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,將近傍晚時分,董事會黃主秘的電話打過來了:

「 白 小姐,您今晚有空嗎?」

「怎麼樣?您是說….?」

「我跟董事長提過您的事了,他也說事情好商量,這樣吧,今晚我們一起吃個飯,再一起聊聊 白 小姐的事,」黃主秘曖昧地笑笑:「您也知道,什麼事在飯桌上也比較好談….。」

這些老腳魚、老滑頭,想約我吃飯就明說麼,繞那麼大圈子。

「好啊?幾點鐘?在哪裡….?」

黃主秘電話裡告訴了我時間、地點。

把我當小孩子,來這一套…..

 

我刻意修飾、打扮了一番,在影視圈,跟那些一線的影歌星比起來,我不僅是有些姿色,除了年齡以外,我相信比起她們任何一個都有過之而無不及,在這些老男人面前,我自信應付得過來。

 

「 白 小姐真準時,哈哈哈…..

到了約會地點,黃主秘迎上來打著哈哈。

「董事長呢?」我問。

「已經恭候多時、恭候多時了….。」

 

果然,在VIP ROOM 我發現董事長蔡振豪端坐在位子上,嘴裡還叼著根雪茄。

「董事長, 白 小姐來了。」黃主秘介紹道。

 

「喔…., 白 小姐,歡迎歡迎,真是八人大轎都難請得來….來來來,請坐、請坐。」蔡董起身歡迎。

「唉呦,蔡董,您幹麻那麼客氣?」我也忙不迭地應付著:「早知道蔡董有事,我找俊傑安排個時間聚聚,到我們家吃個飯,幹麻還跑到外邊來….?」

「哪話哪話….?我是聽黃主秘說, 白 小姐受了委屈,所以想進一步了解一下狀況,其實我內心也替 白 小姐打抱不平,但又礙於公司規定,我這個董事長又做不了主,所以約 白 小姐出來談談,看有什麼兩全其美的辦法沒有….?」

這老狐狸,到現在還在繞圈子玩。

「誰不知道蔡董在董事會是龍頭,您說的算,有誰敢不聽您的?」

「不不不….,現在一切講究法規,會議中大家決定好的,我一個人也改變不了,否則大家都悶著頭幹,早晚公司會被搞垮…..。」他欲言又止。

 

這個老賊,難道我聽不出他話中有話….

 

「其實,高家的事,我這做晚輩的也跟您一樣,跟本插不上手,所以才會搞成這樣,不過,事情總會解決,現在俊傑這方面不是已經把局面穩住了嗎?員工的薪水,包括T視在內,不是也都安全無虞、照常發放嗎?我相信很多事情不是想像中那麼困難,一起想想辦法總會解決…..。」

「當然,當然,這也是我最佩服 白 小姐的地方,做什麼事情都那麼阿沙利,不拖泥帶水,你說是不是?黃主秘?」

「當然,當然, 白 小姐是女中豪傑,也很識大體,所以在這圈子相當吃得開。」

這句話是推崇還是暗示….

「哪裡?很多地方我們女人不能像你們男人那樣,說話來有份量,女人再能幹還是得聽命男人,執政黨大老辜寬敏不是說,穿裙子的不適合當總統嗎….

「哈哈哈哈………..

三人一陣朗笑。

 

都快上最後一道菜了,還沒談到正題,這兩個老狐狸葫蘆裡到底賣得什麼藥?

 

「做節目的事三言兩語講不完,我看我們另外找個地方詳細談談好不?」

蔡振豪終於說到重點,擺明的今晚還有續攤。

「嗯……好吧,我也想趕緊解決這個問題,老拖在那裡也不是辦法….。」我說。

「行,黃主秘,你去安排一下我那個招待所,叫他們準備準備,今晚我要招待貴客。」

「報告老闆,早就安排好了…..,喔,我是說,剛才我已經交代下去了….。」黃主秘用眼角偷瞄了我一眼。

 

這些個老鬼,當真以為我不清楚他們玩什麼把戲?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,當然也沒有白吃的晚餐,更沒有白吃的宵夜…..

 

天下的烏鴉一般黑,天下的男人也都一個樣,現在當大老闆的,誰沒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私密空間,連電視公司的大老闆也有一個自己的招待所。

早就耳聞蔡振豪利用職權,經常邀約一些旗下的女藝人到他的招待所亂來,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,以前胡莉晶就透露說也曾經來過這裡,不過由於地點隱密,狗仔隊不易持察覺,所以也始終是屬於傳聞,沒人真正抓到證據。

如今,我就身處蔡振豪的神祕招待所內部,我沒有一絲訝異、沒有一絲好奇,男人這套我見多了,不是嗎?他還能玩出什麼把戲?我只要達成我的目的就好了,你要搞神秘,大家就來搞。

 

「董事長, 白 小姐的事我不便參予,您單獨跟她談就好了,我還有事,先告退了,您有什麼吩咐再電話連絡。」

黃主秘找了個理由,表演了招金蟬脫殼之計。

「 白 小姐您不介意吧,黃主秘明早還要開會,就讓他先回去,節目的事,我倆商量就行了,我相信一定會有個好結果出來。」蔡振豪暗示道。

「黃主秘請,謝謝黃主秘的費心,以後在節目預算方面,還得麻煩黃主秘高抬貴手。」

「沒問題,沒問題,只要老董交辦,財務部一定全力配合、全力配合。」

黃主秘向蔡振豪遞了個眼色,就拉開房間門走了。

 

這是間日式格局,餐飲、休息兩用的套房,可見當初設計時就沒按好心眼,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,看它的裝潢、設備,這根本是間淫窟….

 

「這是上屆董事長留下來的,我也懶得再重新裝修,就照單全收下來,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還請 白 小姐原諒。」

蔡老賊似乎看出我的疑惑,率先解釋說。

 

「很好呀,我看得出蔡董您的心思……。」

「喔,妳看懂我的心思?妳怎麼知道我心裡想些什麼….

「我當然知道呀,」我故意裝著有點酒醉,剛才用餐時我故意在他們面前多喝了點紅酒。

「蔡董現在正在幫我琢磨,怎樣才能說動董事會讓我的節目繼續做下去,是不是呀?董事長!」

「對對對對對….. 白 小姐真是冰雪聰明,一眼就能看穿對方的心事….,說真的,妳的事還真不好搞,我得要去說服那麼多的董事…..。」

「所以我才來拜託董事長您呀!」

「是是是,我盡力,我盡力…..。」

 

蔡老賊一對色瞇瞇的眼珠子不斷在我胸口打轉,我想他應該早已按耐不住了。

「當初胡莉晶節目做不下去,還是多虧了董座您才讓她起死回生,所以我說,董座您一定會有辦法。」

「喔,妳說狐狸精…..不不不,妳說胡莉晶啊,那情形不一樣,不一樣…..。」

&a
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