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我多年前為某週刊寫的一部小說,重新整理推出,描述一位女強人如何利用本身姿色、四週關係,在電視圈闖蕩成名的經過,內容虛虛假假、真真幻幻,然而卻相當符合當時的電視生態。

因內容過長,故以連載方式刊出,有空不坊看看,不過先此聲明:劇中人名、角色皆屬虛構,如有雷同,純屬巧合,請勿對號入座。


 
「鈴~鈴~」「鈴~鈴~」「鈴~鈴~」
 
客廳裡的電話兀自地響著,我懶得起來接,此刻我正泡在浴缸裡,叫我離開熱騰騰的池水,豈不是要老命?我知道是誰打來的,除了小瑛不會有別人,小瑛是我的死黨,除了她,知道家裡電話的人沒幾個,就讓她多等一會兒吧。
 
「鈴~鈴~」「鈴~鈴~」「鈴~鈴~」
 
電話仍像催命符似地響個不停,管她的,老娘可不願犧牲這一池泡了養顏、護身兼具減肥效果的「生機藥湯」,它可是花了我不少銀子哩!
 
電話終於安靜下來,耳根子清靜多了,我繼續泡我的「溫泉SPA」。
畢業到現在半年多了,還沒找到工作,喔,應該說還沒找到適合我的工作,憑我的能力,想找一個工作並不難,但我挺挑剔,錢少的不願屈就;錢太多的…..當然,那是不可能的,我的意思是說,工作太繁重的,我也不願意,我注重生活情調,我要享受生活,不願被繁重的工作束縛。但最重要的一點,我的野心很大,說得好聽點,我有遠大的理想和抱負,坐辦公桌領死薪水的工作不要也罷。
 
約莫三十分鐘後,我才拿起茶几上的電話撥了過去。
「要死啦,電話一直撥、一直撥,不曉得人家在忙啊?!」對方電話才拿起來,我就批哩趴啦像連珠炮似地掃過去。
 
「請問—妳是哪位?小瑛去下洗手間,馬上就回來。」
 
唉喲!怎麼是個男人的聲音?這明明是小瑛的手機麼!
「請問—」這下該我狐疑了:
「請問你是哪位?我要找楊倩瑛小姐。」
 
「喔,我姓高,是小瑛的朋友,她去一下化妝室,手機教我保管,她馬上就回來。」
這個死小瑛,怎麼也不事先跟我講一聲,這男的分明就是她男朋友麼,否則手機怎會交給別人。
我正待答腔,對方又說話了:
「妳等等—等等,小瑛過來了……。」
「妳個死鳳吟,電話響那麼久不會接是喔?手指頭都快撥斷了。」
「什麼事那麼緊張?妳不知道本姑娘正在泡美容澡嗎?」
「那,現在可以過來了吧?大小姐,我們可是足足等了妳三十多分鐘哩!」
「什麼事那麼重要?非要本大小姐我親自出馬?
「還說呢,妳不是要我幫妳介紹工作嗎?我男朋友剛好有認識電視台的高官,我想你們還是見個面,當面談比較好。」
「嘿嘿嘿,妳乾脆說叫我看一下妳男朋友就直接了當說麼!」
「妳喲~~愛來不來,隨便妳!」
「好啦!好啦!我馬上過去,我才剛洗完澡,你們要等我一下。」
 
嘻,還是小瑛好,拜託那麼多親戚朋友,沒一個管用,只有小瑛,只跟她提過一次,就往心裡頭記,而且這麼快就有回音。
 
找到小瑛在電話裡給我留的地址,是一家座落在市中心區的豪華海鮮餐廳。喝!好闊氣、好海派的手筆!我心想…。
 
「你們不是吃過了嗎?還找這麼大的一家餐館,吃流水席啊?」我故意挖苦。
「唉喲,還不是替妳做面子,是俊傑的意思,怕妳太晚出來,連晚飯都來不及吃,所以就連宵夜一起請了….。」小瑛一副女主人的模樣,招呼著說。
「請字不敢當,我也是藉機想喝個小酒什麼的。」旁邊那位著深色西裝,身材高挺的男士插嘴道。
「喔,我還沒跟你們介紹。」小瑛走過來拉著我手說:
「她是我大學同學白鳳吟小姐,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,她可有才氣呢,琴棋書畫樣樣精通,人又長得漂亮,是我們學校裡的校花,當初就有好多男生一天到晚追著她、圍著她呢!」
 
