肚裡的孩子找個秘密一點的醫院拿掉,我們高家丟不起這個人

他默不作聲。半晌才說:

 

「妳怎麼知道是我的,不是高俊傑的?妳想栽贓給我?」

 

「高俊傑好久沒跟我做了,除了你,我還跟過誰?」

 

「我哪知道,這些天我不在的時候…..

 

「啪!」我伸手給了他一巴掌。

 

「白鳳吟!」,他撫著臉,惡狠狠地瞪著我說:

 

「妳再動手試試看!」

 

天哪,他的臉色好可怕,眼睛像是會噴出火來。這就是我朝思夢縈的男人嗎?跟我一起將近兩年的小白臉?

 

人家說小白臉沒什麼好心眼,果然不錯,何況他還做過牛郎,服伺過多少女人,難道我都沒一點省悟嗎?

 

 

 

「把孩子打掉,別找麻煩,我想高俊傑也丟不起這個人吧!」他一副絕情的嘴臉。

 

「你這是什麼話?他可是你的骨肉啊!」

 

「骨肉….?哈哈哈,如果我跟每個搞過的女人都有骨肉,現在不是已經兒女成群,開托兒所了?你們女人自己不會防,還是故意想設計我?」

 

我又舉起手,

 

「妳敢!」他怒視著。

 

 

 

我心碎了,碎成片片……………。

 

 

 

我不知道是如何離開賓館的,我盲目地走在大馬路上,沒有方向,沒有目的地,來來往往的車輛我一部都看不到,紅綠燈在我面前交互閃爍,我也完全沒有感覺…..

 

 

 

「想死啊!走路不長眼睛!」

 

 

 

計程車急促的煞車聲在耳際響起,壓過來吧!為什麼不壓過來呢?壓死了也好,一了百了,也沒那麼多煩惱了…..

 



我現在才曉得,我生命中最不可或缺的其實是靈慾,我不在乎金錢,當初最希冀達成的目標—得金鐘獎,也已經如願了,而我的心靈仍是那樣的飢渴,方偉不在,我甚至飲鴆止渴,被遭老頭子蹧蹋,我是那樣的心甘情願,難道真的是我欲求不滿,當方偉離開我的時候才會使我崩潰,我要的難道只是靈肉….

 

方偉再一次給我重重的打擊,居然把請帖寄到家裡來,收件人是「高俊傑董事長伉儷」,這不是明擺著給我難堪麼?為什麼他要一再刺激我呢?這兩年來我像他的一個玩具,招之即來,揮之則去,玩膩了再一腳踹開,幹牛郎的都是這樣無情?把女人當衛生紙,用完了就丟?

 

鳳吟啊,鳳吟,妳聰明一世,糊塗一時,被這樣一個男人玩弄,妳甘心嗎?

沒有什麼不甘心的,當初妳搶小瑛男朋友,小瑛的下場不是也很悽慘嗎?這是報應,現世報,終於輪到我頭上。

 

「方偉的婚禮我們一塊兒去。J

俊傑拿著請帖進來。

「你不是最討厭參加這種紅白帖子?」

「方偉這小子挺有辦法,追上部會首長的女兒,無論如何也得去看看,搞不好可以順便拉上點關係。」

「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世儈?這不像你的作風。」

「人是會變的啊。」

「我不想去!」

「為什麼?他不是妳的廣告承包商嗎?怎麼,拆夥啦?」

「沒有,只是好久沒來往了……。」

我怕俊傑再問下去會起疑,索性還是去吧,免得惹出麻煩。

 

政治世家的囍宴又不一樣,到的賓客當然多半是政治圈內的人,冠蓋雲集不在話下,方偉跟女方的照片高高掛在喜宴門口,方偉笑得那般燦爛、笑得那般得意,女方則像小鳥依人般偎在他的懷裡,突然,一陣酸意湧了上來,不,是真的酸液,這陣子我老是喜歡反胃,動不動就想吐。

 

「讓我們歡迎新郎新娘出場!」司儀高聲朗道。

 

音樂響起,熟悉的結婚進行曲,熟悉的婚禮場面,新郎新娘跟隨著伴郎伴娘從走道盡頭緩緩步入,我看到那冤家的身影,他臉上堆滿著笑,是勝利,是得意,還是炫耀….

我憶起兩年前我跟俊傑的婚禮,走著相同的步伐,露著相同的笑容,但心情迥異,我從來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….

我又憶起了小瑛,是她干擾了俊傑跟我婚禮的進行,她當時哪來的勇氣?一個不甘權利被搶走的女人,她用最激烈的手段護衛她應有的,而我,現在的心情不正跟她一樣嗎?難道我就這樣默默忍受自己所受的屈辱…..

我何嘗不想衝上去,賞方偉兩個耳光,我多想告訴眾人,方偉其實是個愛情騙子、是個午夜牛郎,我甚至想告訴新娘,妳的丈夫其實只是想藉機攀龍附鳳,飛黃騰達。

 

畢竟我還是沒有做出,我必須顧及俊傑的面子,以及自己的面子……。我還要做人,愛情倒了,起碼還有個家,還有個事業。

 

看著婚禮進行,我內心在淌血…..

 

 

 

 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