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酥手,黃縢酒,滿城春色宮牆柳。
東風惡,歡情薄,一懷愁緒,幾年離索。
錯錯錯!
春如舊,人空瘦,淚痕紅浥鮫綃透。
桃花落,閒池閣,山盟雖在,錦書難託。
莫莫莫!《釵頭鳳》 陸游

 

世情薄,人情惡,雨送黃昏花易落。
曉風乾,淚痕殘,欲箋心事,獨語斜欄。
難難難!。
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嘗似鞦韆索。
角聲寒,夜闌珊,怕人尋問,咽淚裝歡。
瞞瞞瞞!《釵頭鳳》 唐婉

這兩闕「釵頭鳳」大概沒有人不知道吧,陸游是史屁伯相當欣賞的一位愛國詩人,他的詩自成一家,豪放清新,沉鬱雄渾,隨便捻來一句聽聽:「三萬里河東入海,五千仞嶽上摩天,遺民淚盡胡塵裡,南忘王師又一年」。瞧!何等的慷慨激昂!

當然,他的出名並不僅僅於詩,他跟前妻唐琬的那段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才是經典。

唐琬肚內文墨不亞陸游,兩人竹馬青梅,煮文嚼墨,早是人人稱羨的一對,最後雙方家長同意將兩人送做堆,自此花前月下,儷影雙雙,在亂世中兩人過著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生活。

這下陸老太太不同意了,看兒子整日兒女情長,不問仕途,怎生了得,其實這只是藉口,主要是唐琬肚子不爭氣,沒替陸家延續香煙,於是找個藉口將唐琬休了,另幫陸游找個會下蛋的。

陸游抗拒不了母命,鬱鬱寡歡到京城趕考去了,以他的才學,當然一舉就中了魁首,但那時是秦檜的孫子秦塤當家,硬將他的卷子剔除,使得陸游的仕途在一開始就不順暢。

陸游回到家鄉,某日他獨自遊沈園,與前妻唐琬偶遇,卻是景物依舊,人面已非,想到過去兩人恩愛的日子,如今一切都成了過往雲煙,於是就在沈園的牆壁上題下了這首千古傳唱的「釵頭鳳」。

後來秦檜病死,朝中重新召用陸游,陸游奉命出任官職,遠遠離開了故鄉山陰。

隔年春天,唐婉再一次來到沈園,徘徊在曲徑迴廊之間,忽然瞥見陸游的題詞,反覆吟誦,想起往日二人詩詞唱和情景,不由淚流滿面,心潮起伏,不知不覺中和了一闕詞,題在陸游詞後,這就是前面提到的第二首「釵頭鳳」,沒多久,唐琬就心情憂鬱而死……….。
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