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聯合報以「公事包反映出一二人心」為題發表社論。聯合報說,「楊志良的公事包網拍,起標價1000元台幣,最終出價竟然超過500萬元。反映出今日社會人心之所嚮往。」

聯合報說:「為什麼他總得到高民調支持?其實很簡單,因為他所言所行,就是一般人心裡頭的是非觀念和道德準據。道德是非本就不是什麼艱澀的道理,市井小民人心皆同。

我承認楊志良是個好人,他也是個好官,不過在施打新流感疫苗這件事上,我覺得還有商榷的餘地。

輿論把楊署長捧上了天,好像一面倒的支持他、好像民意基礎很紮實,既然如此,那為什麼當時推廣疫苗會那麼困難呢?老百姓既然支持他,為什麼又寧願聽信名嘴而不信他的呢?

這不是相互矛盾嗎?若說民意基礎是後來慢慢建立的,是後來二代健保事件堆積起來的,OK,那就表示當初新流感疫苗未能讓全民信服,這一點,楊前署長難道不應虛心檢討嗎?是哪個環節做得不夠完美呢?史屁伯到現在都沒施打,不騙你,連去哪裡打我都不知道。

當然,衛生署只是個行政官僚,國家的宣傳機制有沒有配合楊署長作全面備戰,讓他一個人面對張牙舞爪的名嘴單打獨鬥?當時藍軍立委以及相對立場的名嘴又幹什麼去了呢?罵阿扁、罵民進黨可以口沫橫飛,對如此重大的國家政策反而沒了聲音呢?

楊署長不是神,他沒那麼大影響力,充其量大家只看到他的GAS,但很多事還是得注意細微末節。那些昧著良心鼓動民眾不施打疫苗的名嘴固然渾蛋,政府推動政策的火力不夠與不周詳,是不是也令人遺憾?
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