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噢~~~」
 
男人長噓了一聲,全身癱軟下來。
 
「不好意思….弄髒妳沒有?」
他還不錯,還顧到身旁女伴的感覺。
「算了,你只顧自己高興,何曾顧到別人…..?」
「我知道,我知道,今天都是我的錯。」
「時間不早了,該送我回去了吧!」
我看看窗外,前後兩部車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開走,四周空蕩蕩的,剩不到幾部車,天色也已經開始亮了…..。
 
 
回到家,天色已經大白,昨晚紅酒的效應這時才開始發酵,我略感微醺,老實講我的酒量算不錯的,又經過剛才那一陣折騰,一但鬆懈下來,所有的痠疼和疲憊都湧了上來。
 
一個人住就有這個好處,不怕打攪別人,也不怕受人干擾,我脫光衣服,站在穿衣鏡前,仔細地端詳自己,端詳自己剛剛被陌生男人侵襲過的身體。
 
胸部四周滿是草莓,男人都是這樣,一上身就先折騰我這兩處地方,而每次,一定搞得我遍體鱗傷,唸書的時候我夜不歸營,第二天上課我就得換上高領衣服,當時大家都這樣,彼此心照不宣。
 
難怪那麼多人說我是美人胚子,連我自己都禁不住被自己的身體所吸引,瞧瞧這對豐滿的酥胸、玲瓏有緻的腰身、潔淨無瑕的雙腿….,我對自己全身上下滿意極了,儘管….儘管…..那最私密的部位已經奉獻出去過,但又何妨?現在哪個女人不曾有過,就連小瑛,唸書時候看起來土土的小瑛,現在也一定給過….給過高俊傑,想到剛才那一幕,想到高俊傑饑渴的表情….一股沒來由的醋意油然而生,他跟小瑛在一起是什麼樣的德性啊?小瑛怎麼配得上高大英挺的俊傑呢?她哪一點配得上他?論身材、論姿色、論能讓男人銷魂的床上功夫,小瑛哪一點能跟我比?她哪有資格跟那麼傑出、那麼亮眼的男人躺在一張床上….?儘管高俊傑死不承認,但我相信他們一定有過…我恨得牙癢癢。
 
 
高俊傑果然沒有食言,在T視給我找了個執行製作的工作,這是個小差事,在電視台裡面只能算是起碼的工作,這當然不能滿足我,可是在人浮於世的今天,找個工作比登天還難,尤其幹電視這行,表面上好像一打開電視就有一百多家頻道,可是真正上軌道、有收視率的就那麼幾家,大家打破頭想鑽進去,而我只憑高俊傑的一通電話,人家連考試都沒考,就讓我進去了。暫時,我想,我應該是滿足了,起碼我已經跨進了門檻,我知道以後該怎麼做…….。
 
我想當歌星嗎?想當演員嗎?想在螢光幕前拋頭露面、做個萬眾矚目的電視明星嗎?的確,剛開始,至少以前我還懷抱有這個夢想,在螢幕前看見那些光鮮亮麗的藝人,我也幻想著有朝一日能跟她們一樣,受到大批影迷的包圍、受到大批記者的包圍,不論走到哪都受到人們的恭維、喝采….可是,人會老的啊,世上能有幾個林志玲、蔡依琳….?再往前一點,過去的鳳飛飛、白嘉莉、林青霞現在又怎樣了呢?白嘉莉算不錯啦,林青霞也可以,算是嫁到富豪之家,這些….,難道就是我要的嗎?我不是花瓶,我不是男人的玩物,我也是有血有淚、有感情有靈魂的人啊!
 
「執行製作的頭銜只是短暫的」,高俊傑怕我失望,安慰我說:「剛進去總不能讓人說閒話,這家公司的老闆告訴我,等再過一陣子就會升妳為正式的製作人,不過這也要看妳的表現…..。」
 
「俊傑,您放心,我不會讓你失望的,我會好好表現給他們看,喔,不!我是說,我會好好表現給你看!」
「說什麼傻話,」高俊傑像長輩對晚輩似的摸摸我的頭:「這是妳的工作,幹麻說是為我呢?」
 
我最大的目標是要做個製作人,我的野心,不!應該說我的抱負是很大的,我也知道,做一個製作人並不容易,尤其做一個名製作人、一個能在電視台呼風喚雨的製作人更是難上加難,我等不了那麼久,我需要一個跳板,現在唯一能幫我的,就是高俊傑。
 
我說過,我不是宿命論者,也不是一個容易和環境妥協的人,想要的東西我會不擇手段去得到它;而我也看得出,高俊傑是真心喜歡我的,沒一個男人能逃出我身上散發出去的魅力,高俊傑不過是多一個印證罷了。
 
我並不採取主動,而只是放慢腳步,小時後爸爸教我釣魚,他告訴我,魚線不能拉得太緊,要緊緊鬆鬆,魚兒才會上鉤。長大後,對付男人,這一招也很管用,男人對妳愈癡迷,愈不能讓他輕易得到手;相對的,妳喜歡的男人,也不能纏得太緊,要適度的放一些餌下去。

我這樣比喻男人,也是給自己找個藉口,讓我的心能好過一點,起碼不是我主動去倒貼高俊傑的。
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