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進電視公司的事不成問題,我旗下就有幾家電視台,明天我撥幾個電話問問看,妳唸的是大傳,在電視台找個事並不難。」
高俊傑打破沉寂,偏過頭來對我說。
 
「真不好意思麻煩您,畢業這麼久了,以一直沒找著事,小瑛就比我強,一離開學校就考進你們公司,又交上你這麼好的男朋友。」我由衷地說,其實我滿肚子醋意。
「哪裏,別這麼說,談不上男女朋友,小瑛能力好,專門學識也夠,她自己又肯上進,是我身邊不可多得的幫手,我還正想叫她幫我介紹女朋友呢!哈哈哈……。」
高俊傑一陣爽朗的笑,看起來毫不做作。
 
我突然意會到,剛才吃飯的時候,儘管小瑛極盡所能地靠近高俊傑,但高俊傑反而表現得沒那麼熱絡,有些時候還刻意迴避,他甚至沒幫小瑛夾過一道菜,反而有意無意對我獻些小慇勤,譬如倒個酒什麼的…..。
男人喔,葫蘆裡賣得什麼藥我看不出來?我白鳳吟是何許人也?我見多識廣,憑我對男孩子交往過的經驗,我太了解男人肚裡想的是什麼了。
 
坐在身旁的男人,不論內在、外在的條件都屬上乘,儘管車內光線昏暗,但也約略看得出他的輪廓,濃眉大眼、隆準厚唇,是個任何女孩看了都會心動的男人。當然,最重要的還是他的家世,高俊傑是商界名流,「高氏企業」的股票一直是市面上的搶手貨,你說,擁有這麼多優渥的條件,不正是每個女孩子夢寐以求的嗎?唯一的缺點,唯一的缺點就是….就是年紀稍稍大了點,足足大自己一輪有餘吧….。
唉,想到哪去了,人家可是小瑛的男朋友啊….,
我的心噗噗地跳著,一種犯罪感突然由心底竄出…….。
 
「流星!」
 
原本還在遐思,兩眼望著車窗外的我,突然大叫一聲,我看到一顆流星劃過右前方的夜空,一閃而逝。
「又一顆……!」
「哇塞,今晚的流星怎麼這麼多,隨便一抬頭就看到兩顆………。」我興奮地叫道。
「對了,電視新聞說,今天晚上有流星雨,好像是清晨一兩點最多….欸,.正是這個時間呢!」高俊傑低頭看看儀表板,然後轉過頭來對我說:
「高小姐喜歡看流星嗎?不妨我們現在就去陽明山,可以看到更多的流星。」
「嗯…..可是…..」我猶豫著。
「我是很想啦….可是你呢?明天不上班嗎?」
「我上不上班無所謂,不能讓白小姐掃了興,這樣吧,小張,你就在前面下車,坐計程車先回去,車子交給我好了。」他下著命令。
「是的,老闆!」
小張在路口停車,我跟高俊傑都挪到前面去坐,現在換高俊傑自己開車。
我的心噗通、噗通地跳著,天哪,這麼靈嗎?我的第六感是相當靈驗的,但沒想到來得這麼快,這是老天爺給我的機會嗎….?我暗自忖道。
 
今晚上陽明山的人還真多,先來的人早就把好位子給站去了,我們繞了好久才在路邊找到ㄧ個停車位。
 
擎天岡空曠得很,根本用不著下車,大家攏嘛都坐在車子裡,隔著車窗就能看到外邊的一切…..。
 
「許願了沒有?」高俊傑問。
「這麼多星星,到底要怎麼許?」
「多才好呀,我想要公司賺錢、股票大漲、身體健康、討個好太太、生一窩兒女……還有…..還有讓我年輕十歲。」
「你的願望還真多,男人啊,就是貪心…..」我取笑他。
「妳呢?看到星星不許願,豈不是白白糟蹋老天爺的恩賜?」
「你也認為這是老天爺的賞識?」
跟我先前想的不謀而合,我幾乎是脫口而出,立刻又覺得不妥,好像被對方看穿秘密似的,臉上一陣臊熱,好在車裏光線幽暗,高俊傑看不清楚,我馬上改口說:
「剛剛我已經許過了,祝爸媽身體健康,祝我早點找到工作。」
「就這麼簡單?」
「我本來就是個簡單的人呀,小心~~貪多嚼不爛……。」
 
