犯下台中角頭翁奇楠命案的少年殺手廖國豪,在少年觀護所寫下一封「千字文」,用充滿真誠的口吻向師長們道歉,不僅文筆流暢,字裡行間充滿譬喻修辭,且大量使用成語,因此這篇懺悔文一經公開,檢警多半持疑,不認為生性狡猾的廖國豪真心悔改。

廖國豪這篇「懺悔文」寫得還不是普通的好,隨手捻來一段:「我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厲害、那麼神話,只是小時候的成長背景,少了親情甜蜜束縛羈絆,才讓我常往外跑……也因此逐步墜入地獄的深淵。」「動手殺人後我只有一股麻木感,好像身體不是我的,意志被操控,直到我出來投案,被上了手銬,當下那一秒,我才清醒過來,這場宿醉似乎真的睡太久了,代價也極度的大。」

誰會相信這是出自一位尚未成年孩子的文筆?套句廣告用語:「怎麼那麼厲害?」他接著寫道:「天真的以為我做的壞事才是對的,原來我的價值觀偏差早已失衡在天枰的另一端……囹圄之禁已讓我大徹大悟,於是我再度找回那個最原始、最簡單的我……我的經歷和感受比許多人都深刻,但我真的不知道九千多個日子過後,我會變成怎麼樣?或是一個白髮斑斑的中年男子,還是一個瘦骨如柴且無精打采的遊魂,屆時,我的夢理和心願,還有多少心力去達成?」

以這種文字程度,我看連一些國文老師都自嘆弗如,這當然引得外界的質疑,是不是有人捉刀,不過觀護所的祕書證實,整篇文章確實是廖國豪自己寫的,國文老師只有訂正錯字。

莫非廖國豪真的聽了李家同的話,去閱讀法官的審判文?少觀所說,廖國豪喜歡買書、看書,讀書種類和一般犯罪少年不一樣,廖國豪讀的書包括壹傳媒集團主席黎智英的著作、「巴比倫富翁的理財課」、「跨越2012」、「商業周刊」、「講義雜誌」、「曾國藩的大智慧」等,至少買了150本。

 黎智英有這麼大影響力?我兒子去年也蹲進觀護所,他開給我的書單也是黎智英的,不過卻是「壹周刊」,每次獄卒還把光屁股的內頁給撕掉。

廖國豪想證明什麼?表達什麼?我不知道,但我敢打賭,上列的那些書單,明天起立刻會洛陽紙貴,成為青少年的勵志教材,可憐的瓊瑤阿姨,寫了那麼多本書也沒培養出一個天才,反而一個少年槍擊犯,一夕之間成了「第十把刀」。

 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一江山老兵回到台灣,某些媒體挑撥離間地說,政府宣傳多年,一江山戰役守軍「全部壯烈成仁」的悲壯神話終被事實打破!

「一江山」是蝦米哇高?誰還記得當年(民國四十四年)發生了甚麼驚天動地的大事?老百姓眼裡似乎只有1895、只曉得228,但是要知道,沒有「一江山」戰役,就沒後來的823炮戰,沒有金門炮戰,台灣早就統一了,現在咱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,還分甚麼藍綠成天打嘴砲?

「一江山」是浙江中部,位於上大陳以北約十二公里的一座小島,分為北江、南江兩島,總面積1.2平方公里。兩島之間有一道狹窄水道分隔,形狀類似「一」字而得名

1955年1月18日,中共發動陸海空協同作戰,猛攻一江山島,號稱是解放軍建軍後第一次現代化登陸作戰。國軍失去空優海優,無力增援,經歷61小時戰鬥,守軍遭到全數殲滅,指揮官王生明自戕殉國。

當時老蔣下達死守令,告誡官兵說,守一日,可穩台灣軍心,守二日,可破共軍心房,守三日,可讓白宮翻盤。也就是說,只要守住三日,老美就會對我刮目相看。換句話說,這場仗是打給老美看的,美軍顧問團在岸邊用望眼鏡觀戰,看到島上官兵奮勇護島的慘烈狀況,果然大為驚嘆與折服,致此,美援才大批進來,致此,中美協防條約才正式生效。

這就是說,「一江山」戰役雖然官兵犧牲慘烈,卻間接保住了台灣,後人能過安逸的生活,能在這塊土地上選總統、享受民主自由,能不衷心感謝「一江山」所有的烈士嗎?

