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天爺忌妒我的成就嗎?承所謂「天底下沒有萬年天子的」,就在我一切順心如意、意興風發的時候,我認為最堅實的堡壘我的家、我的老公,不,嚴格來說,是俊傑的家族高氏企業發生財務危機,俊傑的老爸高佑增,掏空銀行的資產,帶著四老婆潛逃出境了,留下一堆爛攤子給他幾個子女。

  

俊傑的老爸一共娶了四房,俊傑是二房生的,吸收了幾家電視公司、有限頻道、飯店、以及其他一些子公司,但大部分高氏家族資產都被四媽以偷天換日、暗渡陳倉等手法給掏空了。

 

新聞鬧得很大,高氏旗下的某家銀行還因此發生金融危機,幸賴政府資金挹注,才將風暴暫時壓制下來。

高老頭是何許人物?他可是當今政府的紅人,不過他為人海派,不僅黑白兩道買他帳,就連執政和在野兩黨他都吃的開,只是經過這一鬧,高氏企業等於整個崩盤。

 

俊傑是聰明的,多年來的商場歷練,讓他練就一番見風轉舵的投機心理,他馬上跟他老爸做了切割,高氏歸高氏的,他自己歸他自己的,一切按照法律程序來,至少台面上做得合情合理,才沒有使事件繼續擴大,到他這裡完全做了防火線…..

 

「人家說,富不過三代,沒想到高家連第二代都沒拖過。」我沒好氣的挖苦道。

「妳什麼意思?」俊傑也是一張臭臉,這陣子也夠令他煩心的了,然而碰到這種事,誰又開心的起來?

 

「妳是嫌我們高家落魄了?妳後悔了是不是?」

 

「俊傑!」我也厲聲回道:「你憑良心說,嫁給你以後,我爭取過什麼嗎?我有要過你們高家什麼職務嗎?我可以舒舒服服當我的富家少奶奶,也可以像你四媽兄弟似的,要求做個大公司董事長、總經理…..我有過嗎?我有要求過你們高家任何家產嗎…..

 

俊傑被我問得啞口無言,的確,結婚兩年來,我未曾開口向高家要過任何東西,任何資產、任何職務,甚至一張股票…..,俊傑知道得很清楚,儘管他曾經主動要給我,也被我拒絕了。

 

「不是嗎?我只要求你帶我進電視公司,這只是我一點小小的要求,之後,我有在煩過你什麼嗎….?」

「好啦,好啦,鳳吟,最近大家心情都不好,妳就少說兩句….。」

「我當然了解你的心情,所以高氏企業的事我從來就不過問,就是讓你少煩些心,我這樣為你著想,想不到你還不領情….還要怪我….。」

一哭、二鬧、三上吊….這幾招我太會了,我這麼做,一方面也是為了掩飾我的心虛。

俊傑是好先生,一看我受了委屈,自然是百般安慰,不再與我爭辯。

 

像骨牌效應似的,高氏連鎖企業一個個遭檢方約談、査緝,T視自然也是人心惶惶,大家都知道我跟高家的關係,於是都抱著看熱鬧的心理,看我怎麼應付這場風暴…..

 

「什麼?要停我的節目….?為什麼?我哪裡做得不好?我才為你們爭取過五項金鐘獎?」跨部門聯席會議上,我對主席的裁決頗感意外。

「 白 小姐不要誤會,我們不是針對 白 小姐個人,而是就整體規劃而言,您的節目實在是超過預算太多,對我們下半年的經營策略影響會很大,所以董事會才會做這樣的決議。」

「我不管,決策是人訂的,我節目預算太高可以再商量啊,怎麼可以說停就停,何況我已經跟男女主角都簽了合約…..。」

「這也是沒辦法的事,」總經理面無表情地說:「節目是非停不可,這是董事會的決議,我們也只能配合行事….。」

 

會議草草結束,我氣了個半死,這個時候沒有人能幫我說話,俊傑也不能,這個蔡董事長還不是看準了高氏企業目前的情況才落井下石….?這是何等殘酷的世界,我應該早料到才是….

 

「白姐,上面怎麼說?」

一回到辦公室小王就關心地湊過來問。

「沒辦法,他們說是董事會決定的,一定要停我們的節目。」

「這怎麼可以?」小王急道:「我們跟大陸那方面的經紀人合約都已經簽了,如果違約的話,我們的損失會很大。」

「我知道啊,這也是我煩惱的原因啊,我們的訂金已付,公司的經費又不肯撥,我們這齣戲根本沒辦法玩了,明明是出我洋相,讓我走路麼……。」我洩氣地靠在沙發上。

 

「那….白姐,我們是不是可以考慮跳槽?H視不是想挖白姐過去嗎?」

「那是兩個月以前,那時你白姐正在鋒頭上,現在白姐的家裡垮了,而且鬧成那麼大的風暴,現在誰還敢要白姐啊,躲都來不及了!」

「不管怎麼說,我們都支持白姐,白姐要我們怎麼做就怎麼做,我們不排除走上街頭。」

 

我聽了實在很感動,什麼時候了,現在也只有這些子弟兵肯幫我了。

「還沒到絕望關頭,白姐挺得住。」我安慰他們說,畢竟一大瓜子人還得靠我吃飯。上面對我不仁,我不能對我自己的夥伴不義。

 

事情真的會有轉機,這是我一向的定論。

下午,經理事的黃主秘突然約我到地下室喝咖啡。

「 白 小姐,事情不是那麼硬得無法轉彎….。」他開門見山的說。

「總經理不是在會議上宣佈了嗎?我的節目下禮拜就停。」

「唉,開會歸開會,妳不了解電視台的運作,其實總經理那邊走不通,妳還可以去找董事長啊。」

 

老黃一向是董事長的心腹,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,他還是下屆董事會秘書的熱門人選呢。

 

「那….您說,我的案子是不是還有挽回的機會?」

「我盡量試試看好不好?妳也知道我只是個小經理,沒辦法干涉董事會的決議….。」

 

「唉喲!別客氣了,范經理,」我故意挖苦道:「誰不知道您是董座面前的紅人,您說的話算,董事長都聽您的。」

 

「別別別….別這麼說」,老黃還裝客氣呢:「我去試試看、我去試試看….。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