流星雨似乎停滯下來,已經好半天看不到一顆了,奇怪的是,來觀星的人好像醉翁之意不在酒,大家都沒有走的意思,車流量始終未見減少,我們仍陷在車陣當中。
 
四週一片靜謐,似乎大家都有個默契,不願打破週遭的寧靜。
 
不久,我看到前面那輛車居然開始搖晃,剛開始只是輕微的晃動,後來搖晃的幅度加劇,而且是上下的動作,白痴也知道那部車上的人在做什麼,陽明山是車床族的最愛,今天晚上流星雨降臨,當然給了他們最好的藉口。
我轉頭看看後面,天哪,不看還好,後面那輛車更過分,幾乎是遇到七級大地震…..。
我正不知如何是好,突然,一隻男人的手抓了過來,一隻厚實而溫熱的男人的手…..。
「你…..?」我矜持地想抽回去,沒想,男人的身軀整個壓了過來。
我還來不及吭聲,他的嘴唇已經壓在我的唇上。
我推拒了幾下,但哪抗拒得了男人的力氣,他的唇壓住我的嘴唇,我連叫都叫不出來…….。
我任憑他壓著,兩人的口氣中都充滿濃濃的酒氣…….。
 
見我沒有抗拒,他變得更加肆無忌憚,展開祿山之爪,在我胸口襲來…..。
「喔…..不要…..不要…..」
我呻吟著,兩隻手用力抓緊他,意思是叫他「不要停……」
 
除了一雙手不老實之外,他又低下頭來,嘴唇順著我的脖子一路吻下去,最後停在我的胸口,唇上的髭鬚刺得我渾身癢穌穌…..。
他用力吸允著我的敏感部位,好用力,好—用—力….。
弄得我有點疼痛,想推開,又沒有力氣….。
 
我知道男人的慾火已經燒遍全身,叫他停下來似乎不太可能,但我要保持清醒,不能第一次就讓男人得逞,這樣太便宜他了……。
 
「住手,高先生,你弄痛我了……」
「給我….鳳兮…..」他呻吟道….。
「你喝醉了,快起來,不然我要生氣了。」
他的手仍在我肌膚上游走…。
「我喜歡妳,真的好喜歡—好喜歡妳…..。」
「這怎麼可以,你是小瑛的男朋友…..。」
「我說過了,不是、不是,小瑛只是我的秘書,我倆一點關係都沒有…。」
「真的?」男人酒醉說的話得打折扣。
「沒騙妳…..求求妳,鳳吟,妳太令我銷魂了…….。」
男人慾火中燒的時候,什麼話都說得出來,高俊傑啊,高俊傑,儘管你外表看起來一表斯文,碰到我還不是乖乖地束手就縛…..。
「我們今天才第一天認識你就這樣,以後我怎能信得過你?」
「我…..我…..大概是剛才喝多了…..不,是妳太誘惑人了….,我受不了。」
「噢,反到怪到我身上來了,是誰提議看流星來著?」
「好啦,是我,是我存心不良,可是,鳳吟,原諒我,看到妳我真的無法自禁,我第一眼就愛上妳了,只是礙於小瑛在旁邊…..。」
「你們男人啊,總是吃在嘴裡,看在碗裡,永遠覺得沒到手的比較好。」
「沒的事,妳明天問問看,我有沒有帶小瑛上山看過星星?」
「哼,你明知我不會問。」
 
他的手一直沒停過,我知道今晚不給他點甜頭,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。
 

我使出了女人的本能,這方面我對自己相當有自信……。

(待續)
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