有人語帶嘲諷說「一江山」官兵沒有全部陣亡,是想怎樣?全部死了你們才高興?還有沒有一點良心!?被俘的多半是重傷者,彈盡援絕連自殺的子彈都沒有,指揮官王生明最後是拉手榴彈自盡的,批評他們的人,你們做的出來嗎?

為撫養戰役留下的孤兒,蔣夫人宋美齡設立了華興育幼院,另外北市的「一江街」、高雄鳳山的「王生明路」、士林芝山岩的「至誠路」,都是為了紀念王生明。小時候我就聽過王生明的事蹟,現在知道還有後人在台灣,實在非常心慰,明天我要到一江街走一走,緬懷先人,給他致個敬去。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埃及人民18天推翻強人穆巴拉克,事件過後竟傳出美國一位女記者,在最後一天竟然被200多名暴民包圍,遭「殘暴且持久」的性攻擊和毆打,後來才獲救,如今已返美休養。

埃及人真是渾蛋加est,推翻你們不喜歡的總統是你家的事,幹麻跟外國記者過不去,何況又是位漂亮的女記者?原以為你們很有GAST,結果哩,還不是跟你們老祖宗「人面獅身」一樣:人面獸心!

埃及人大概受女王克麗奧佩特拉欺壓慣了,現在反過來欺侮女人,欺壓自己的女人嫌不夠,連老美的女人也敢碰,我看你們是活的不耐煩了,我是歐巴馬,非把強暴犯的小弟弟割掉餵獅子。

那位被性侵的女記者—39歲的蘿拉羅根是CBS首席海外特派員,她透露說,她遭強暴後又遭軍方拘禁,被指是以色列間諜,被捕後遭蒙眼偵訊、被槍桿指著,並被驅逐出境。但即使有此受創經驗,羅根仍覺得她必須再回埃及,進行報導。

瞧瞧!一位女性經此打擊,一般人大概早就發轟了,羅拉竟然還想回去,她說是回去「報導」,我倒想她回去是進行「報復」,那就可以拍成電影「女藍波的第一滴血」了,羅根本身也極為漂亮、標誌,自編、自導、自演絕對賣座。

看到羅拉,再想到咱們台灣的記者,莫說女性了,就算男記者,有誰跑去戰地前線去了?當然也不能怪記者啦,媒體老闆為了省錢,根本不會把記者送到前線,又是旅費又是保險金的,萬一有個閃失….呸呸呸!所以,咱們的新聞永遠來自外電、永遠來自美國、歐盟或俄羅斯甚至日本的報導,嗐,有錢好辦事麼,咱們就一輩子被外國媒體牽著鼻子走,也正因為如此,上次88水災,CNN才會侵門踏戶對馬總統頤指氣使。

三立不是很行嗎?TVB不是很行嗎?八大降、七矮人天天在螢幕上大放厥詞,有本事你們到前線去啊,看看誰有GAST?誰能創造出第一個代表台灣的CNN?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會寫、會唱、會主持、導過電影的綜藝大哥鄭進一,居然涉嫌吸毒,他自己說是創作上遇到瓶頸,必須藉助毒品才能激發靈感,像膾炙人口的「家後」就是吸毒後的產品。

我的媽耶,吸毒才有靈感、吸毒才能演戲、唱歌、表演….原來演藝圈光鮮亮麗的背後,全是毒品製造出來的。

當然我不能這麼說,不然李宗盛會打我、劉家昌會打我、張菲、胡瓜、張小燕會踹共找我算帳,毒品絕對不能作為創作上的藉口。然而有一種東西跟毒品一樣,上了癮,就會忘卻自己、忘卻既有的分寸、忘卻自己的所言所行,也就是得了所謂的「大頭症」。

成名後的鄭進一,人家問他交過多少女朋友,他回答:「實際數目記不清了,但五百個少不了」。去年鄭進一被爆召妓,他振振有辭地說「做愛不行嗎?是作奸犯科還是沒付錢?」;年前他上節目,張小燕鼓勵新人只要努力,就會像鄭進一一樣,沒想到鄭進一回嗆說:「他們是什麼東西,怎麼能跟我一樣,努力再久也不可能的啦!」

這就是鄭進一,成名後的「鄭才子」。

還有一位,就是甫下台的前衛生署署長楊志良,他挾帶著大量民氣,上電視、告民嘴、賣皮包,現在他的聲望直逼馬英九,為了他,有人揚言要燒總統府,我老天!紅衫軍百萬人圍城都沒人敢動總統府分毫,可見他氣勢連施明德、陳水扁都自嘆弗如。有人揚言說要包圍他家,他說好啊,這樣我就真的考慮參選了。他說這話,嚇壞藍軍一梆子人,不曉得楊志良是想選立委,還是副總統、甚至是總統?

