韓國女星張子妍自殺兩年後傳出「陪睡」事件,令喜歡韓劇的人一片譁然,有人從此不看韓劇,因為心目中的偶像幻滅。

史屁伯多年前去過韓國的SBS電視台,那時韓劇才剛剛發芽,攝影棚裡的設備,不論是佈景、陳設、道具或樓上的副控室都跟台灣差不多,連拍連戲的方式還是學我們台灣的。韓國發生女星陪睡事件,有人問史屁伯台灣有沒有這種形?

既然台灣電視是韓國人的先驅,韓國有樣學樣,你說台灣有沒有呢?電視老大哥張菲說的好,有些事「可說但不可做」、「可做但不可說」;有時候則是「不能做但可以說」、「不能做也不能說」,說了半天等於沒說。

我們那個時候不是講「陪睡」啦,多難聽!史屁伯是’70年代進台視的,作風還沒有現在這麼露骨,我所了解的層次頂多就是陪陪吃飯啦、出席一些應酬場面,至於有沒有陪導演睡、有沒有當大老闆的姘頭,這就各憑自由心證了,有些事是要抓姦在床的,然而不說也知道,社會上很多大老闆、股市名人、電視台總經理….娶的不都是星光閃閃的大明星麼?

大家只看到成名歌手和演員光鮮亮麗的一面,但要知道,每年排徊在「成名」門外的小歌星、小演員多如恆河沙數,她們的心是苦的,淚是酸的,誰不想成名,誰不想爬上樹梢當鳳凰?有機會誰不想削破腦袋往裡面鑽?於是,節目助理成了她們的敲門磚;導播、導演成了她們的踏腳石,這是最起碼的喔,至少已踏進了第一步、開始有戲接了,再往後,就要靠際遇和更大的「敲門磚」和「踏腳石了」。

不瞞各位,史屁伯年輕時也有很多紅粉知己,然而等這些紅粉出師之後,就不再是「知己」了,見面連你老大貴姓都忘了。有很多,名子我都懶得提她!

當時台視、華視、中影都有「演藝人員訓練班」,像謝祖武、沈雁、于珊、江玲、華萱萱、吳巧玲、楊林….等都是訓練班出身的,訓練內容也不是很嚴格,像韓國那樣的「魔鬼訓練」,基本上還不至於,很多人去上課目的只為了拿張「演員証」。

剛出道的小歌星、小演員得配合公司政策,參加一些勞軍、敬警活動;像阿妹剛出道時還坐老母雞參加南沙勞軍呢;她們還不能出國,三台每年都會舉辦美、加、日本、歐洲訪問團什麼的,還輪不到他們,那是資深歌星、演員的地盤。

小歌星、小演員想出頭還有個辦法,就是認「乾爹」、「乾哥」,後面意味著什麼,你自己去想吧!

陪吃飯是經常的啦,一個願打,一個願挨,以前我們拍「翠笛銀箏」,到哪不是大老闆請吃飯?一齣戲紅了,也經常會有地方上的大老闆邀約,你說去是不去?小歌星登台作秀,被台下的黑道大哥或某個大戶看中邀你喝兩杯,妳去是不去….?

還有很多一時也寫不完,總之,陪吃陪喝有時是自願的,也有是半推半就的,既然走入這個圈子、為了早日成龍成鳳,這些都是預料得到也是避免不了的。

當然,也有些事替國家做事的,過去發生過石油危機,偏偏台灣沒有被掃到,誰的功勞?還不是拜白嘉莉所賜,所以白嘉莉又有「地下大使」的封號。

當然並非每位藝人都是如此,林青霞就是走在路上被星探發掘的。但不可否認,陪吃、陪喝、陪睡,是成名的終南捷徑,藝人有藝人的心酸,各行各業不都有難言之隱……

 
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