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00282385_b.jpg

用連續假日,到中正山賞櫻花去,賞花不一定要去陽明山,這三天天氣好,沿線都擠爆了,不管是陽投公路還是仰德大道,都成了大停車場,我轉了個彎,從竹仔湖方向繞向中正山。

小時後家住天母,掀開窗簾,一抬頭就可以看到那兩個大字,隨著物換星移,強人走了,中正山乏人照顧,掩沒在荒煙蔓草之中,我每次去抱著緬懷故人的心情,老蔣距離我太遙遠,但他畢竟是個人物,否則怎會有好事之徒把好好一座彌陀山用松樹築成「中正」兩個大字。

小時候是不准人接近中正山的,有衛兵把守,萬一被有心人闖入,把中正改成「中止」,那可是要掉腦袋的。

中正山對面有座大砲岩,正對著「中正」兩個字,大砲岩一發砲彈也沒發,就被馬屁精把自己炸掉了。現在中正山上沒有中正,大砲岩上沒有大砲,人面已邈,景物全非,故地重遊,不勝唏噓…..。

有時候覺得挺好玩的,任何人都喜歡舞文弄墨,老毛還不是附庸風雅,在長城題了「不到長城非好漢」幾個破字,我覺得蔡英文應該去爬一爬萬里長城才對。

史屁伯也好此道,到處拉屎尿尿,山之陬、海之角,風景秀美之處多留有釜鑿痕跡,但,野柳女王頭和太魯閣岩壁絕不是我,我發誓!

所有的詩文我覺得只有黃鶴樓的可以一看,尤其是崔顥的那首千古絕唱:

昔人已乘黃鶴去,此地空餘黃鶴樓;
黃鶴一去不復返,白雲千載空悠悠。
晴川歷歷漢陽樹,芳草萋萋鸚鵡洲;
日暮相關何處是,煙波江上使人愁。

你看這文辭多美,意境多麼遼闊,忽焉在外,倏而內斂,情景兼具,千古擺盪。這首詩連詩仙李白都為之折服,李白登黃鶴樓,本想題詩,因看到崔顥這首詩,便不再題了,他說「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顥題詩在上頭。」史屁伯登黃鶴樓,看到一大推文人騷客的題字,只有一個感覺:全是狗屁!除崔皓之外。
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