監察院彈劾楊志良處理美牛事件不當,楊志良反擊說「不要理他!」又說「他們是專家,請他們來當衛生署長。」

因為楊志良已經下台了,不能說他是「權力的傲慢」,但絕對是患了成名症候群,好歹你也在官署幹過,監察院糾正政務官難道錯了嗎?

人怕成名豬怕肥,因為人一出名就忘卻老大貴姓、人一出名就忘卻東南西北,出名跟吸毒一樣,皆容易使人上癮。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台灣首富以五百萬高價標下了楊志良的公事包,面交記者會上,郭台銘說,每個人都有一張嘴可以評論,但「專家太多,反而造成政府施政單位的困擾」。他形容,每人吃飽飯,總會打嗝、放屁,放完屁就比較舒服,社會才不會動亂,看政論節目就當作出氣的地方,看的人不要太認真,輕鬆看節目就好。
此言一出,三立的幾位名嘴還沒怎麼有意見,但是TVBS的藍營名嘴可沉不住氣了,好歹我前一天還捧了你們兩位,說什麼「王見王相見歡」、說什麼「GAST二人組」,怎麼你郭台名一出口,卻一竿子打翻一船人,把所有的名嘴全罵了?我藍營是招你惹你啦?好歹損人也要有個層次,難道我們在你郭台銘眼裡跟三立那幫人是同樣的貨色?
哈哈哈~~~~我當然明白郭首富的心理,他想罵三立那幫人,又不敢罵,吞吞吐吐、忸忸怩怩,只好把所有名嘴全給一起拉下海。
在某個角度,郭台名說的也沒錯,藍營名嘴不也是天天在螢幕上大放厥詞嗎?你敢保證你們說的都對?什麼都懂?如果不是,何以敢夸夸而言而毫無愧色?就算你們說的都對,在新流感疫苗事件上,你們給楊署長什麼支援沒有?你們有盡力為政府政策辯護過沒有?何以民眾要聽大話而不聽你們的?你們八家將鬥不過七矮人,還敢說對方的不是,還敢來怪郭首富,豈不是大牙都給笑掉了。
所以,網友們,別去三立聽別人說大話了,TVBS也掏不出什麼好新聞來,要消痰化氣、打嗝、放屁、解悶、逗樂,就請上痞客邦網站,聽史屁伯來講講笑話,千萬別憋出病來。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又有藝人吸毒被逮!這一次是大哥級藝人鄭進一。

凌晨,警方搜索鄭進一的住家,當場搜出2.7公克的安非他命和吸食器,將他帶回市刑大訊問,鄭進一向警方供稱,自己是為了慶祝房子成交才吸毒,但圈內人都說鄭進一是因為創作遇到瓶頸而吸毒。

嗐,不管什麼原因,鄭進一都不能拿身體來開玩笑啊,很多所謂的才女、名星,成就到一定程度就患了憂鬱症,像三毛、林黛、樂蒂….好像都想藉某種方式突破創作上的瓶頸,鄭進一似乎也是這樣,受到盛名之累,「家後」之後還一直想再造佳績,「毒品」自然就乘虛而入,成為不可抗拒的誘因。

史屁伯也有這樣的情形,我不是才子啦,幫他們提鞋子都不夠,當我工作上遇到不順的時候,我的方式是喝酒(我先說不可取喔!那是我自己的方法),沒喝之前我是個俗仔,等喝醉之後,我馬上升了級,老天老大我老二,黑道大哥我都敢扁,天皇老子我也敢揍,誰怕誰?烏龜怕鐵鎚!

