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這節骨眼我豈能放手,不!放口,我恣意地在她身上大施祿山之爪,起先,她抗拒著,慢慢,她平復下來,任由我野獸般地啃嚙和攫取……。
 
我喜歡她的肉體,她純白粉嫩、充滿彈性、極富青春氣息的肉體,一次又一次我在她身上發洩,而她總是避開我的眼神,一次又一次讓我得到全然性的滿足….。
 
我擔心的是她孱弱的身體,每次瘋狂過後,她總是氣喘加劇、咳嗽不止,我以為那是女孩歡騰過後必然的反應,她也總是回答我:「沒事,過一陣就好了。」
 
我一饗貪歡,全然沒顧及她的感受。是愛?是慾?我不曉得….。
 
「哇!船進水了!」突然間她大叫一聲。
誰說不是,在我們翻雲覆雨之際,小船禁不住搖晃,湖水竟然慢慢浸了進來。
「喂,我們是在湖中心吶,怎麼辦?」
「趕緊划啊,怎麼辦?我可不想下去餵鯊魚。」
「那…..怎麼辦?鯊魚來了怎麼辦?」
「白痴啊,湖裡怎麼會有鯊魚,趕快幫我舀水啊!」
我拼命的划動雙槳,她則沒命似的用帽子往外舀水…..。
 
在船沉下去的剎那,我把她拉上岸來…..。
 
 
「旼,你愛我嗎?」
「傻瓜,問這問題幹麻?」
「回答我,你愛我嗎?」
「愛!愛!愛….!我愛妳,好了吧?」
「我總覺得…..總覺得你只是愛做那種事….。」
「白痴啊,妳胴體那麼誘人,我當然愛做啊,如果是我不愛的女人,我根本懶得碰她。」
「真的?」
「白痴!白痴!白痴…….」我再度撲向她。
「如果….如果….如果我死了,你怎麼辦?」
「妳死了,我就跟妳一塊兒死,行了吧?」女人就是女人,總是問些無俚頭的問題。
「別傻了,妳不會死的,我倆是神鵰俠女,會永遠在一起的,現在―我還要~~~~~」
 
(待續)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