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鐘獎的提名作業要開始了,全部的製作人無不各顯神通,送禮的送禮,請吃飯的請吃飯,電視公司上下,只有這個時候顯得特別活絡,我也藉這個機會把方偉介紹給高俊傑,我告訴俊傑說,方偉的廣告公司可以在業務方面幫我,他現在需要資金,擴大業務,俊傑毫不猶豫地投注一大筆錢給方偉。
 
在金錢的運作下,我的節目在T視獲得廣大的支持,不論是節目部或業務部,都大力相挺,看到其他製作人眼裡當然都十分眼紅,這也是沒辦法的事,我們是商業電視台,做節目一要顧到收視,二要顧到廣告,缺一不可,不像公視,他們做的節目固然個個叫好,但卻沒有收視,在金鐘獎頒獎典禮上,公視每年都是大贏家,但是你真正能看到幾個?看不到麼!現在一切都是商業掛帥,沒有廣告商的支持,戲做得再好還是沒市場。
在這兩方面,我一點也不用發愁,節目就交給小王,頂多在決策方面我來拿捏做主;廣告方面,就由方偉幫我操作,當然,背後的金主還是高俊傑,我的老公。
 
我可以說是事業、愛情兩得意,不!還有家庭,三方面我都如魚得水,白天,俊傑的司機會送我到電視台上班,上午呢,我就喝喝茶、看看報,小王是我的助理,每天會為我簡報,告訴我拍戲的進度,並透露些其他製作人的動態;中午,是我的私密時間,誰也不知道我的去向,連小王我都沒告訴。
 
自然,我偷偷跑去跟方偉幽會,我多半先坐計程車到某個地點,然後方偉再開車過來接我。我們經常更換不同的地點,午餐過後,當然就找一家汽車旅館小憩一會兒,我是那樣的貪戀,相信方偉也是,他總說我倆是勢均力敵,姓何的嫁給姓鄭的—「正合式」。
 
 
年底,金鐘獎放榜,我的節目獲得大勝,一共獲得六項入圍,而且都是重要的幾個大項,包括我最在意的「最佳戲劇節目」以及小王最在意的「原著創作」,其他的獎項還有「最佳男主角」、「最佳女主角」、「最佳劇本」以及「最佳導演」,而那個狐狸精卻連半項也沒入圍,我現在走起路來都帶風,誰還敢小覷我?
 
大事還沒完全底定呢,因為這只是入圍,一切的成敗還得看年終的頒獎典禮,不過以一個進電視圈才兩年的新人來說,一舉入圍這麼多項目已經是不得了的殊榮,有些電視台全部節目加起來都沒我入圍的多。
 
現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準備金鐘獎事宜,天大地大也沒有這件事來得大,我多年來的努力不就是等待這一刻嗎?我進演藝圈的目的,我攀附權貴、打擊對手的目的不就是等待這一刻嗎?如今,它就在眼前,在我唾手可及的地方,我自然要花費所有的心思準備迎接這一刻的到來。
 
所有的入圍者當天都要走星光大道,全國所有電視機前的觀眾都會守住電視機,鎖定紅毯大道上出現的每一個人物,到時,我一定是所有人目光的焦點,光是想到這一點,就讓我掩飾不住內心的興奮,我要去準備一套最別緻、最亮眼的服裝,我一定要壓過當天所有參加者的丰采….。
 
這個死俊傑,我要他陪我去逛街,以他上流社會的眼光幫我找一套合適的禮服,他卻百般的不願意,他本來就不喜歡逛百貨公司,要他陪我逛街更是像要他命一樣,他的服裝都是西服店師傅替他量身訂做的,大方體面是一定的,但參加像金鐘晚會這樣的場合,我看是不適宜。不去就算了,我去找方偉,他在這圈子混得久,也許會出點好主意。
 
誰知方偉也推說沒空,說他不懂禮服,提供不出好的意見,反了,反了,這年頭是怎麼了,大家都跟我唱反調?
 
「白姐其實穿什麼都好看,任何衣服穿在白姐身上都比不過白姐身上自然散發出的高貴氣質…..。J
想不到這時候小王倒說出貼己的話。
「你這小子嘴真甜,怎樣?又想加薪了是不?
「我什麼時候叫白姐幫我加過薪….?我是說真的。」
「那你說,金鐘獎那天我該穿什麼好?」
「頒獎那天大家一定是爭奇鬥豔,而且一個比一個露,這也沒辦法,誰叫記者喜歡?穿得少自然是鎂光燈的焦點,第二天報紙鐵定也是大版面的報導…..。」
小王這點說的倒是真的,你看這兩年,不管是金鐘獎、金馬獎,甚至外國的坎城影展、柏林影展、奧斯卡…..女明星哪一個不是「空前絕後」,吸引攝影鏡頭?
「那妳的意思是說,我也要露嘍?穿得愈少愈好?
「白姐的身材一等一的好,當然露一下馬上就把那些女明星比下去,可是,這樣反而模糊了焦點,讓人忽略了白姐的內涵,白姐是做節目的,今年入圍的節目也都具有深度,所以我認為白姐應該反其道而行…..。」
小王很會講話,這是我知道的,但今天說得格外中肯,讓我對這小子刮目相看。
「那你說,我該怎麼穿才顯得不俗氣又有內涵?」
「我覺得最適合白姐的就是旗袍,它最能襯托出白姐的身材,白姐如果需要的話,我幫白姐找幾位設計師,他們專門幫藝人打點服裝,我去問問看,替白姐量身訂做。」
這小子真是平常沒白疼他,到節骨眼只有他能派上用場,看來俊傑和方偉都是廢物點心,只有一張嘴….。
 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