「小瑛—」我作勢打斷她的話,其實,我真想讓她多講兩句,多幫我吹噓一下。
「好啦~~,這位是高俊傑先生,高氏企業的少老闆,手底下有好幾家公司哩,我呢,剛好是他的秘書,所以今天就帶他來啦!」
小瑛朝我調皮地眨眨眼。
「來來來,我們坐著談、坐著談。」
這位高俊傑先生禮貌地幫我脫去外套,順手掛在旁邊的衣架上,動作熟練而細緻,一看就知道是見過世面的名流仕伸。
 
真是,小瑛為什麼不早點在電話裡告訴我,今晚要見的是個大人物?好歹我也將自己好好打扮打扮,我對自己的外型和姿色當然有百分之ㄧ百的信心,就如剛才小瑛介紹時所說的,過去的自己,在學校裡是多麼受人矚目的風雲人物,圍繞在身邊的狂蜂浪蝶不知凡幾,可是沒一個能抓住我。我是個機會主義者嗎?很多人都這麼說我,連初戀的阿茂也這樣說,可能吧,從小我就好強,在家裡跟兄弟姐妹爭,在學校裡跟同學爭,我有這麼好的條件,為什麼還要跟別人爭呢?老實說我也不知道,看到好東西我就想據為己有,不論用任何手段…..。
 
突然一股邪惡的念頭從心底冒了上來,小瑛的位子應該是屬於我的,我跟這個姓高的站在一起才顯得登對….。
可是不行啊,小瑛是我最要好的朋友,過去唸書的時候,我們住同一間寢室,她樣樣比我強—當然是指功課方面,我翹課,她幫我擋;我考試不會,她幫我遞小抄….私底下,她是那樣的崇拜我,只因我的交際手挽比她強、社會歷練比她豐富,很多社交場合是我帶她去的,她的服裝、她的造型,甚至她的談吐,都是我一點一滴調教出來的。這麼說好了,我倆是魚幫水,水幫魚,相互補償,因此多年來合作得還算愉快。
 
「白小姐,要不要來點紅酒?」
高俊傑打破我的沉思,舉著酒瓶,朝我微微地笑著,好整齊的一排牙齒!
「嗯…..好吧,反正沒事,可是你能喝酒嗎?現在警察抓得兇?」
「唉喲,我說鳳吟,妳別土了好不好,現在哪有大老板親自開車的?何況警察杯杯看到我們這輛車,早就閃得遠遠的,問都不敢問。」
小瑛一頓奚落,「我們」、「我們」!瞧她說得多親熱。
 
「小瑛就愛開玩笑,沒有的事。」高俊傑為免除我的尷尬,把話搶過來說:「喝點小酒沒關係,平日我也不常喝,今天難得認識白小姐,高興,來,我敬高小姐!」
說完,舉了舉杯子。
瞧,人家話說得多得體,小瑛呀,小瑛,多學著點!
不過我一直在心裡捉磨,高俊傑說的是真心話還只是客套?他真的高興認識我嗎?
我拿起面前高俊傑幫我倒的紅酒,仰脖子一飲而盡。
 
「今天的菜還合白小姐口味嗎?」高俊傑問道。
「喔,很好,很好,你瞧,每道菜我都吃光了哩,平常我沒吃這麼多。」
真的,平常我也是個美食家,對吃格外講究,但今晚我刻意兜著點,怕把高俊傑嚇壞了,認為碰到一位大胃王。
 
「喜歡的話,以後跟小瑛常到這裡來吃,我也認為這家餐廳的菜色蠻不錯的。」他又露出一排整齊潔白的牙齒。
 
「俊傑,時候不早了,我們也該回去了,鳳吟住永和,你得送送她。」
小瑛攙著高俊傑的胳臂,搖晃著站起來,她今天也喝了不少。
「當然,當然,這是禮貌,也是我的榮幸,不論多遠都應該送。」
高俊傑微微欠了欠身,讓我走前面,舉止高雅大方,而且有一股說不出的天殺般的帥氣。
 
司機早就把車開到門口,是部黑色雙門賓士,剛進口不久的600跑車。
「今晚是私人聚會,所以開這部車出來,讓白小姐見笑了。」
「哪裡,哪裡,開這種車顯示車主相當有品味。」
我說的是真心話,誰說當大老板的就不能玩跑車?第一眼,我就喜歡上這部車,喜歡上這部車的車主。
 

小瑛住東區,轉個彎就到了,然後,車輪滑向基隆路,朝公館福和橋的方向駛去,我心裡多希望家住得離這裡愈遠愈好,桃園、中壢、甚至新竹都行….。

(待續)
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