小公司,他們徵的是記者和行銷人員,說穿了就是找一些寫手去拉廣告。

筆試完了口試,主其事的來頭還不小,是「獨家報導」前主編。不大的教室裡擠了黑鴉鴉七八十個人,其中一位唇紅齒白的年輕人十分亮眼,個頭高、穿著時髦,全身上下都是名牌;這還不說,他的學歷,據他自己說是留英碩士,講話當中偶爾還撂兩句倫敦腔英語,還說他老子是甚麼甚麼大企業老闆….把主考官唬得一愣一愣的,我心想,你有這麼好條件,幹嘛委屈到這來找工作?

主考官對那小子極為欣賞,當下就錄用了;問到我,他看了看我的履歷表,不好意思的說:「您的經歷我還真不曉得該派你甚麼工作,這樣吧,您也不必當甚麼記者了,就幫我管管這些業務員吧。」

搞業務不是我本行,對這工作內容也不是很了解,有點猶豫,這小子在旁邊一個勁兒敲邊鼓:「李大哥,你放心,這很有前途的,我相信你一定能勝任。」喝!這把年紀了還要這黃毛小子來幫我打氣。

最後,我沒再跟他們聯絡,再一次見到他,就是在電視新聞裏,把阿扁騙得一愣一愣的黃姓少年。聽說他在那家公司幹了三個月,最後挪用公款被開除。

好家在!那次我沒答應,否則當了黃毛小兒的上司,說不定被他拖累,跟阿扁一樣去吃牢飯了。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台北市政府花了四百多萬買了45台iPAD給首長使用,立意是不錯啦,為的是讓首長們可以快速掌握資訊、及時處理公務,但卻被議員踢爆,很多首長壓根不會使用這種尖端玩意兒,買了等於白買,都拿去給兒孫們玩去了。

真大方啊,一台iPAD少說也要一萬多兩萬,再灌上一些有的沒的軟體,加起來不是小數目,一般小老百姓只有流口水的份,市政府卻眉毛也不皺一下就花下去了。

無獨有偶,馬總統到台東主持南太麻里鐵公路橋開工典禮,縣政府竟然砸下30萬元鋪設一個臨時水泥廣場,「臨時廣場」還真是臨時,馬總統僅僅在此停留不到一個小時,用後不到一個禮拜就拆除了,而馬總統從頭到尾還不知道怎麼回事!

這種馬屁文化普遍存在政府各單位之間,自以為是上體天意、自以為能討大老板歡心,其實完全搞錯對象,那麼久了還不清楚馬總統的習性嗎?現在事情被抖出來,還不是陷總統於不義。

飽漢不知餓漢飢,這樣子亂花錢看在老百姓眼裡簡直欲哭無淚,這些都是咱們的血汗錢哪,怎麼官員們花起來毫不手軟?你們還有個18趴,我都快趴到地上了。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最近電視上出現一則廣告,滿吸睛的,至少把史屁伯都吸住了--被那個甜美長相的美眉。

廣告是民進黨在馬總統就職三週年的時候推出來的,大意是說,再等一年,幸福就會來臨,老百姓就有好日子過了。

很明顯這是針對年輕人和首投族所做的訴求,因為他們不知道前八年的日子是怎麼過來的。

他們不知道,我知道,咱們這幫子「老賊」都知道,我們還沒老到得那個….那個….什麼阿茲海墨(嗐,真的老了,就是老人癡呆症啦!)。想到過去那八年我就會做噩夢,阿扁上台,電視公司也換了老闆,我們被踢了出來,中年失業是多可怕的一件事,找工作處處碰壁,不只是我啦,社會上普遍都是,西門町店面一家家關門;餐廳裡看不到半個人影;我最喜歡的聖誕節也失去往日的光采;路上的行人臉上沒有一絲笑容;每年的跨年節目也不見了,有頭有臉的台星全跑到對岸「春晚」去了,螢幕上露面最多的江霞;而最多的新聞就是哪裏又有人燒炭了,百業蕭條,只有賣碳業一支獨秀。

