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視圈光怪陸離的事真讓我開了眼界,別小瞧電視機這小小的方盒子,它背後上演的戲碼,不知比幕前的連續劇精彩過千倍、萬倍,同事與同事間的鉤心鬥角、層峰與下屬間的爾虞我詐,每天、每分鐘都在上演著。
 
當然,這也不稀奇啦,演藝圈本來就是典型的社會縮影,只因它摻雜了俊男美女、權力慾望,使得這個圈子裡的人成長得比外界快速,在電視台三個月,等於外邊的人幹三年,這是我深深體會到的。
而我,在T視已經呆了快半年,目前也由小小的執行製作,名正言順地幹上製作人,當然,背後有人撐腰是最大的因素。
 
 
礙於種種因素,高俊傑不能跟我在公開場合見面,他總是偷偷地跟我約會,
我們在他的私人招待所裡盡情地享受魚水之歡,這裡再隱密不過,當然,我也不再矜持,全身都奉獻給了他。
 
前次在擎天岡只是小菜,沒想在床笫之間,高俊傑表現得也不含糊,每一次,每一次都能讓我領略到不一樣的高潮和刺激。
 
他用他那堅實而成熟的身軀壓在我身上,濃濃的古龍水味有點嗆鼻,我輕輕地撇開頭,他卻趁勢低下頭來,用舌頭舔舐著我的耳朵….。
不像第一次那樣莽撞,最近他對我都是小心翼翼的,他用牙齒輕囓著我的耳根,然後用舌頭順著脖子緩緩滑下,我感到全身一陣酥麻,喉頭不禁「咕嚕」「咕嚕」地輕顫兩聲…..。
 
 
他的舌尖終於又停在我那兩處敏感的部位,他說這是最令他銷魂的地方,我當然知道,不僅僅是他,任何男人不都是這副德性?聖母峰如果容易被攀登,也不叫聖母峰了。
高俊傑雙手也沒閑著,把我當好不容易到手的獵物,恣意地吞噬著、咬嚙著,我感到有些疼痛,卻不想將他的手推開,忙碌了一天,我也很想藉機一饗貪歡,而且他的動作是那樣的細膩、純熟,純熟到能抓住女人身上每一吋敏感點。他過去一定有過不少女人,像他這種年齡,過去沒玩過那是騙人,只是或多或少罷了,不過這又何妨?像這種男女間的事根本無須教,次數多了自然就會,不像一些初出茅廬的年輕小夥,全身扒的一件不剩,仍然扭扭捏捏,要女人來引導,像伺候小弟弟一般….。
 
他真的沒放過我全身每吋肌膚,包括我的肋骨以及每一根毫髮….最後,舌尖停在雜草中,改用齒縫將那叢雜草,一縷縷、一根根歸順好…..。
「這也好玩?」我緊閉雙眼,享受著他那纖細的溫存。
「從來沒玩過。」他的頭仍埋在方寸之間。
「騙誰?說給小孩聽!」
「從來沒看過這樣令我銷魂的身體…..」
我毫無招架之力,任由他探囊取物……。
 
激情過後,我兩終於雙雙攤平下來,這已不知是第幾回了,每次,每次我們用完餐回到這裡,就享受著這短暫的歡愉。我不願被他包養,我想有一點私人的空間,我還有一大堆的事要做,我不僅僅是個軀殼、一個供男人洩慾的工具,這是沒有長期性的,這一點我比誰都了解。因此,當高俊傑向我求婚時,我施展了拖字訣,我的藉口永遠是「等我事業告一段落。」
 
「幹麻那麼辛苦?」他也永遠不會了解的問:「妳要什麼我還不能給妳嗎?在高氏企業裡,妳要什麼職位我都可以給妳啊?!」
「我知道,傻瓜,」我撒嬌地依偎在他懷裡:「可是,我不能什麼都靠你,是不?我們之間還橫梗著一個小瑛,這是你我心知肚明的啊。」
「原來妳是為了她啊…..。」他若有所思。
「她是你的秘書,你工作上的好幫手;她也是我的同學、我最要好的朋友....。」
「OK,小瑛的事我來解決….。」
「你要怎麼解決?我不許你對不起她!」這句話我倒是由衷而發。
「不是為妳,也不是為我,而是她真的不適合當秘書的工作。」
「怎會?小瑛不是很能幹嘛?什麼事都替你設想周到….。」
「就是因為太週到了,已經逾越作秘書的身分,我愈來愈受不了她了。」
瞧他說的那麼斷然,我相信有幾分可能性。
「真的不是因為我們的關係?」
「她成天疑神疑鬼,想東想西,嚴重影響工作,我早就想把她Fire掉了。」
「不行!」我怒聲制止:「我不許你這樣做!」
「不是她走,就是我走,哪有做下屬的處處干涉長官的決定?」
「你這是說給誰聽?」我我若有所指地說道。
「喔,寶貝,我是說小瑛啦,公司很多的決定她都想插一手,我早就受不她了,她以為她是誰啊?沒過門的少奶奶?」
「沒有別的辦法?」
小瑛的脾氣我是了解,有時熱心過了頭,她太有正義感,是非分明,但喜歡管閒事的後果,往往令別人討厭。
「你們高氏集團不是有很多企業嗎?給她隨便找一家公司安插個位置子行不行?」
「欸,這倒是個好主意,把她調走……,可是………」俊傑猶豫著。
「可是什麼?」
「我怕她知道我們的事之後,胡攪蠻纏。」
「你看吧,我就知道你們之間不單純,若做得正,幹麻怕她找麻煩,現在你承認是她男朋友了吧?」
「噯,已經是過去式了,提她幹麻?我現在愛的是妳!」
「你們男人就是這樣,見一個愛一個,沒到手的永遠是最好的,做女人的永遠吃虧。」
「沒有妳,我也不可能娶小瑛。」
「我不管,不論你用什麼方法,一定不能對不起小瑛!」
「再說吧,挺煩人的,還是妳貼心…..。」
「我也答應你,再過一陣子,等我在電視台闖出一點名堂之後,我們再談婚事,好不好?」

就這樣,我一直在打拖延戰,我會拖住這條大魚,不會讓牠跑掉,但也不會輕易就讓牠咬住餌。
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