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王突然將頭埋在我的小腹:「白姐,您知道嗎?我….我好愛妳….好愛妳…..

回到家,我全身疲憊,心理上的疲憊…….

 

 

 

「噁…..」我趴在洗手台上,肚裡一陣反胃,剛才婚宴上吃的東西全吐了出來,雖然只吃了一點點東西。

 

 

 

我奇怪,為什麼俊傑不過來問候我一下,關心我一下?以前只要我打個噴嚏,他都會緊張半天,趕緊過來噓寒問暖,現在我身體不舒服,他連看都不看一眼。

 

我發覺俊傑最近的舉止相當怪異,對我也十分的冷漠,就像剛才參加方偉的婚禮,他從頭到我也沒跟我講過幾句話,只是用眼睛冷冷的注視著台上,偶爾眼神才飄向我這裡一眼,或許是公司的事讓他煩心吧,高氏集團事情鬧得這麼大,今天難得他有心情參加方偉的婚禮,莫非真如他所說的,看能不能在方偉的親家那裡撈到一點好處…..

 

管他的,我現在已經自顧不暇了,哪有功夫和心情管別人的事?

 

 

 

我躺在沙發上,手中的轉台器無目的的撥著,幾乎每一台都在報導方偉和邱家婚禮的消息,跟我上次婚禮的盛況不相上下。

 

 

 

俊傑從屋裡走出來,手中拿著一個牛皮紙袋,也不講話,逕自走過來,往茶几上一丟。

 

「什麼東西啊?亂丟….?」我沒好氣地說。

 

「妳自己打開看看!」俊傑的聲音帶著冷漠。

 

我打開牛皮紙袋,從裡面掏出一疊照片。

 

血液霎時間凝結住了…….

 

天哪,照片中的女主角不是我麼….?而那男主角…..不正是方偉麼?這些照片是誰拍的?又為什麼會在俊傑的手上……..

 

 

 

「你們的事我早就知道了,妳現在還有什麼話說?」俊傑一個字一個字的說。

 

 

 

照片上是我和方偉幽會時的畫面,有的在一起用餐,有的在賓館門口,有的甚至在床上親熱的鏡頭,全身赤裸,一覽無疑……。」

 

「俊傑,你聽我解釋,有人陷害我….。」

 

「陷害妳?有誰會陷害妳?活生生的畫面難道還不夠證明?」

 

「我…..那是以前……」我還想搶白。

 

「以前?照片後面都有日期,妳自己看!」

 

果然不假,照片後面真的記載了拍照的時間和地點。

 

 

 

「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,你們的事我早就聽說了,所以我雇了徵信公司調查,妳跟方偉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掌握之內。」

 

「所以你最近都不碰我…..?」我嗚咽道。

 

「我嫌髒!!」

 

 

 

「哇~~~~~~~~~~~」我猛地哭出聲來,這句話對我是何等的羞辱。

 

 

 

我不曉得該如何面對這個局面,不曉得該跟俊傑講些什麼,現在講什麼都沒有用了,我只有一個念頭—想去死…..

 

 

 

「高家已禁不起任何打擊了,所以暫時我也不會採取行動,表面上妳還是高家的人,妳也可以繼續住在這裡,不過妳已經不能跟我談任何條件了。」俊傑惡狠狠地說。

 

意思就是說,我和高俊傑現在只是名存實亡的夫妻,我在高家已經毫無地位,如果不是這次的金融事件,恐怕我早已碎屍萬段了…..

 

 

 

我不在乎高家的財產,以前不,當然現在也不,只是我愧對良心,我愧對小瑛、愧對俊傑、愧對高家、更愧對自己…..

 

 

 

「噁……」又一股酸水湧出,我用手捂住。

 

 

 

「還有,」俊傑用冰冷的語調說:

 

「肚裡的孩子找個秘密一點的醫院打掉,我們高家丟不起這個人!」

 

說完,推開大門,大踏步走了出去。

 

 

 

我愣在沙發上,不知該哭、該笑、還是該做些什麼………………….

 


    完了,一切都完了,我的家….我的丈夫….我的情夫……..

我什麼都沒有了,我活在這個世界幹什麼?我肚裡的孩子,我可憐的孩子,沒有一個人要你,連你親生的爸爸也不要你,他們異口同聲的都說不要你,孩子啊,是媽媽做的孽,是媽媽對不起你…..

 

我現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先把肚裡的孩子拿掉,天性使然,我是多麼的愛肚裡的這塊肉,和方偉激情下懷的骨肉…..無奈他爸爸不要他,狠心地要拿掉他,那他即使出生,活在這世界上還有什麼意義…..

 

我也不想活了,經歷了這麼多,我也得到過我想要的東西了,我想這輩子也夠了,我做了太多缺德事,是上帝要處罰我,來吧!我自願接受處罰,我這不乾淨的身體…..我這邪惡的靈魂…..上帝,祢要收回,就拿去吧….

拿可憐的孩子,媽媽和你來世再相見吧…....

 

我回到公司,我要去整理整理東西,該丟的丟,該燒的燒,該處理的處理掉,我公司下面還有一大瓜子人靠我來養呢,我這樣一走了之,他們該怎麼辦….

 

沒想到這麼晚了,小王還在辦公室裡。

「疑?怎麼還沒走?小王?」

「節目的事還沒弄完,明天還得開會呢。」

「別管這些了,來,幫白姐一下忙,把這些資料整理整理。」

「是!」

小王就是這麼聽話。

 

「白姐,怎麼,這些東西都不要了?」

「這些不要了,你把那些工作單,薪水條填一填,下個月發薪水,你把每個人都多加三個月,這陣子大家都忙壞了,這些是你們應得的;還有,這是我銀行的帳戶和私章,你把錢領出來,看看有多少,全部分發給同仁,你的部分我會另外加給你……。」

「白姐?怎麼啦?您要結束公司,不幹啦…..?」

我紅著眼眶,不曉得該說什麼……。

 

「我….我要出遠門….暫時不會回來…..。」我讘嚅地說。

「那節目的事怎麼辦?」

「明天我會跟上面講,提昇你為製作人,這個Team以後由你來帶。」

「這怎麼可以?不行,白姐,我沒那麼大能耐,我們這個團隊得靠妳!」

「小王,聽白姐的話,」我阻斷他的話:「妳跟白姐也這麼久了,早該獨當一面當製作人了,白姐在,你一天都沒出頭的日子…..。」

 

「不要,我要永遠跟著白姐!」

小王突然像發了瘋似的朝我跪了下來:
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