現在的年輕人當然都不知道,那時他們還在念書,拿的是爸媽撿拾資源回收賺回來的血汗錢。

你要我回過頭去再過那種日子嗎?教育部長告訴大家地圖要倒著看、說「三隻小豬」是成語;他底下的愛將還罵馬英九亡父「白天乾女兒,晚上幹女兒」….我們的子女受的就是這種教育。不過教育部長總算說對了一句,阿扁的作為算得上是「罄竹難書」。

年輕人現在的日子儘管不是很好,但比起八年前,我不敢想像過去那八年是怎麼過來的;國民黨當家也沒給過我什麼好處,但至少老百姓的日子還過的去,沒聽過有人去買過碳。

我親愛的廣告美眉,你們實在太幸福了妳知道嗎?

 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許多人喜歡附庸風雅,在客廳掛上一幅「難得糊塗」的匾額,真草隸篆各具特色,也饒富趣味,誰寫的呢?這有個典故:

鄭燮,字克柔,號板橋,乃清代書畫家、文學家。他會做詩,會寫字,又會畫畫,方圓幾十里,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,人們稱他是「詩、書、畫三絕。」

59歲那年,鄭燮到山東萊州雲峰山觀摩鄭公碑,天色已晚,就借宿山下一位老儒家中,那老者自稱「糊塗老人」,但言談舉止卻高雅不俗、異於凡人,鄭與其交談,十分投契。

老者家中有一塊特大的硯台,石質非常細膩,鏤刻精美,鄭板橋看了大為讚賞。

老人家當然也知道鄭板橋是位名人,便央求他留下片語支字當成墨寶,鄭板橋只覺此人必有來歷,既然人家有求,便落筆寫下「難得糊塗」四字,並蓋上了自己的私章,上刻「康熙秀才、雍正舉人、乾隆進士」。

寫完,還留有很大一塊空白,鄭便請老者也提一個跋,老人也不客氣,提筆就寫:「得美石難,得頑石尤難,由美石轉入頑石更難;美於中,頑於外,藏野人之廬,不入富貴之門也。」寫罷,也蓋上方章,印文是:「院試第一,鄉試第二,殿試第三」。鄭板橋一看,知是一位情操高雅的退隱仕宦,更加不敢低視,便又提筆補上一段:「聰明難,糊塗尤難,由聰明轉入糊塗更難;放一著,退一步,當下安心,非圖後來福報也。」

因為鄭板橋太有名了,又感於其中蘊含的哲理,後人便將「難得糊塗」的橫幅,掛在中堂,直到現在,以勉人毋汲汲營營,偶爾吃虧一二可也。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大家都看得出來,民進黨這次黨內初選,沒有同志之愛,只有仇讎之爭,蘇貞昌是吃了悶虧了,到現在這口氣還沒消,瞧他那咄咄逼人的模樣,簡直像要把小英吃掉一樣。

當然,做虧心事的人心裡一定有鬼,蔡小英欠蘇貞昌一個道歉,這輩子心裡都不踏實。蘇貞昌其實也不必耿耿於懷,小英會還你的,早晚的事,等著瞧吧!

其實國民黨實際怕的是蘇光頭,蘇的爆發力很強,面臨真正的大戰,國民黨不一定是對手;小英的罩門太多,又沒實際行政經驗,真正遇到國民黨大軍,只會捉襟見肘、左支右絀。

所以,國民黨要怕的是「蔡蘇」聯軍,如果給蘇光頭一個好位置,那才是國民黨夢魘的開始。

給蘇光頭一首詩:

手把秧苗插滿田,低頭便見水中天,

六根清淨方為道,退後原來是向前。

這不是我作的,是彌勒佛化身布袋和尚的一首偈語,布袋和尚(對不起,我沒影射的意思)在插秧時所悟出來的,很有道理是不是?表面你是吃虧了、後退了、彎邀了,可是,民進黨員很多是向著你的,菜主席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,她不會輕估你這股力量,所以,免驚!水到渠自然成,你等著吧!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