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ey.jpg  

Money走了,台北時間四月16日上午12:15,死在我手上。

拖了兩個多月三個月,Money還是抗拒不住死神的招喚走了,死得不甘心,兩眼沒闔著。

昨夜,牠的兩個前爪一直撐著,撐好久,我還以為牠恢復元氣了,原來不過是迴光反照,以及牠對主人的不捨,牠想多陪陪主人、多看我兩眼。

Money是我在民國93年4月4號兒童節在民權大橋附近撿來的,牠是隻公狗,頭上卻扎著兩個芭芭揪,原來的主人肯定很愛牠,也或許是個女的。我到獸醫院掃描,找到了晶片,卻沒有地址,上網也查不到,徘迴在民權大橋兩天後我把牠據為己有,當作兒童節禮物,雖然兒子並沒有我這麼喜歡狗。我把牠取名Money,是財迷心竅,想讓牠幫我帶些財氣回來。

不到一個月,太太帶著兒子到美國去了,空蕩蕩的家裡只剩下我還有這隻笨狗。說他笨還不是普通的笨,別的狗教牠一兩次大小便馬上學會,這隻狗跟了我八年,仍然不會在固定地方拉屎尿尿,你說氣不氣人。

牠成天黏著我,我走到哪牠跟到哪,煩不煩哪!看不到我牠就叫,吵得左右鄰居都來抗議,我只好每天把幾道房門關得緊緊的,熱得我一身大汗。

兒子不在身邊,陪伴我的只有牠,於是乎,牠跟著我登上中正山、紗帽山、新北投、洪爐地….能去的地方我都帶牠去了。

我也從來沒好好待過牠,沒給牠吃點好吃的東西,除了乾狗糧,偶爾給牠打個牙祭,把吃剩的骨頭丟給牠,牠高興的要死,一直跟我搖尾巴;毛長了我自己拿剪刀幫牠修,經常把牠剪得流血,牠也不叫;我也很少幫牠剪指甲,是鄰居看不過去提醒我,才幫牠剪了剪,又把牠剪出血。

Money跟了我真是倒了邪楣,沒好的吃、沒好的玩,就這麼胡哩糊塗過了八年。今年春節,Money後腳突然站不起來了,帶牠去看醫生,醫生說是脊椎長瘤,不好動刀,接連換了好幾個醫生都看不出所以然,最後找到一位中醫幫牠用針灸方式試了16天,終於剛剛在我手上斷了氣。牠兩眼未闔,似乎對主人有說不出的怨懟,恨我為什麼終其一生沒給牠找個伴,牠連一次「狗道」都沒有過,我真想跟牠講,這八年來主人不是也是一樣….?

昨天我還帶牠去媽祖廟拜拜,裡面有好多神佛,我一一參拜,希望眾菩薩保佑我的Money,話還是熱的,Money今天就被接引西方。

Money走了,我頓失生活重心,我不知今後該怎麼過,每天沒事還可以罵罵牠、打打牠,如今我連看牠一眼都看不著了,只能天天看著牆壁。我不幸而言中,牠老了有我陪,我老了誰來陪我?再找一隻?不,誰也比不上我的笨狗!

Money屍骨未寒,我下來打這篇祭犬文,希望Money一路好走,我會把牠埋在樓上天井,我知道牠膽小,牠要我陪,看不到我就會狂吠。你知道,我現在最希望的就是聽到你的聲音….

Money,好好的去吧!下輩子投個好胎,找個好主人,不!投胎變人,別再做狗了,會被人欺侮的,我打打你可以,絕不能讓別人下重手。

不要怨我好嗎?我知道我不是好主人,你含怨而終我也不好過,我永遠放心不下的……

一路好走!Money,一路好走!一路好走!!!!

 

 

PS:為悼念我的愛犬之死,史屁伯今日起禁筆三天,大概是我罵人罵太多了,但也不要報應在我愛犬身上啊!

 
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