我告訴大家,喝酒還不能亂喝,挺講究的,喝紅酒要喝那種大潤發買的,不到兩百塊錢的那種,買貴了成冤大頭,一兩百塊的紅酒足矣。一瓶下去醺醺然,還不會醉;如果喝不起紅酒喝米酒也行,一瓶才27塊還能退兩塊錢,喝米酒還不能整瓶下肚,你還得加點保力達或威士比,別以為那是外勞或原住民的喝法,我以前在外島採訪時就這麼喝的,喝完之後真的是快樂似神仙,管他今夕何夕。喝高梁酒也行,但容易醉,酒量不行別輕易嘗試,告訴大家個秘密:高梁酒加豆乾、花生米乃人間美味,喝完就羽化登仙了,據說死刑犯槍決前還會加個滷蛋,呸呸呸!說哪去了………!

我雖然愛酒、戀酒,卻絕不酗酒,每次喝酒醺醺然則止,多喝無意且傷身,在外喝酒我決不醉酒,我的豪語是「但知天下有酒,不知酒會醉人」,知我者,絕不敢與我碰個小三杯、大三杯….。

喝酒總比吸毒好,吸毒又比自殺好….我又來了,教壞小孩子!最好是都不要啦!聽到沒?別拿激發靈感做藉口,你一沾染上就戒不掉了!「為了創作而吸毒」絕不是好理由,那是懦夫!是俗辣!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孟庭葦有首歌,叫「沒有情人的情人節」:

沒有情人的情人節 多少會有落寞的感覺
為那愛過的人不瞭解 想念還留在心裡面
沒有情人的情人節 意外收到安慰的卡片
想必愛過的心已發現 要我打開回憶的結
情人節快樂 快樂情人節 我只聽見悲傷的音樂
情人節快樂 快樂情人節 把那憂鬱的髮絲輕剪

越老越相信因果報應這回事,年輕時在花花草草的影視圈待過,工作輕鬆、生活多彩,身邊女友有如過江之鯽,當然,情人節也是我最忙碌的時刻,有時一次要送好幾份禮物,信也一次寫好幾封,有時封套裝錯了,寫給阿花的信寄到阿珠那,瞧那一頓好受的,補償的方法就是斬雞首、發毒誓,再送一次禮物。情人節我永遠不會寂寞,只有忙碌,到女友家還得分上半夜、下半夜;前一天(二奶)、後一天(三奶)….。

結果是,拖到41歲,把一位小護士的肚子給捅大了,我算算日子,才兩三個月不到耶,她跟我說,她有了,我覺得是她設計我,哪有女人不會自己防備的?我玩了20幾年,從來也沒戴過套子,結果卻敗在小護士裙下,她奶奶的,終身打雁,沒料卻給雁啄了眼睛,報應喔~~~~~

我一向不喜歡殺生,尤其是自己的骨肉,就這樣,我結了婚,走進愛情墳場,從此再也沒過過什麼情人節。

有了孩子,有了家,我還真定了下來,養了頭母牛在家裡,我還需要到外面買牛奶嗎?有人說我是愛情專一,我呸,我是捨不到花錢,還有,就是碰不到志玲姊姊。

我生性愛旅遊,偏愛吳哥窟、新疆、西藏、埃及、塞浦路斯….等兔不拉屎鳥不生蛋的地方,那小護士卻愛香港、東京、上海、紐約….,哪裡有名牌她往哪裡去,結果我倆真的分道揚鑣,我爭到了孩子,她掙到了自由。

八年了,我獨守空閨打了八年抗戰,人老了,心卻沒老,看到漂亮辣妹難免心癢難熬,但我是色大膽小,只敢動動嘴皮子,小弟弟唯一的功能就只剩下尿尿用,我想,這就是報應吧,老天安排你這輩子該吃多少是一定的,你前半生打過太多人,下半輩子就只好自己打自己了。

「沒有情人的情人節,情人節快樂!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

…………………..

…………….

……..

 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根據史屁伯混跡媒體30年的sense顯示,2012年藍綠兩軍正副總統人選目前正蘊釀重新洗牌。

藍軍原則上仍由馬陰九掛帥應無問題,副總統人選則由現在聲望如日中天的前衛生署長楊痣良披掛上陣;綠營方面,蔡陰文局面大致底定,副手人選則考慮由楊痣良的被告,也就是「笑話新聞」節目主持人正紅疑接手,雙方勢均力敵,勢必會有一番激烈的火拼。

楊痣良之所以受層峰青睞,主要是他臨去秋波,告了敵營傳聲機器「笑話新聞」中7位小矮人,楊的公事包更創下拍賣網站有史以來最高天價,買者還是台灣首富郭台銘,藍軍認為民氣可用,於是徵招楊前署長為黨效忠。

