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對對對,應該我請!應該我請!我的節目做得再好,如果賣不出去,老闆也不會再給我機會。」
我說的是實情,在電視台工作,靠得固然是實力,但也的確得告廣告商的支持,就算名模林志玲吧,不管多紅,沒有廣告商贊助,也不會有那麼多露臉的機會,感情這小子是向我來邀功的?
「我逗妳來著,我怎麼敢叫影視圈的大美人請客吃飯?會折我壽的。」
我們的話題一直繞著圈子轉,好一個個謎樣的人物啊,起碼我這樣覺得,雖然我不知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膏藥,但我並不討厭這個人,什麼原因,我真的說不上來,他就是有那種魅力,別的男人身上找不到的那股魅力,
 
這頓飯吃得相當愉悅,話匣子打開,他並不如初見時那樣得冷漠,反而十分健談,每句話都討女孩子歡心,儘管像我這種閱人無數、什麼場面都見過的女人,都不禁被他的話語所逗樂,他的火侯實在跟我有的拼,老實說,我已經被他深深吸引住了…..。
 
「下午忙嗎?如果不急著回去,我想先泡個溫泉,想紓解紓解疲勞。」
「泡溫泉?那…..那我呢….?」我還真是破天荒第一遭碰到這種情形。
「妳….我建議妳也去泡一泡,真的是養顏美容,對妳絕對有益的。」
「可是……」
他看出我的猶豫:「這有什麼好怕的,妳我各開一間,等泡好了我們大廳見,我送妳回去。」
 
每次他說的都是那麼理所當然,我毫無理由拒絕。
 
溫泉氤氳的霧氣壟罩著全室,朦朧間,我瞥見一個身影,一個男人的身影逐漸向我靠近—靠—近….,沐浴前我是摘下隱形眼鏡的,儘管如此,我也能看出那個男人的身影,那個赤身裸體的男人身影…….。
「你…..」我差點叫出聲來,
「別怕,是我…..」
「我知道是你,可是….你怎麼進來的?我明明進來的時候關好門的…..。」
「這兩間房的後門是互通的,我一推就進來了啊。」他慢慢地靠近。
「你….你怎麼可以這樣….?我已經結婚了…..。」
我下意識地往後退,但斗室就那麼小,能退到哪裡?
他把我按到池邊,我無路可逃,任由他把我抱住……。
他的嘴唇慢慢湊向我,我想叫,卻叫不出聲,完全攤在他的懷裡。
他渾厚的身軀散發出年輕的氣息,堅實的肌肉不斷在我眼前晃動,晃動…..
 
 這是什麼世界?我到底怎麼了?我是個有夫之婦,而且才剛度完蜜月回來沒多久,怎麼就跟一個陌生男子共處一室,一起洗溫泉、一起發生這檔子事…..?
 
是他把我抱起來的,他從池裡把我抱出來,用浴巾把我全身擦乾,然後抱往臥室,輕輕地把我放在床上。
我全身虛脫,是泡完溫泉的關係亦或…..?
 
我全身無力,躺在席夢斯上,他好像還沒有盡興,雙手在我身上盡情的揉捏,又一個登徒子,沒一個男人不對我的雙峰感興趣。
「你…..你到底什麼意思…..?」
「不要講話,讓我們好好享受…..」
他用行動阻止我講話,此時此景,我又能說什麼呢…..?
 
年輕的男人畢竟不一樣,他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,想那高俊傑此時大概早已丟盔卸甲像條爛蠶,尤其最近幾次,我還沒有盡興,他卻像洩了氣的皮球,軟趴趴的倒在一邊。
 
這男的似乎永遠不嫌累,把我當充氣娃娃般地擺佈,記得以前跟小瑛在宿舍裡面偷看A片,片中的招數看得我跟小瑛臉紅心跳,沒想此刻好像全用上了,而且活生生用在我身上….。
  
一切都過去了……………。
 
「高俊傑真是暴殄天物,放著尤物不會享受….」
「你說什麼?!」
「沒….沒.…什麼,」他陪著笑臉:「我是說,人總是要各方嘗試,探討身體上沒有被發掘的部位。」
「我不需要!」我沒好氣地道。
「好啦,好啦,以後我會溫柔點…。」
「以後?還有以後….?門都沒有!」
「妳說什麼?還有沒有?還有沒有?」
他做勢還要再來一遍,我的天哪!
 
我摟著他,他抱著我,享受著激情後的溫存….。
 
「你好像經驗很豐富,一定跟過很多女人….」
「沒有跟過像妳這麼美的女人。」
「少來…..甜言蜜語,我聽多了。」他把我當入世未深的小女孩?
「真的,我也見多了,我是個牛郎….。」
這下換我驚愕了:「什麼?你是牛郎…..?」。
「那是以前啦,我剛出社會的時候,找不到事做,荒唐了一陣子。」
「難怪你這麼有經驗。」
「為了伺候妳這種女人,當然要有一點本事。」
「你是取笑我?」
「又來了,妳是我遇見的女人當中,最有韻味、最能讓男人銷魂的女人。」
我不曉得這是恭維還是…..
「這麼說,我們是旗鼓相當?」
「應該是吧,能匹配妳的,只有我,不是高俊傑,不是任何男人!」
「你對我們很了解?你好可怕。」
 
「你應該是屬於我的,高俊傑是個市儈商人,他只懂得商場利益,他何嘗懂得妳的感受?」
這倒是實情,方偉說中我的心坎,高俊傑的確有很多地方不了解我的感覺。
 
「現在你得到我了,以後該怎麼辦?」我拉了床單,將裸露的身體稍稍遮掩住。
「什麼都不要想,」他說:「只要我們兩個快樂,能隨時在一起…..。」
「好不負責任的話。」
「那妳想怎樣?」他問:「告訴高俊傑?跟他離婚?這樣妳什麼都沒有了。」

誰說不是,儘管這段婚姻沒有激情,但卻是我事業最佳的支柱,我能少掉高氏企業這塊招牌嗎?我能少掉高俊傑這座靠山嗎?沒有他,我什麼都沒有了….。

車子往回程的路上開,經過一下午的折騰,時間已近傍晚,我全身感到從未有的舒暢,是泡過溫泉的關係嗎?還是情慾得到徹底的奔放?望著深旁才跟我耳賓斯磨過的男人,內心悄悄湧上一股罪惡感….。
 
「小心!」
路過一個交叉路口,方偉的車開得飛快,明明已閃黃燈了,他還是硬闖過去,差點碰撞到旁邊疾馳而來的車子。
「已經閃黃燈了,為什麼還硬闖呢?」我埋怨地說道。
「不闖過去,等紅燈亮了,要等半天,我可沒那麼大耐性。」
「這就是你的個性?等不得一等?」
「鳳吟,」他偏過頭,看了我一眼說:
「機會是不等人的,抓著時機就要闖,成功的人就是會抓時機,妳說是不?」
話是沒錯,說起來我也是機會主義者,這方面方偉跟我的個性倒挺像。不過,搶也要看時機啊,不能盲目地瞎闖…..。
這是老天爺給我的暗示嗎?遇到黃燈是要警示我適可而止,不要繼續再犯下去?婚外情是不對的,才幾天的工夫…..?

(待續)
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