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繼續在電視台忙著,在電視公司裡面,每個人都是牛鬼蛇神,為了競爭,每個人都使出渾身解數往上爬,不,說得更貼切一點,是每個人都踩在別人頭上往上爬,而且在電視公司裡面,似乎每個人的來頭都不小,本來麼,有名的電視台就這麼幾家,台與台之間要爭、各部門跟各部門之間要爭、導播跟導播之間要爭、製作人跟製作人之間更要爭,個人成績的好壞要看收視率,要是收視不到全國排名四十名之內,你這個製作人大概做一季也就賽優哪啦了。
 
「白姐,妳看我擬的這個大綱好不好?有沒有什麼地方要修改的?」
 
在工作上,另外還有一個人對我幫忙相當大,就是劇務小王,他剛從學校畢業,年紀輕輕的,相當有才華,能編、能寫、能導,只比我小一歲,所以他喊我「白姐」。
我仔細看了看他擬的案子,的確是相當豐富、具體,可行性也很高,我相當滿意。
「不錯,這個企劃案各方面構想都不錯,明天我就把它送上去,等上面批可的話,我們馬上著手去辦,這下子我看「狐狸精」那裡恐怕連哭都哭不出來嘍!」
 
「狐狸精」是我的頭號敵人,本名叫胡莉晶,仗著跟董事長的關係處處打壓我,我受她的氣可受夠了,我要做出一個漂亮的節目讓她看看,殺殺她的銳氣。
 
「白姐,妳也早點回去休息,這裡的事就交給我來弄好了。」
 
小王就是這麼貼心,於公於私他都幫了我不少忙。其實他剛進公司的時候只是做些打雜的工作,像搬搬道具啦、幫忙陳設些什麼東西的啦,是我看這小夥子勤快,還有點慧根,才主動找他來我這幫忙的。
人呀,只要是塊料,大家都想搶,其他的製作人看他做得挺有成績,也開始動他的念頭,想把他挖過去,但不知怎地,小王就喜歡為我工作,即使對方出再高的薪水,他也不為所動,我索性跟高俊傑商量,把小王聘為私人助理,專門為我處理大小事情,也杜絕了別人動他的念頭。
 
小王果然是個天才,他擬的案子受到老總的青睞,在跨部門會議上,老總當眾把我誇獎了一番,並請財務部撥出巨款,全力支持我的案子,一切的榮寵都匯聚在我身上,我當然不會忘了小王的功勞,我給他加了薪,也放了他幾天假,但他並沒有去休假,反而比以前更加賣力。
 
娛樂圈是現實的,我的節目在小王的策劃下果然一戰成功,不論收視或口碑都是一極棒,我的名號也被打響了,「白鳳吟」三個字不僅在T視響叮噹,在整個娛樂圈也是擲地有聲,我已經成為電視界的名人。
 
在電視台裡,我簡直是如魚得水,一切看起來都那麼的順遂,當然,我跟高俊傑之間也偶爾享受著魚水之歡。
 
在一陣激情之後,他再度向我攤牌:
「我們結婚吧,我不願再等了,家族裡的人都在催,我不急,他們可急著呢!」
「我的事業…」我正待搶白,
「事業!事業!妳只顧妳的事業,妳有沒有顧慮到我的感覺?我們在一起也一年多了,妳還要我等多久….」
「我…..我…..」
我無言以對,真的,高俊傑並不虧欠我什麼,反而是他處處在幫我,如果沒有他,我進不了娛樂圈;如果沒有他,我的工作不會那麼順當;如果沒有他…..。
 
我還能找出什麼理由來拒絕他?嫁給他又有什麼不好….?
小瑛的事他也早已經解決,他找了個小瑛出差錯的理由,把她調到高氏企業其他子公司去了。
 
我一遍遍問著自己,高家有財有勢,高俊傑一表人才,像這樣的如意郎君還有什麼地方不滿足的呢?
是的,我的確找不到什麼地方不滿意的,可是….我內心為什麼還是覺得有什麼地方填不滿,我還欠缺什麼?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…..。
 
結婚,結就結吧,我咬咬牙,好像跟生命做了告解,就暫時把我的未來交給這個男人,跟保持了二十五年的自由之身說拜拜。
 
婚禮是堂皇而盛大的,不僅是政商雲集,影視兩棲的人士來得也不少,我當然很有面子,高家的賓客多,我影視圈的朋友也不少,兩邊幾乎是旗鼓相當,這不僅僅是商業版的頭條,娛樂圈的記者更是出動SNG連線採訪,我想連戰的公子連勝文結婚,場面也不過如此吧!
 
不過,我似乎沒有一般新嫁娘那種喜悅的心情,我總覺得是理所當然的走上這一歨,這本來就應該是我的,我該高興嗎?為什麼我連一點興奮的心情都沒有?這個婚禮可是多少女孩子夢寐以求的,不是嗎?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地方嗎?
 
婚禮如儀,緩慢而隆重地進行著,伴娘陪著我走到紅毯的盡頭,高俊傑高大的身軀巍巍聳立在我的面前,他常說,他像一座山,可以永遠保護我,而我,則像躺在山腳下的河流,湍急的河水不斷向前滾動,誰也抓不住我…..。
 
正當司儀宣佈,雙方交換戒子,預料中的事情終於發生了,一個女人的身影從觀禮席中衝了出來,伴隨著高八度的聲音大聲嚷道:
 
「妳這不要臉的狐狸精,把我的老公還我!」

是小瑛,當初我跟俊傑都設想到,婚禮時小瑛可能會來鬧場,儘管事前做了萬全的準備,但到底還是發生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