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切使得溥儀大感意外,也讓他得意忘了形,以為自己仍在當皇帝。

溥儀對他帶來的隨從一直端著「皇上」的架子,天天接受他們的請安,他自己也不會繫鞋帶,都是下面的人幫他穿鞋、脫鞋。後來溥儀信了佛教,整日誦經念佛、打坐修行,還讓隨侍放哨,好讓他擺弄奇門遁甲、金錢卜卦等玩意兒,他很迷信這些,甚至有點走火入魔,不占卜就無法決定一天的行止,他這些做法也從未受到蘇軍的干涉。

由於溥儀在偽滿時期做出許多出賣中國的事,他也深知不管是國民政府或共產黨都不會饒了他,因此他很怕會被送回國去,甚至有會講中國話的人來探監,都會讓他嚇得要死,為了保全性命他請求留在蘇聯,他幾次寫信給蘇聯高層,但史達林裡都不理他。

眼看走高層不行,為了日子好過點,溥儀開始討好下邊,方法就是變賣手邊的珠寶骨董,這些都是他從北京故宮和偽滿皇宮裡鏘出來的,幾經嶄轉,已經所剩無幾了,但多少還留有一些。典獄長有次幫他整理東西,看到一條翡翠項鍊,露出很羨慕的神情說,如果我太太有這麼一條項鍊就好了,溥儀二話不說就送給了典獄長;一個俄國兵看到他胸口那只大懷錶,眼睛都直了,溥儀心領神會,立刻摘了下來塞進俄兵懷裡,那時期,故宮寶貝不知落入俄國人手中多少。

後來溥儀被送到日本當戰犯受審,溥儀見到日本人一股腦的氣全出來了,他用手使勁拍打證人臺,在講到裕仁送給他天皇神器和鏡子時,溥儀再次無法抑制激動的情緒說:「當我拿著這些東西回家,家裏人都哭了,這是我這一代人的恥辱。」日方律師認為這是對日本天皇祖宗的不敬,溥儀大聲回嗆:「我可並沒有強迫他們把我的祖先當他們的祖先!」這句話引得哄堂大笑。溥儀一連出庭八天,創下國際法庭單人作證時間最長的紀錄,作證完畢,他又回到收容所,繼續他的俘虜生涯,直到回中國大陸為止。

老毛當家的時代,溥儀接受了勞改,這次他不打掃不行了,不自己繫鞋帶不行了,他做了公園管理園,過完他最終的日子,他平靜的說,如果能重來,他寧願做公園管理園而不願做皇帝。還有幾位皇帝,下次再聊。(二)
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