「笑話新聞」中7矮人不干被告,氣急敗壞在節目中公開叫陣,叫馬總統不要太搖擺,其支持者亦揚言要火攻總統府,主持人正紅疑其影響力不能小覻,即連當年阿扁總統都難望其項背,民盡黨中央見獵心喜,緊急開會,推出「陰紅」夢幻組合以抗「英痣」。

「江山如此多嬌,引無數英雄競折腰」,儘管2012總統大選還有一段時日,然藍綠兩軍練兵秣馬,檯面下的動作較檯面上尤為精采,未來是名醫治國還是名嘴當家,正考驗著民眾的智慧。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今天聯合報以「公事包反映出一二人心」為題發表社論。聯合報說,「楊志良的公事包網拍,起標價1000元台幣,最終出價竟然超過500萬元。反映出今日社會人心之所嚮往。」

聯合報說:「為什麼他總得到高民調支持?其實很簡單,因為他所言所行,就是一般人心裡頭的是非觀念和道德準據。道德是非本就不是什麼艱澀的道理,市井小民人心皆同。

我承認楊志良是個好人,他也是個好官,不過在施打新流感疫苗這件事上,我覺得還有商榷的餘地。

輿論把楊署長捧上了天,好像一面倒的支持他、好像民意基礎很紮實,既然如此,那為什麼當時推廣疫苗會那麼困難呢?老百姓既然支持他,為什麼又寧願聽信名嘴而不信他的呢?

這不是相互矛盾嗎?若說民意基礎是後來慢慢建立的,是後來二代健保事件堆積起來的,OK,那就表示當初新流感疫苗未能讓全民信服,這一點,楊前署長難道不應虛心檢討嗎?是哪個環節做得不夠完美呢?史屁伯到現在都沒施打,不騙你,連去哪裡打我都不知道。

當然,衛生署只是個行政官僚,國家的宣傳機制有沒有配合楊署長作全面備戰,讓他一個人面對張牙舞爪的名嘴單打獨鬥?當時藍軍立委以及相對立場的名嘴又幹什麼去了呢?罵阿扁、罵民進黨可以口沫橫飛,對如此重大的國家政策反而沒了聲音呢?

楊署長不是神,他沒那麼大影響力,充其量大家只看到他的GAS,但很多事還是得注意細微末節。那些昧著良心鼓動民眾不施打疫苗的名嘴固然渾蛋,政府推動政策的火力不夠與不周詳,是不是也令人遺憾?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楊志良在衛生署長任內最後一天狀告鄭弘儀等七名電視名嘴,涉嫌散布傳染病疫情謠言,導致沒打疫苗的民眾因流感重症喪命。

楊志良也知道這是一件「言論自由」VS「社會責任」的爭議,這官司不好打,他覺得那些名嘴應當「下地獄」,但未必會「進監牢」。
問題是,下地獄是以後的事,害死人是現代式,政府拿名嘴沒辦法,法律拿名嘴沒辦法,咱們就任令那些名嘴們為所欲為,繼續害死天下蒼生?
當然,政府不是每件事都是對的,否則不會發生江國慶被冤死案,但我絕對不會相信名嘴,好像他們什麼都懂,什麼議題都能侃侃而談,他們是先知?他們是天才?從太空艙到狗熊身上的蚤子,都能談出一篇大道理,你會相信嗎?是不是為反對而反對、是不是為區區車馬費而泯滅良心,用膝蓋頭想都知道。
不懂耶,不論藍綠上節目的都固定是那幾個人,不論甚麼議題也都是那幾個人,他們真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無所不通?那天下所有的博士、專家、學者不都白念了,光看這幾個人表演就行了,不是嗎?
放著那麼寶貴的黃金時間看這些垃圾名嘴耍嘴皮子,媒體經營者的良心在哪裡?做政論節目省錢我知道,但套句楊志良的話:「你不怕下地獄?」
法律拿你們沒辦法,咱們小老百姓難道就任由這些名嘴宰割?我們能不能拒買名嘴代言的商品?我們能不能一人一信、一人一電話打進電視台,告訴那些大老闆,我們不想看、不想聽,請他們換掉名嘴?我們能不能一見到名嘴就躲得遠遠的表達我們的憤怒?我們能不能拒選那些名嘴教授的課,、能不能…..,我相信一定還有其他辦法對付這些名嘴,政府做不到的,我們能!
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