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來來,我們先喝酒,我先敬妳…..。」

還喝呀?他還真能挺的。

我舉起酒杯,搖搖晃晃地碰向他的杯子….

「唉喲!」

我故意一個沒抓穩,酒杯順勢掉了下來,滿滿一杯酒,就這樣洒了他一褲襠,也波及到我的衣服上。

「對不起、對不起…..」我倆同聲說著抱歉。

「糟糕,衣服被酒沾到了,回去怎麼跟老公交代?他叫我不要在外邊喝酒的….董事長您呢?您瞧,這西裝褲都被酒弄髒了,太座回去會不會生氣啊…..?」

不論男女,誰碰到這事都沒輒。

我拿起桌上的濕毛巾作勢要往他的褲襠上擦….

「我自己來,我自己來……。」他矜持著。

「董事長,我看您還是把褲子脫下來,我幫您到浴室去清一下,否則回去跟老婆怎麼交代,我自己的衣服也要順便洗一下,看樣子今晚是回不去了,衣服一半會兒乾不了。」

「怎麼好麻煩妳,那…..我們一塊兒進去清好了…..。」

這老腳魚還故意裝聖人,要女方主動,自己卻半推半就的,真是有色無膽。

 

進得浴室,當然也就不必遮遮掩掩了,要玩什麼把戲更不必再裝了,你要老娘主動,老娘今晚就讓你爽死。

 

我幫他脫去西裝外套,領帶、襯衫……,幫他脫去外褲…..

 

「我先來放水。」我邊說邊打開水龍頭。

在放水的空檔,我也緩緩脫去身上衣物,我那美麗誘人的身體,再一次赤裸裸地展現在陌生男人的面前。

老傢伙的眼睛睜的好大,好大,眼珠子盯著我的身體,像是要噴出火來。

 

我慢慢蹲下身去,用手撩開他身上最後的一塊遮物,男人的身體僵硬,兩條腿不斷地顫抖著……喉嚨裡不斷發出「咯」、「咯」的聲音….

 

老頭子大概這輩子也沒這麼舒坦過,我看他馬上就快決堤,這可不行,這只是前菜,我要讓老小子先嘗點甜頭,老娘還沒玩夠,今天碰到我算你倒楣…..不,算你幸運,老娘可是好久沒這樣服伺過男人了。

 

我讓老頭趴下來,然後在身上塗滿了肥皂,

「老董,我幫你洗泰國浴好不好呀?」我挑逗著。

「隨..便...……

老傢伙已經魂遊太虛,虛脫得說不出話來了。

 

我用身體不斷在他背上來回地摩蹭著,這一招是我從A片上看來的,想不到第一次用在這糟老頭身上。

 

「怎麼樣?老董,比起胡莉晶,誰比較好啊…..?」

「胡莉晶怎比得上妳…..她的….她的….又鬆又垂,哪像妳….

「哪像我什麼啊?」

「唉呀……我說不上來啦….,總是…..總是…..妳是尤物,天生的尤物….

「我還魷魚咧!!」我看他已經差不多了,開始語無倫次,我手上更加了把勁兒:

「我可是第一次這樣伺候男人喔,連我老公我都沒這樣對他。」

「我知道…..我知道……,喔,用力一點…..,好舒服…..。」

 

兩個身體放進浴缸裡是嫌小了點,如果是方偉,再小我都無所謂,可以抱得更緊一點,可是眼前的這頭大肥豬,我看了就噁心,更別說水面上飄著的肥油了。

 

我匆匆地幫老傢伙洗完澡,把他按伏在床上,現在換他來服伺我了,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啥本事。

 

跟所有的男人一樣,他沒命地攀越著山峰……

「老董…..很痛ㄝ!輕點行不行………?」

 

拉鋸戰不斷地上演著,我怎能輕易讓他得逞,整人,我ㄧ流。

 

「不要動,不要動麼嘛…..」他像小孩子似的用手亂抓,眼鏡拿掉,他簡直就是霧裡看花。

「那我的事,到底怎麼辦?」我是打蛇順棍。

「我答應妳,我答應妳…..明天就去辦….。」

「真的喔,不准黃牛!」

「怎會….?」嘴裡塞著東西,他講不出話來…..

「而且條件要比上次好,一集起碼兩百萬。」

「兩百萬?怎麼可能?」這次他嘴張的好大好大。

老傢伙似乎還很清醒,平常一集戲大概在一百二十萬左右,他比誰都清楚。

「要不要,一句話。」我又掙脫他的掌握。

「好好好……兩百萬….兩百萬…..

「說定嘍,謝謝董事長,我會好好服伺你的…..。」

為了讓他更加安心,我就加碼讓他更快活快活,讓他覺得是物超所值。

 

唉喲,我這是怎麼了?這麼的作踐自己,把自己當商品一樣?

或許我也已經好久沒快活過了,俊傑家裡發生那麼大事,他現在根本無心於此,一天到晚忙著調頭寸,解決財務危機,目前他是不能幫我什麼了,我必須自立救濟。

方偉呢,這小沒良心的,這陣子也不曉得跑到哪去了,即使跟我在一起,辦起事來也不像以前那麼帶勁兒,三下兩成五就清潔溜溜,是什麼原因?外頭另外還有女人?但是外表看不出啊…..,最近好像什麼都不對勁兒,我除了要找金主,還得自己找樂子,嗐…..鳳吟啊,鳳吟,妳是怎麼了……

 

「老董,換你了….人家等你半天了…..。」

這個糟老頭,似乎陶醉在我對他的全套服務裡,該做的我都做完了,可是還不見他有更進一步動作。

「我…..…..」他扭捏地懾嚅道:「妳快活就好…..妳快活就好…..我已經很滿足了。」

「天哪,不會吧,什麼世界?!」

我撇過頭去,看到他剛才還青筋爆露的部位,現在居然像條爛蠶………
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