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白臉沒什麼好心眼,他可以玩妳,當然也可以玩別的女人

蔡老頭沒有食言,我的節目又在董事會裡翻案,公司不但恢復我的製作權,經費更比上齣戲高出很多,我又勝利了,用身體換來的勝利,我沒有一點喜悅感,只是感到噁心,原來影視圈就是這樣,現在我相信女明星被包養、會賠吃飯的傳聞都是真的。

 

節目復活,當然製作部的同仁都很高興,只有小王悶悶不樂,是不是他看出了什麼端倪?那天黃主秘邀我吃飯的事他約略知道一些,不過我並沒告訴他我跟董事長見面的事,管他的,就算他知道了又怎麼樣?老闆娘出去跟什麼人應酬,還要向夥計報告?他是我什麼人?我也是為了他們的飯碗啊,老闆娘做這麼大的犧牲,他們應該感恩才是。

不過,由於我在他們心目中的形象太完美了,尤其是小王,他完全把我當聖女一樣,別說為了節目的事跟董事長上床,如果被他知道我跟方偉的關係,那不是更不得了啦?

 

高家的金融風暴鬧得不可開交,俊傑的父親帶著四姨太遠走大陸,高家在上海、深圳等地也有置產,不過俊傑的老爸是國內知名企業家,大陸方面也不願收容,怕引起非議,有縱容經濟犯罪之嫌,因此又把他撵到美國去,固然高家在美國也有豪宅,但高老頭短期間內是不可能回來了,高家的資產被政府凍結,俊傑最近也是一個頭兩個大,他三媽和四媽生的幾個兄弟姐妹,甚至親家,都攀親帶故擁有不少產業,現在都被政府看管,我慶幸自己當初沒有拿高家一毛錢,也沒拿過任何股票,因此這次風暴能夠全身而退,沒有被捲進去。

有人說,「錢不是萬能,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」,當初我並不服膺這句話,現在證明,我是對的,是不是?

 

然而,為什麼我的心還是無法平息?還是這麼的起伏不定…….?預料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嗎?什麼事?我現在還欠缺什麼?

 

該來的,總是要來,想躲也躲不掉。

 

「我要離開妳一陣子……。」

那天,跟方偉才燕好過後,他坐在床沿,大口大口的抽著菸。

「這次又去哪裡….多久?最近你老是出遠門。」我摸著他厚實的胸膛。

 

「我要結婚了…..。」良久,他仰頭吐出一個煙圈。

猶如晴天霹靂,我整個人愣住了。

「不要嚇我,你是說著玩的?」

「我是說真的。」方偉頭也不轉地說。

是的,該來的總是要來,我的預料往往成真,只是沒料到會這麼快。

「對方是誰?我認識嗎?」

「郭部長的千金,她很低調,不喜歡拋頭露面。」

「為什麼?她很漂亮?比我年輕….

「漂亮談不上,跟妳無法比,不過比妳年輕一點倒是真的。」

「你是嫌我老?」

「不會,我說過不會。」

「那究竟為什麼?我們這樣不是很好?」

「我不願做一輩子地下情人……。」

「我可以讓俊傑給你錢啊,你走了,高俊傑是不會再支助你的。」

「他自己都自顧不暇了…..。」

「喔,我知道了,你是看俊傑的事業垮了,在他那討不到好處,才想把我給甩了,當初你跟我在一起的目的,根本就是為了錢,對不對?」

「隨妳怎麼說,反正妳也沒吃虧。」

 

天哪,這就是我養的小白臉?這就是吃我、喝我、用我、玩我的面首?我把他當心肝寶貝疼的愛奴……?如今他翻臉不認人。

 

一開始我就覺得,方偉跟我有很多地方相似,最大的相同點就是,我們都是投機主義者,我們很會找機會,什麼人對我們好、對我們有用,我們就會投資下去…..,方偉不折不扣就是這樣一個人,只是當初被愛情、慾望沖昏了頭,一頭栽了下去,現在高家的事業王國垮了,他當然要再去找個更牢固的靠山。而院會首長的女兒,不正是他目前最佳的棲身之所?我—我的利用價值沒了!

 

「我….我可以跟高俊傑離婚。」

「傻瓜,這樣妳什麼都沒有了。」

「我不在乎,我什麼都可以不要….,我只要你,方偉,我只要你…..,這輩子我從來沒有愛過一個真正的男人,我只愛你…..,真的,求求你,不要這樣子離開我….,求求你,方偉….」我歇斯底里地喊著。

「每個人都有自己追求的目標,是不?」他自顧吞吐著煙圈,慢條斯理地說:

「就像妳,不也是努力爭取妳想要的東西嗎?你打擊同學、打擊同事,也從來沒有手軟過,不是嗎?」

 

的確,一生當中,我一直在爭取,在掠奪,強烈的活在自我意識裡,從來也沒替別人想過,就像結婚後,為了想在事業上作番衝刺,一直不肯為高家生個孩子….,而現在….現在….,我幾乎崩潰……。

 

「你不能拋棄我…..。」我還在做最後的掙扎。

「我已經說過了,我一定得走,如果以後還想當朋友的話….。」

「方偉,」我打斷他的話:「我有了你的孩子…..。」

他愣了一下,馬上回過神來:

「不要拿這個當藉口。」

「真的,我懷孕了,醫生檢驗出來的。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」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