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場大譁,保全立刻圍攏上來,但似乎無法阻擋像發了狂似的瘋女人。
「你們不要拉我,要拉開的是那個女人,專門搶別人老公的女人……!」
 
小瑛一個勁兒地狂喊著,眼看就要衝到婚禮台前,忽然,一個西裝筆挺,身材魁武的男子橫身一攔,硬將小瑛一把拉住,阻止她往前衝。
「白鳳吟,妳這不要臉的狐狸精……….」小瑛兀自地狂喊著。
 
「不要吵~~~~」那男的突然朝她大喝一聲。
 
不曉得這男的有什麼魔力,這一喊,小瑛果然住了口,也同時停下腳步,愣愣地望著男的。
 
我回過神來,也把眼光投向那個男的。
我見過他,他是業務部請來的貴賓,曾經有一次代表哪家公司來參加試片的,這不重要啦,重要的是他阻擋了小瑛的攻擊,化解了繼續下來的尷尬。
 
那男的在小瑛耳朵邊不知嘀咕了些什麼,小瑛突然安靜下來,然後,那男的向現場賓客宣佈:
「對不起,對不起,剛才是個誤會,請婚禮繼續進行……」
 
經歷了這一場驚滔駭浪,我的興致全被澆息了;俊傑也一樣,好好一場婚禮被搞成這樣,他把底下的人臭罵了一頓,這又無濟於事,該發生的都已經發生了….。
好在大家把小瑛當成了瘋婆子,沒再進一步追問,婚禮總算順利完成。
 
 
原先計畫好婚禮過後再待一陣子再出國渡蜜月,婚禮被這麼攪和,我跟俊傑商量,不如提早出國,免得夜長夢多,後續不知還會發生什麼事情哩,
 
蜜月地點在地中海,是我選的,湛藍的天空,碧綠的海水,悠閒的時光,暫時讓我忘卻身邊一切的煩惱。
 
俊傑是無懈可擊的丈夫,他對人的溫文有禮、對自己太太的悉心呵顧,如果可以打分數的話,他每一樣都可以打一百分,可是,愛情這東西卻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,它加添了多少因素在裡面…..。
 
我想到跟俊傑邂逅那天晚上,一起到擎天岡夜遊,看流星,第一次當車床族,想到就有點好笑,現在,我終於當上高太太….。
 
這種生活是我嚮往的嗎?我願意永遠過這樣恬淡舒適的生活嗎?如果我願意,我相信俊傑會答應給我的,可是…..我內心為什麼還是不能像海水般那樣平靜呢?
 
我的思潮起伏,想過去,想現在,想到小瑛,想到從前她對我的好,想到她介紹男朋友給我認識,想到……想到我們的婚禮,想到她來鬧場,想到….
 
我不知道婚禮是怎麼收場的,那天會場出現的男人是怎樣把小瑛勸離的,
那男的身影不斷在我腦海出現,那年輕的身影,那炯炯有神的眼光,那高亢的聲音….,儘管只是短短的一剎那,卻像把利劍似地穿透我的心房,如果不是他適時解圍,婚禮不知還會被小瑛攪和成什麼模樣,我居然連謝謝他一句都沒有。
 
 
蜜月足足度了兩個禮拜,俊傑公司裡的事要處理,我辦公室裡雖然有小王在顧,我也著實放心不下,於是結束蜜月之旅,返回台北。
 
又回到緊張忙碌的生活,胡莉晶趁我不在的時候,想挖我牆根,偷取我在公司裡的一些資源,幸虧有小王幫忙護著,才沒讓她得逞。
 
小王對我的死忠、對我的盡心盡力,我點滴記在心頭,現在能像他這樣能吃苦,又任勞任怨的年輕人不多了,因此,辦公室裡的事我全權交給他,這樣,我也樂得清閒,有多餘的時間做些自己想做的事。
 
平靜的日子才沒過多久,我生命中再度掀起了漣漪….。
 
他居然主動找上門來了,他—就是婚禮當天幫我解圍、身影一直在我心頭縈繞的男子方偉。
 
「我請妳吃飯!」
他開門見山地說,他都是這樣麼?每次說話都那麼簡短、簡潔,又那麼的不容抗拒?
 
我不由自主地跟他走出公司,不由自主地上了他的車,不由自主地…..,我根本連一絲拒絕、一絲原始的矜持都沒有,就隨他把我載離市區。
 
「能問一下,我們去哪裡好嗎?」我終於打破沉寂。
「去郊外走走。」他握著方向盤,望也不望我ㄧ眼。
「不是要去吃飯?」
「市區裡太擠,現在到處人擠人,我們去烏來附近找家餐館,輕鬆悠閒的吃頓午餐。」

冠冕堂皇的理由,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對。每天中午我都不知道要去哪裡吃飯,公司位處商業區,一到吃飯時間,到處擠滿上班族,有時小王體貼我,會幫我帶個便當或吃的什麼回來,其實天天吃,我也對附近的餐館吃膩了。這個叫方偉的是幫廣告公司跑業務,經常出沒T視,當然對我們電視台瞭若指掌,我們的作息、我們的生活圈,似乎也都在他掌握之下。

車子在靠近溪邊的一家溫泉餐廳停了下來,他儘自地下了車,我跟隨在他後面,好像一切都那麼自然,那麼理所當然…..。

 「妳看,這裡的風景怎麼樣?」他坐定後說。
 
「說,為什麼要請我吃飯?我跟你們公司從來也沒什麼來往。」
「還說呢,這頓飯應該妳請…..」他欲言又止,我當然明白他的旋外之音。
但我不願欠他人情,更不願被他抓到把柄,因此我問:
「你還沒告訴我,那天你是怎麼把小瑛支使開的?」
「很簡單啊,我告訴她我是精神科醫生,她再不走開的話,我就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去!」
「哈哈哈哈哈……..」

我倆同時笑出聲來。

創作者介紹

史屁伯痞客邦愛說笑

史屁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