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女孩叫蔣雯雯,後來真的常跑來我的攤位,沒客人的時候陪我聊天,下課同學多的時候就幫著我喲喝,她賣東西比我行,個頭雖然不高,卻挺有親和力,許多男顧客就是衝著她來光顧的。她是我女朋友嗎?我不知道,只知道她是我第一個動情的女人,也可以說,是我的初戀。
 
說她是小女生,是指她的個頭,她可是國立大學的高材生,先前我以為她住青田街,唸師大,其實她唸的是政大,跟我一樣唸的是新聞,而我只不過是私立專校的小混混--混學歷、混時間、混幫派、混吃等死……。
 
我脾氣倔,碰到不如意就想掄拳頭,碰到不高興就跟人家嗆聲,而每次都是她幫我來收場。我很不高興,每每跟她發脾氣:「妳不要管我的事好不好?我是男人,我會處理自己的事。」
 
而她,每次都嵌著眼淚,像個受氣包似地偎在一邊。
我尤其不能忍受的,是她三不五時就幫我買些東西,像衣服、皮帶、牛仔褲什麼的。
 
「妳嫌我窮酸是不是?嫌我窮就不要跟我在一起!」
 
她家世的確比我好,我是軍人子弟,老爸一輩子跟著部隊走,從南到北居無定所,也家無恆產;而她老爸,卻是雲林地方上的仕紳,光台北就有好幾家公司。基於政治色彩的不同,我家是國民黨死硬派;她家當然是充滿地方色彩,我也想過這個問題,但那時候還年輕,這並不能構成我們之間的困擾,至少,在談起政治這塊領域,她是聽我的,儘管可能只是妥協性的。我一直不敢去見她父母,我怕她爸爸一腳把我給踹出去。
 
「雯雯」,我說:「我真的這麼不可理喻?那妳還要跟我在一起幹麻?」
 
「你呀,你心地好。」她撒嬌地說:「就是嘴巴硬,死愛抬槓。」
 
說真的,我還真把她呵護在手心上,她身體不好,也不知是什麼毛病,老是咳嗽,她一咳我就心疼,我老叫她去看醫生,她就是不聽,「老毛病了,不要緊的。」真是活活把我氣死。
 
 
那年,我們同時參加救國團舉辦的新聞研習會,結訓後她派往台中作駐地記者,我則全省走透透到各營地跑新聞。
 
知道霧社嗎?合歡山下一處如夢似幻的地方,以前日本時代叫「櫻社」,因為日本人在那種植了許多櫻花,而她,最喜歡的就是櫻花,她說,櫻花的生命雖然短暫,卻是最美的時刻。
 
藉採訪之便我順道跑去霧社,想見識一下她所形容的霧社到底有多美。
 
對於我的到來,她當然是很高興的,帶著我在霧社山區四處溜搭。
 
「這是霧社農校,是台灣最高的農業學府,湯蘭花就是這裡畢業的…..這是莫那魯道紀念碑,當初就是在這裡發生抗日事件….。」
 
「我帶你去一個好美、好美的地方。」
「什麼地方都比不上妳美。」我是說真的。
 
她帶領我跑到一個湖邊,長滿鮮花野草的湖邊。
 
「這是碧湖」,她說:「那邊有艘木板船,我們過去看看。」
 
她拉起我就跑,像隻蝴蝶。
 
湖邊果然有艘小船,還不太壞,船兩側還有划槳呢。
 
「走,划船去!」
 
其實,我目的並不在此,好久沒在一起了,心中熊熊慾火早已按耐不住…..。
 
划到湖心,我獸性大發,一把將她摟了過來,雙手肆無忌憚地在她胸口遊走….。
「別….這是在湖中心ㄝ…..。」
「這樣才好啊,沒有人干擾……。」
 
我身子壓著她,嘴唇吻遍她全身每一吋肌膚,她的頭髮--臉頰--額頭--鼻樑--兩片唇--下巴--粉頸--胸口…….最後停在皮球剖開兩半的地方……。
 
「嗚…….」她被我壓得喘不過氣….「輕點,我好難受……。」
(待續)
 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